网站首页 > 申博太阳城 > 第123章:冁然而笑

崔意芝皱了皱眉。

“如今秦铮住去平阳县守府了,倒是方便了我做些事情。”谢芳华对轻歌道,“秦钰既然提前暗地里回京,躲避过了多少人的视线,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平阳城。那么,他想要趁机除去半途拦截对他下手的柳妃和沈妃等人,必定有个假的秦钰在后面躲躲藏藏时隐时现地走着。同时,皇上为了考验崔意芝,令他去迎接秦钰,如今崔意芝已经到了郾城。那么,如今秦钰在这里。崔意芝迎接的人自然是假秦钰。”

她喊声后,那队伍的护卫府兵统领立即扬声问,“什么人?”

谢芳华早已经在出了山路之后,便取出了面纱,遮住了面。白纱下,只一双眸子,有些昏暗和清冷,整个人十分沉静,只扫了一眼告示,便择了一家酒楼,走了进去。

一是他放松了警惕,二是谢芳华出手太快。尤其是她这道青光在缠住了他脖颈后,很快就如气圈一般,自上而下,转眼便浓密了三倍,将他整个人包裹在青光之气中。

有了谢云澜在,谢芳华上手便更快了。

外面雨下得大,可是整个队伍安安静静地走着,半丝动静没露出,雨中只看到谢墨含的马车,看不到谢芳华的丝毫身影。

燕亭、李沐清二人跟随孙太医一起来了府中,那日孙太医给谢芳华把脉,他们是亲眼所见,大约也想观看后续进展。跟随他们二人一起来的还有谢墨含和程铭、宋方。

依次写下去,一个名字串联一个或者几个亲近的关系。

“也对”秦倾怒道,“若是让父皇派人查出是江湖门派做的,一定都举兵铲除了他们”

谢芳华沉下脸,“他是冲着我来的,知道我想哥哥了,偏偏不让他回来。可恶”

孙太医回过神,连连拱手,“谢世子说得是,芳华小姐身份娇贵,又是女子,有些忌讳实属正常,你放心,隔着帕子我也能看诊。”

“爷爷,已经发生了,难道我说了,让您知道了,您杀了燕小侯爷赔我的健康不成?永康侯府只有一个小侯爷,赔不起吧!”谢芳华轻声道。

骑在马上,言轻将谢芳华给他的那个玉瓶子打开,倒出一颗药丸,塞进了云水的嘴里。

“那这两个人呢?秦楼楚馆的怜人也跟着敬鬼魂?什么时候有这个道理了?”秦钰挑眉。

玉灼也怒了,“我发现你祖父在马车里被人杀了,难道就是我杀的?你比我还大呢,脑子是不是不好使?”

不多时,李沐清来到近前,翻身下马,走到谢芳华身边,对她温和地道,“你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我过来看看。”

秦铮懒洋洋地站起身,当先出了小厨房的门。

谢芳华攸地坐起了身,抓紧帘帐,凌厉地看着他。

谢芳华点点头,简单洗漱,之后去了厨房。

所以,随着皇子成年,皇上日渐变老,朝中的各府邸官员和所在的官职便敏感起来。

“喂,秦铮兄,你的听音可真是了不得,她听到这三个人的身份,连个表情都没有。”燕亭走进小厨房,站在谢芳华身边,侧头打量她半响,敬佩地道。

燕亭认同地点点头。

“带燕小侯爷去洗漱!他的衣服不能穿了,将我新做的衣服给他拿一件换上。”秦铮吩咐。

今日上墙者:xiaoxuan909,lv3,解元[2015—01—18]“来迟了!id啥也抢不到!阿情,我估计要移情别恋了!容景嘛,是那种处于云端高阳而我只能仰望膜拜的人,秦铮嘛,撒得了泼,耍得了赖,哄得了母亲,气得了父亲,拦得了戏班,扔得了肉包,听得了劝告,骗得了字据……总之,秦铮的形象,很生活化,说不定,现实之中,就有这么一个人。阿情,求上墙!我要让西家的姑娘们知道!哈哈哈!还有,赶紧出版,然后,来张秦铮的q版,然后,我就打算将q头像,把容景换成秦铮!”

刘侧妃不由得流下泪了,“是妾身没教育好浩儿,让他……”她不知是舍不得骂自己的孩子,还是骂不出口,还是连骂也不敢骂,只说,“王妃怎么教训妾身,妾身都受着。”

------题外话

地上一只大毒蝎子被他似乎拿匕首还是什么东西砍成了两半。

只见秦倾抱着胳膊躺在床上,疼得打滚,脸色白得跟纸一样。

“是我!”秦铮点头。

秦铮哼了一声,“你尽管去把她给我喊起来。就说我让喊的,让她立刻起来。我倒看看她拧不拧掉我的脑袋。”

“秦倾,你今日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不像是往日的你,如此烦躁?”程铭不解地看向秦倾,“这等事情司空见惯,京城虽然鲜少出现,但你也不是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

程铭当看到秦铮和谢芳华一怔,“怎么是你们?”

谢云澜此时开口,“因咱们都住在丽云庵最后面的院落,距离这老庵主的居所有些远,再加之夜里大雨,山风太大,我们带来的人只守卫自己的安全,无人发现,很是正常。”

“据说,在一个时辰前,丽云庵发生了山体滑坡,因为丽云庵坐落半山腰,整个丽云庵都被埋在了泥土下。”侍画道。

“就算一百条人命,你是个手无寸铁还需要别人保护的弱质女流,去了能管什么用?”大长公主低喝。

谢芳华颔首,站起身,侍画、侍墨立即上前侍候她披上雨披。

“这……”大长公主有些感动,“你这孩子,考虑了我们,那你呢?你在外才是危险。”

“英亲王府的小王妃?”那人打量谢芳华。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微微低下头,当哑巴有一样好处,可以不用答话。

入其道太深的人,总会执迷于某些东西。

“不能离开吗?”秦钰摇头,忽然站起身,“我便不信了。”

“好嘞!”郑孝扬连连点头。

“还是你自己进宫吧,我想起还有很重要的公事没做,我就不去见皇上了。”郑孝扬转头就要走。

秦钰回过神,盯着她问,“您听说谁的?”

秦钰依旧在批阅奏折。

“他为

“这些案子,你确定都交给我破?”秦铮又挑眉。

秦钰看了谢芳华一眼,道,“你的身边有个神医,除了会医毒之术,还比仵作都会验尸,聪明果敢,心智超群。这些案子就算给别人,别人破不了,恐怕也要请你和她帮忙。请不动你,只能是停滞不前。可是这些案子容不得停滞不前,必须破了。尤其是如今还死了刑部的韩大人。若是案子破不了,这些事情发生在军营,那么三十万军心不稳,日夜恐慌,再有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谢云澜点点头,“是!”

春花和秋月走了下去,为她关好了房门。

秦铮听罢后,忽然对飞雁问,“谢云澜有什么隐情,你可知道?”

关好密室的门后,明夫人将谢氏暗探所有的暗卷和卷宗都交给了谢芳华,同时将这十日以来两批暗探折损在哪里,背后虽然没查到是什么人所为,但也有些蛛丝马迹可查,都一并交代给了她。

秦钰笑了一声,“自然发现了,中午阳光那么足,怎么能看不到”

“还不快去!”秦铮沉下脸,“爷连看一眼也不行吗还需要你去向右相禀告”

右相夫人怒道,“一辆车有什么好看的”

秦铮挑眉,不客气不给面子地说,“荥阳郑氏没人了吗怎么一把年纪了还来京操劳”

右相府门口一众人面面相耽。谢芳华喝了一杯水,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谢芳华握住她的手,“我们也能查出来,荥阳郑氏和北齐暗桩不能一拖再拖地步解决。齐言轻立为太子,接手朝政,站稳脚跟后,定然会立即出兵的。必须要赶在他前面做好一切。”

“所以,娘,您想想,会是什么人知道您昨日早上注意了这盆花,有过一番仔细地观看,才在这一盆花上动了手,特意让您发现,从而引您和我入局。”谢芳华问。

英亲王妃脸一寒。

“去请大公子、大少奶奶、刘侧妃,以及府中的所有人,都到这里来。”英亲王妃又吩咐。

谢芳华点头。

谢芳华点头。

侍画一怔,“小姐,十二个瓶子全部都带上这是半年的用量呢您是打算”

“是。”侍画点头,又小声道,“那品竹等人,都带上吗”

秦铮勾唇,“你眼红什么?大姑姑还少了你的穿戴不成?今日你只管捡喜欢的买,算在我账上。”

    里面弥漫出浓郁的血腥味。

    风梨则是探着脖子,焦急担忧地看着内室里。

    谢芳华闻言抿唇,“

    “您就喝了吧!时间不够了,您体内的恶气快到心脉了。”赵柯几乎要哭出来,“您想想老夫人,这么多年,她忍气吞声,只是盼着您好啊。您若是有事儿,老夫人……”

    她的动静不大,却使得谢云澜猛地抬头向她看来。

    “公子,您快喝!还剩些!”赵柯催促谢云澜。

    谢云澜闭上眼睛,默不作声,周身上下有一种自我厌弃的情绪。

听言立即应声,跑颠颠地去了。

谢芳华对他摇摇头。

“此时应该知道了吧。”侍画道。

“好,皇上如今在哪里。”谢芳华问。

金燕看了她娘一眼,小声说,“娘,您不会不知道吧当初给我选亲时,没有调查荥阳郑氏都有什么人”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与谢芳华一起随右相进了屋。

右相带着谢芳华和英亲王妃进来,李沐清扭头看来,右相刚要开口,右相夫人见到谢芳华,忽然大怒,“你来做什么出去!”

“动手吧。”李沐清对谢芳华说,“需要什么,我给你打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