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申博太阳城 > 第49章:醉斗

让整个夏族超凡都啧啧惊叹的是……一座行省竟然同一年诞生两位超凡,真是难得。

“心情好是一天,心情不好是一天,当然得每天都心情好。”东伯雪鹰笑着道。

“错!”晁青却摇头。

“我们都对你充满期待!”司空阳观主眼中闪烁着寒芒,“可是你,都做了些什么!!!你在自毁前程!”

“观主。”东欧雪鹰立即认出来,正是自家水源道观的观主司空阳!

“我叫永安,见过东伯师弟。”一名瘦弱青年声音也柔柔的,笑容能够渗透人心。

“怎么不肯叫姐姐呢。”都柔柔师姐还嘀咕。

夜幕降临。

“嗯。”晁青微微点头。

他可是明面上的天第一强者,还是很有影响力的,其他元老们都看过来。

“人家灵淑妹子赌赢了几百斤源石呢!”

她看到了,那一袭黑衣的东伯雪鹰,正和池丘白程灵淑等人谈笑着,一同破空飞去。

可百战秘室的奖励却很高。

这是非常夸张的奖励。

他从来没听说,海神宫雷真长老的回忆录,以及和其他超凡强者喝酒聊天,从来不知道薪火宫内藏有如此大的空间。

任凭东伯雪鹰倾尽全力,将枪法的所有招数尽皆施展出来,这水流男子都轻易的抵挡住,而且每一次都不是硬碰硬,都是攻击在东伯雪鹰枪法的薄弱处!让东伯雪鹰枪法威力难以挥。

终于,凡生死战终于落幕了!东伯雪鹰的凡的生活才开始~还有一件事,今天星期一,希望大家花费几秒钟,投下推荐票!谢谢了

前前后后诸多伤势消耗的生命力也很多,最后东伯雪鹰刚才的那一记回马枪,让它再度重伤,为了恢复,它体内的魔力都消耗光了,生命力也有些扛不住了,被迫恢复到正常形态。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别人都是临阵突破。我竟然是在休息的一个时辰内突破了。”东伯雪鹰哑然失笑,摇头无语的很,“火之奥妙达到万物境第二层次,现在离第三轮也近了,没时间琢磨水之奥妙了。还是赶紧再完善下‘水火蛟龙杀’吧。”

“就剩半个时辰。”

“这是!”

贺山主、司空阳哑然。

“轰~~~~”

“你的枪太慢了!”金光魔孔雀尖细说道,同时瞬间迫近,羽翼猛然一扇,羽翼边缘更有着金光流动,仿佛利刃,直接切割过来。

东伯雪鹰却是一点都不焦急,反而厮杀的格外痛快。

“他有刚猛。”

阴柔诡异的枪法……面对堂堂正正的碾压,没有任何办法!

东伯雪鹰则是谨慎盯着远处皮肤表面都有着流光运转的公良远长老,暗暗思索:“公良远长老时刻背着一柄神剑,如果不是怪癖,就应该更他所修炼的秘术有关!”

截风十五剑!

当然公良远长老才是刚入圣级,这门秘术不可能连到十五剑的境界,可即便练出个五六剑也很可怕了。

东伯雪鹰幸亏早就知道刚过易折的道理,他万物火的奥妙内含有柔劲,长枪一旋转,万物火奥妙就轻易变为万

万物水之奥妙,立即长枪收回,缩小防御范围。

截风十五剑也算小成了。

“我这尊斗气分身内含超凡斗气也不多,只够施展一次截风六剑的。”公良远笑道,截风十五剑越往后每一剑消耗斗气都是急剧增加,他现在的斗气分身残留斗气太少,只能施展出截风一剑二剑罢了,根本威胁不到东伯雪鹰。

东伯雪鹰面色微变。

“我的太古血脉天赋,果真是很普通的一种天赋啊。”东伯雪鹰笑着自嘲,不管是当初的龙山楼总楼楼主羿鸿,还是池丘白他们,知道了东伯雪鹰的太古血脉天赋仅仅是力量爆发后,都不在意。

轰!

“什么兵器、秘术,都不如境界对实力的影响大啊。”东伯雪鹰兴奋激动。

“去修炼密室试试。”东伯雪鹰立即前往修炼密室,在那,才能尽兴的全力发挥。

夏都城内,在酒馆,在酒楼,很多地方都开始议论一件事情——即将开始的超凡生死战!

许多多年难得一见的超凡们碰面,大多都会提到东伯雪鹰!

**

跟着东伯雪鹰就不再乱想,专心研究这一重魔龙神印了,虽然花费了三个时辰就明白上万根丝线构成运用的奥妙。可看明白……不代表能够一念头就能形成一枚枚神印。

“是厉害,才二十八岁!了不起!”

一般能跨入超凡的,有些都是龙山榜排在前五十的,甚至前十前三的!

出问题了,他无需一一对照,因为这些出问题的丝线不符合‘万物火焰奥妙’,很别扭。

“成了!”看着面前悬浮着的魔龙神印,东伯雪鹰露出喜色,他连再度尝试,旁边又是一枚魔龙神印形成。

“雪鹰,超凡生死战后,你在薪火世界一些危险地方生死磨砺时,不但要小心那些土著。同时也得小心人类超凡。”彭山说道。

池丘白摇头无奈:“这么和你说吧,大地神殿和血刃酒馆背后都有神界中的了不起的存在!我们夏族一些进入神界的先辈也传下话,我们可以和大地神殿翻脸,踢开大殿神殿,投靠另一方神界势力!但是绝对不能和血刃酒馆翻脸。”

公良远说道:“明天长风长老他们这一群安阳行省的肯定会给你接风,现在天都快亮了,你就好好歇息一会儿吧,你之后的事情还多着呢。”

“是。”许琴看着东伯雪鹰,心底却颇为欢喜。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东伯雪鹰吩咐了句,便准备先去歇息了,他透过天地之力感应早就明白府邸内的一切布局,只是之前并不太清楚……各处到底是用来干嘛的,现在是完全明白了。

就好像一张纸张,略微一卷当绳子用,只能吊起几斤重物体,再重这纸张就会断裂。

“不早了。”东伯雪鹰看看天色,虽然因为水源道观许多地方有光亮,可现在估摸着已经是深夜了,自己看那些秘术介绍太入迷了。不像兵器随便耍耍就能感知,观看秘术介绍……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二是因为它是提升力量的!配合自己的天赋‘力量爆发’也更适合。

凡人中的三阶炼金中的极品,价格也是过百万金币的。论价格,丝毫不亚于这种人阶下品的超凡兵器。对凡人而言的实用性上远超!

……

;

东伯雪鹰和公良远并肩而行,来到了一座大型楼阁外,楼阁外有着一弯湖水,湖水旁正有一名光头干瘦老者在钓鱼,这老者散发着苍老的气息。

仅仅第二天上午。

过去她不在乎孔悠月,可现在她也不敢乱来,捧着她不敢,可处死她同样不敢。

东伯雪鹰和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们来此也是表明态度的!至于送礼之类的,给一个超凡生命送礼?根本就是笑话!

这一幕让东伯雪鹰眼皮一跳。

东伯烈见状也去扶人。

“五千八百六十九人,处死。两万余人被判重罪。”墨阳瑜翻到最后,也有些被震住了。

就算是东伯雪鹰也有些吃惊,太狠了!因为整个墨阳家族算上护卫仆人,大概也就十万人。而能被判罪的……如果是仆人护卫,也都是比较亲近的仆人护卫。家族的大规模的护卫队一般是不太掺和到其中的。刨除这大规模的护卫队,整个家族也就五六万人左右。

被杀五千八百余人,超过三千人都和墨阳瑜没什么关系,或者说关系很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