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申博太阳城 > 第64章:一丝不挂

“……”弘治皇帝竟是无言,沉默了很久,似乎又不好发作。

他难以启齿的样子道:“未曾婚配,方家的情况,公爷是知道的,犬子名声不好,若是高门,人家怕是不肯,说实在话,愚弟这些年,也曾和几个老朋友暗示过,他们家里都有女儿,可谁知……咳咳……”

方继藩表面上是笑哈哈的样子,心里却一声叹息,果然是三个傻秀才啊,我这是在帮你们呢,这时候还玩什么不吃嗟来之食。

方继藩其实也知道,这等囤货举奇,只要自己乐意,甚至可以将乌木炒到一百二三十两也没有问题,可他知道,这样太费时费力了,与其如此,不如一口气将所有的乌木全部以百两的价格兜售给王金元,毕竟王金元这些人,才是资本运作和囤货居奇的高手。

“……”弘治皇帝甚是无语的看着方继藩。

语气慵懒,方继藩的心里却是无比的紧张起来!

“且慢!”方继藩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做着最后的挣扎:“世伯,便是行军打仗,也讲究一个师出有名是不是,小侄犯了什么错?”

小香香便红着眼睛,不敢动弹,方继藩还指着她躲开,自己好就坡下驴,可见小香香却如木桩子一般站着,反而不由叫苦,心里大叫着:“你倒是躲呀。”

他靠在软垫上,在召见南和伯之余,手捧着一篇《辩奸论》,而皇太子朱厚照则小心翼翼的侍立在一旁,面带猪肝之色。

方继藩心里破口大骂,这人还是人吗,猪狗不如啊,连爹都不认。

“滚!”方继藩算是明白了自己的生存之道,越是嚣张跋扈,人家越开心越欣慰,这真是一个……神一般的世界啊。

方继藩一拍他的脑壳:“狗一样的东西,少爷之所以得病,定是因为这宅子太过老旧,翻修,懂不懂?”

张懋再看这方继藩被人五花大绑的样子,想到人人都抢着想来校阅,你倒是好,你还是被绑来的,敢情若不是陛下指名道姓的让你来,你还不肯来了?

方继藩呆住了,至于吗,想要躲,好在身边几个武官看不过去,忙将张懋拦住,这个道:“公爷,今日校阅,万不可如此。”

这里说一下,新书期间每天雷打不动两更,因为写的是明朝,所以更新会比较快,上架之后每日一万五至一万八的更新,如果两千字更新是七到八更,三千字是五到六更,大致是这个样子,新书期,请多支持。还没等王金元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方继藩却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又指着桌椅道:“这桌椅如何?”

比如平常的礼尚往来,却还是有的,毕竟……这么多的门生故吏,你总不好板起脸来,将所有人都拒之门外。

接着,他在宫中见到了皇帝。

就是这么制造出来的?

“若是儿臣将来做了天子,对待臣民,就好像今日对待周文英和渠道商们去对待他们,儿臣还会担心会有人心怀怨愤,甚至……会有人想要谋反吗?不,他们不但不会谋反,反而会感激涕零,成日念诵儿臣的恩泽都来不及。”

银子……反而是其次的了。

弘治皇帝和刘健此刻面面相觑。

他摇摇头……

一个作坊,是小事。

可若是往深里去想,太子被人这样蒙蔽,却一无所知,将来………可如何是好?

可朱厚照和方继藩都不约而同的老老实实等待结果。

陈彤一脸底气不足的模样。

弘治皇帝却突然又平静的道:“近来可有看书?”

“住口。”朱厚照道:“听说你还找了一个下家,现在在哪里做事?”

朱厚照却道:“他们负责的是联络商贾,随时与商贾们打好交道,他们便是咱们作坊的脸面,吃穿花用,都是最好的。给了他们这么多的银子,这群京里最顶尖的人,才会想尽办法,在这两京十三省,罗织渠道,拉拢商户。”

这作坊……十之八九是出问题了。

命人悄悄开了门缝,又让人全力戒备,而对方在城下的,也不过寥寥数人罢了,所以不担心有人来夺城,等将人放进来,杨霞按着刀,带着数十个护卫快步迎头上前,果然,是那晒黑了一些的赵津。

好在新军暂时能稳住京中的局面,新军人虽不多,却从飞鱼峰源源不断的得到补给,甚至是洛阳学宫的读书人,此刻也都变成了辅兵,他们负责将无数的火药和器械运上城头。

可这样的表态,无疑是要将这大功劳给梁萧这些楚臣,给他们一次立功的机会。

这确实对于许多人而言,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若说不紧张,却是骗人的。

良久,梁萧艰难的道:“大楚完了。”

梁萧抬头看着项正。

众将默不作声。

谁都清楚,大陈皇帝带来的消息是,要让项正奉上人头,没有人愿意继续战斗下去,这已不再是是否有勇气的问题,而在于,没有人希望自己不明不白的为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去死,即便是立下了功劳,这功劳也只是令人唾弃而已。

甚至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反抗,他们一下子,温顺起来,显得滑稽可笑。

而马上的人,依旧还穿着金盔,头盔已是取下,露出一个疲倦的人,可是他的眼睛,却说不出的幽冷,这幽冷的眼睛,凝视着梁萧,梁萧可以从这眼神中,感受到不屑,还有那阴冷的怒意。

不过……他们依旧有刀。

那催促他的楚人士兵面上露出犹豫之色,毕竟,人心是肉长的,楚越本就是在南方,那里水网密布,河水泛滥的事,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所遭受的损失,他们更是记忆犹新。

梁萧大笑起来:“那么我来问你,十万陈军,可以抵挡数十万胡人铁骑吗?他们拿什么来抵挡,真凭借火器?火器就算再厉害,也终究是有限度,何况,他那新军,新建不久,不过是一群新兵罢了,吴老弟,你放心吧,若没有把握,我们怎么……”

而这个结果,他们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他们觉得,这是绝无可能的事。

若非是平时操练,给了这些新军士兵足够的忍耐力,只怕这五千人,早已掉队了近半。

项正淡淡的挥挥手:“就这样吧,朕已命人修筑了堤坝,随时准备开闸放水,现在,只等一场大雨了,吴都督,现在既是楚越合作,也请你,亲自带人去,到时拿下了洛阳,这大陈的天下,自有你们的一份。”

…………

一到夜里,这里的大营便喧闹起来,自附近虏来的女子,还有大楚皇帝赐来的美酒,就成了他们发泄的工具,通宵达旦,乐此不疲。

项正脸色铁青,在他看来,这洛阳城于他而言,不过是瓮中之鳖,已不足为虑了。

“哼!”项正冷笑,在杨义面前,他倒没有发怒,可现在杨义走了,在自己心腹爱将面前,项正面上却是杀气腾腾:“暗中将这些口无遮拦之人,记下来,现在,暂不要打草惊蛇,等朕进了洛阳之后,再做处置吧。呵……胡人远在天边,且……陈凯之讨胡,难道当真是为了所谓的大义,不过是想要收买天下人的人心而已,现在……他自己找死,被胡人围了,全军覆没,反而是咱们楚军之中,竟还有人认为他乃是为了所谓的大义,甚至还有人将朕和此人相比,朕才不会效仿陈凯之,做出那些蠢事,你看,这陈凯之为了所谓的大义,不照样死无葬身之地了吗?而朕却活着,朕不但活着,还将得到他的疆土,他的宗庙社稷,甚至……他的嫔妃。下头的将士们不晓事,你是晓事的吧。”

眼下,他一切的心思,都在灭陈之上,陈军主力,既已被胡人歼灭,那么接下来,就该是痛打落水狗了。

这样的军队,竟也可以打仗?

而刘涛迎面而来的时候,便口里大吼:“吾奉大汉天子之命而来,胡军覆没,尔等汉儿接旨!”

“大汉胜了!大汉胜了!”

这大陈,就像一块肥肉,陈军既已败亡,各州府除了有限的一些府兵之外,根本无兵可守,何况,陈军主力已经覆灭,陈凯之生死未卜,此时正是落井下石的最好时机。

于是,当楚军最先有所动作之后,几乎各国,便都争先恐后起来。赫连大汗森然的看着何秀,只是冷笑。

“皇兄……”陈无极忍不住道:“第一营,还剩多少人?”

赫然……

轰隆一声,黑烟浓浓翻滚,卷向天穹,无数人被撕成了碎片,而那汉军士兵,也已尸骨无存。

关于这一点,参谋总部做过许多次的演练,最终认定了这个结果,因为让士兵们在近战中使用火器,极容易分心,而且也容易误伤队友。

“前进!汉军!”陈凯之忍不住大吼。

至少……

有人则探出壕沟去,猫着腰,看看胡人那儿的动静。

这是他毕生的谋划,一旦在此决战,他固然再相信胡人能胜,却也知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道理,更知道一旦胡人在这里遭受了损失,势必就没有力量入关,没有足够的力量将关内的汉军一扫而空。

可此时,他依旧开始权衡起来。

因而,索性舍弃了一切,也不甘愿随那西凉天子和国师给胡人做儿子,咬了咬牙,跑了。

苏叶倒是急了:“请陛下趁此机会,立即回师,万万不可让胡人,有机可趁,与胡人决战事小,可一旦腹背受敌,便中了胡人的奸计啊。”

陈凯之大笑:“这就是了,朕梦寐已久的决战……”

陈凯之点头:“不错,他们将我们困在这里,而我们的斥候,想要与关内联系,只要离开了大部队,便要穿越数十万胡人铁骑的防线,这等于是隔绝了我们与关内的联络,现在的粮草,倒还能应付,就算缺粮了,我们也可以一直东进,只要他们不敢和我们决战,也拦不住我们回到关内去,可毕竟是且战且走,不能全速前进,此时回到关内,便需大费周折,而这个空挡之内,足以让胡人在关内有所作为了。”

陈凯之却只抿抿嘴,没有做声。

赫连大汗脸色铁青,胸口起伏,他并没有去看何秀,心知这赫连部遭了损失,自然要迁怒在何秀身上,这样似乎也好,出了气,自然也就过去了。

苏叶就是自这儿举家而来的,想来那里的事,他最清楚。

果然,天水已经在望,有斥候来禀告,赫连大松的数万铁骑,出现了西征军的后方,他们截住了新军的粮道,烧杀了一支粮队,却没有贸然对西征军的后队发起进攻,反而是在那湖泊附近直接驻守,显然,是要阻断西征军与关内的联系。

而原先的前锋营,则作为后队,负责善后。

………………

他抬腿刚走,外头却有锦衣卫匆匆前来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