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申博太阳城 > 第88章:开怀畅饮

易峰很好奇地摸了摸那堆砌墙壁的石块,感觉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禁心生疑窦。

梦嫣仙子完全懵了,根本搞不懂那个吼声从何而来,待立在当场,半晌后才回神。

也是中级火灵符出场的时候了!在易峰周围闭目疗伤的修士,忽觉周围生命元力波动弱了许多,睁开眼一看,才发现那株小树竟是将大股子生命元力透入到了近在咫尺的易峰体内,还有一部分仍旧流向下面的神园中,可就是很少透溢出来,供他们吸收。

“呵呵,你觉得我会在乎些许弟子的性命吗?”易峰笑着反问道,倒是没有急着去问要帮什么忙。

于是乎,易峰便再次动用风火珠,顿时,强大的风火将岩浆池中的岩浆全部卷起,而那仙剑也再次开始试图挣脱阵法的禁锢。

两个麒麟雕像也没有让易峰久等,在易峰与三女聚合在一起时,忽然爆开。

南宫雪琪的话语刚刚结束,在易峰将新一轮镇天诀打出,同时又驱使斩天剑攻击过去之时,从那鬼灵身上蓦然飞出一道红色霞光。

这还不算完,又一会儿时间过去后,大坑之中又有一块石碑缓缓升起,整体与第一块石碑相近,但上面的图案与小字明显不同,但两块石碑的内容似乎隐隐关联。

“你的老婆倒是不少!”九魅狐妖没有说交不交人,反倒是啐了一口。

到了龙星外围空间,易峰果然见到了革膺帝君以及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重塑了肉身的纳兰帝君。与这两位帝君也没有什么好多说的,易峰直接对二人分别打过去一道镇天诀。以十系神灵之力发动的镇天诀,不仅威力强绝,还带着绝对锁定,任凭两位帝君同时防御和躲闪,也还是落得个肉身崩溃的结果,当他们的仙婴欲逃遁时,却被易可儿分别赏了一根雷刺,继而彻底挂掉,不留一丝痕迹。

就算是找到那花猫,就算是将储物戒指取了回来,可若是出不去就麻烦了。

斩天剑剑端之处,金光再现,周围还缭绕着道道火蛇,看上去骇人之极。

让那帝君无法理解的是,这阵法绝对可以困住任何帝君,可却是在对方第一次攻击之下就已经出现溃败的迹象,这让他有点匪夷所思。

可星云剑诀的强大之处却远非如此,斩天说星云剑诀若是大成,配合斩天剑的情况下,绝对可以横扫仙界任何高手。这个说法绝非空穴来风,星云剑诀也确实具有如此实力,试想一下,伴随着易峰与斩天剑可以引动的星辰之力增多,仙界之中又有谁能够以一己之力撼动一个星系乃至于一个星域的天地之威呢?

只是让众弟子疑惑的是,到底会有什么事情呢?如今神界自那些年的**后,已经安静了许多日子了,也没有什么大势力突然崛起,更没有什么惊天事件,更是没有什么惊采绝艳的高手出现。难道是要有逆天法宝诞生?可若是有的话,神界应该早有预兆才是。

“真是胡闹!”中年修士不禁轻喝一声!易峰听了这些后,脸色当即大变。

很快,易峰灵魂之中的魔化魂力就被神婴抽离干净。易峰此时不得不暗自庆幸,幸亏是神婴动作较快,不然等这些魔化魂力有足够的时间与自己灵魂融合,到那时候,神婴想要单独抽离出魔化魂力就不现实了。

饶是如此,易峰此时的灵魂也不纯净了,更是一涨一涨的,让他十分难受。这种情况估计会持续一段时间才会缓解,希望不要留下后遗症才好。

这下有变化了!只见那神牌被丢出去后,蓦然间神光大耀,竟是在顷刻之间就将所有黑色狂潮吸收干净,一滴都不剩下。

于是乎,易峰又动手了,漫天的鬼头大军只用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将他们解决。

小黑却是淡淡地瞥了它们一眼,却是张口喷出了一柄黑漆漆的铁棍。

听此,易峰等人都是连连摇头。虽然大家都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可惜时间太多,大家根本就没有对图画中的情形完全过目,记下的也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顿时,蓝红火焰与淡紫色的星辰真火纠结到一起,而感受到蓝红火焰威势并不太强,那星辰真火顿时反扑过来,而天火玉净瓶则是飞速涨大,直接就将道观撑爆。

“怎么夺?”易峰也很着急,因为他已经距离死亡不远了。

在如此强大的剑之领域下,易峰也只能仗着风火珠的强大威势来为自己开路,带着风火珠纵身而起的他,一把抓向那极品仙剑的剑柄。

也就是说,这极品仙剑中的剑元力品质,根本不弱于神灵之力一分。

在小悟空院中的易峰,嘴角露出一抹坏笑,神识却是注意着远处的谭林。

易峰的斩天剑不时瞄准间隙偷袭,可那四劫散仙的注意力十分集中,根本不给斩天剑任何机会,纵然是被鬼头扑上来,他依然会全力抵挡斩天剑的锋芒。

“你!!!”

当初易峰第一次来神界大陆时,也在幽冥死域里吸收了不少不死生物的精神力。

南宫雪琪微微睁开眼眸,却是反问一句:“你与那易峰是何关系,我看他对你很在乎的样子,想来你们关系匪浅吧?”

单是这一步台阶,就用去了易峰十万年时间,而他则掌握了大量的时空法则神通,却无法让时空魂珠出窍,取得如星辰魂珠、十系魂珠那样的蜕变,因为他根本无法将时空法则领悟圆满,除非消耗万亿年。要知道,天典书页之中,并没有时空法则的画面,少了这个催化剂,易峰只能凭着强大的魂力修为来领悟,自然会很慢。

大家之所以如此,其实也是怕易峰分心。若是易峰由于分心破禁失败,那么大家就真的没有一丝希望了。

而在另外一边的两位中期仙帝,自然是能够发现这边的变化,二人相视一眼,莫名惊颤,想也不想便是奋力震开对手,继而飞速逃窜。

由于身体的伤害已经消弭,而天尊魂珠也已经缔结,此时那原本苍老的修士,已经变成了一位如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修士一般,虽然有点气息不稳,但却显得精神矍铄,眼眸之中并不浑浊,乃是十分深邃和明亮,隐隐之中还有黑白色的精光闪现其中。

顿时,易峰那堪比极品灵器的肉身,出现了三道血痕,鲜血汩汩而出,剧痛也传遍全身。很显然,那大鸟的爪子的攻击力,怕是不下于下品仙器。没有在那团本源之光旁边停留,易峰带着裂天镰就飞遁而去。

易峰出了剑宗分坛,先是一直向东,而后向南,在距离华庭宗山门范围只有一百里的群山中落下来。

之前易峰在迷幻森林外围将一干天昌各宗门的修士屠戮一尽,任谷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如今见易峰就在自己眼前,心中又怎么可能不畏惧。数量过百而且有几位合体期修士都被易峰一人干掉,自己一人独自面对,岂会有活路。

铁盒子上面有小字,记录着开启铁盒子的方法,除了那小字介绍的方法之外,那修士用了无数种办法,都没有将铁盒子打开。

“你不行的!”小黑淡淡地对剑裂空说道,不是狂妄,这是事实。

易峰很识相地没有追问下去,肉身的伤势也基本在对话之时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丹田之中那魔化神婴却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反而是越来越狂暴,此时易峰已经不得不将剑婴与星辰金丹调出丹田,悬浮在头顶上空。

奈何双方早有约定,八劫散魔是不能出手的,夜统领也一直都只能指挥,却不能战斗,若是此时他出手,几位妖皇势必也不会继续坐视,反倒对魔道一方不利。

————————————————————————

“随你!”天机老者依然是这两个字,但却充满了自信!

同时易峰也在思量着如何出去——

易峰以斩天剑在前方开路,速度虽然不快,但也能继续前进,经历十几天后,易峰终于看到了一个大洞穴,而所有的无形波动都是来自于这个洞穴。

那植物说是青色,其实更像碧色,通体几乎透明。怪异的是,在那植物上空悬浮着一颗透明的如核桃般大小的珠子。

易峰壮着胆子又悄然靠近过去,那些小怪物依然不理会他,他却是在雷母周围转了一会儿,也没有找到一点怪异之处来。

“那天尊大人又想和易某聊些什么呢?”易峰盯着元畅问道。

“他们为何要如此决心地对付我呢?在你们会晤之际,他们应该还不知道谭家的逆天功法到了我的手里吧。就是因为我曾杀过武门的弟子?”易峰不解地问道。

这些不同之处,虽然看起来并未有多大影响,但却可以将修炼的结果变得截然不同。

片刻的时间还没过去,自己十米之外,已经站了许多一身雪白的修士,而这些修士将自己团团围住,却不敢向前一步,只是指指点点的议论着什么。

这也是易峰第一次听到那雪人族公主的名字,虽然听着很像乳名。

黑袍老召唤法师此时将易峰弄到了他的住处,就在祭台不远的一个山洞里。

天地灵力还在飞速涌来,易峰已经要释放剑心了,虽然剑心此时尚未复原,但对剑诀的加持作用还依然存在。若是剑心与赤炎剑融合成功,再有天地灵力的推动,芸霜则是必败无疑。

也难怪斩天曾经说过,星辉大成后,便有了足以傲视修真界的实力。不过,那些强大到变态的散仙,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一旦他们拥有一件仙器,攻击力同样不逊色于星辉剑诀后期。易峰还没到修真界实力的真正顶端。

可是,当易峰行进到距离那修士还有百米距离时,那修士身体之中的剑意更为强烈,甚至让易峰的剑婴都感到一阵不适,微微颤抖着,欲透体而出。

就是易峰现在,也只能凭借强大的肉身品质去硬扛,当然,他一手握着斩天剑,一手握着中品仙剑,倒也能将周身防护个八八九九,能够被击中的不是关键位置。小芙自然不会任由那些火龙扑来,她素手轻轻一挥,当空之中竟是顷刻间凭空生出一面厚达百米的冰墙来,那些火龙撞上去后,当即化为无数火团,而冰墙也很快就炸裂开来。

一声巨大的刀吟蓦然炸开,四下里似乎有漫天刀影在纵横,而那战刀之中又响起了鬼啸声,似乎其中震封了无数冤魂。

随后,易峰明明看到那三眼碧水猿手中只取了一颗果子,可等它的手出来时,却是抓了十几个如枣子般大小的红色果子来。

随后大家随意聊了几句,只是互相问问姓名之类的,聊了半晌后,那三眼碧水猿才直入主题地说道:“易峰,你那丹田之中的剑婴很是奇特,日后若是精心雕琢一番,应该可以修了出分身来。”

而且,当二人再度到达驿星后,连续传送几次还是能够以神晶购置到不少记载了各种领域的玉简,虽然这些玉简都很贵,但易峰二人却不算什么。

而易峰这段时间不断问斩天,问的也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天典的。

“找个机会,等幻灵星传送阵边无人埋伏时,我就去带着烟儿离开这个星球,茫茫修真界,天大地大,他们又哪里找得到我呢。”易峰一边迂回向北,一边筹划着未来。

易峰召回斩天剑,向前行了十几米,却是见到一个全是黑色液体的水潭。

“竟是黑暗圣莲!还不止一朵!”斩天在易峰识海里奇异地低呼了一声。

当然,易峰知道这是个仙阵,既然是仙阵自然不是他能够窥测分毫的。

挡在前面的几人,先是互视一眼,眼神闪烁不定,似乎很难抉择。很明显,在他们前面的乃是强大的高手,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挽留不下人家三人,若是人家动手,自己几人肯定是最先挂掉的。拼杀可以,当炮灰可没有人愿意。

沙鼠妖先是一怔,随即便想到易峰进入那禁制之中时,是三人同行,而此时却只有易峰一人,再联想到当时的情况,他便知道易峰与自己老婆、妹妹失散了。

在没有见到易可儿之前,易峰甚至怀疑那光圈的威力足以让本体状态下的易可儿崩溃,还好的是那种恐怖的情况并没有出现,毕竟冷依依的极品战甲也可以帮助她防御。

沙鼠妖明显犹豫了下,但转而就答应道:“你先与你那长剑解除认主关系,而后将那法术神通刻录到玉简之中,我检查过后就依你之言放掉一人!”

在正道大军中,这支魔修军队也是威名赫赫,而之对战的正道军团几乎无一能够取胜,这不仅是他们实力颇强,还有其统领连坤散魔的英明指挥有关。

可是,在城门口的广场上,却是有一位相貌俊朗的青年修士将整个过程都看得分明。

原阳仙君带着易峰的订金一万极品仙石,又带走了一些康庄仙门提供的炼器材料,随后又交待了易峰几句后,才匆匆而去。

虽然易峰在明面上不康庄仙门的掌门,但原阳仙君也已经知道,易峰就是背后的掌舵者,而且他也在私下里直接称易峰为掌门。

跟着,易峰就带着剩下的四位仙君与六位兄弟仙人开始行动了。

“修炼不到百年便是金丹中期?”易峰心中一阵惊讶。虽然他自己的进度可以用变态来形容,但毕竟是走了捷径的,而前些年遇到的韩烟儿进步同样也很惊人,可人家毕竟是先天灵体,这芸霜又是因为什么呢?

失去耐心后的易峰,也不再以紫色星辰剑芒攻击了,而是催发混沌之力为剑芒,那巫妖在硬接了第一道而受到巨大冲击险些受伤后,就开始反击了。

易峰可以猜到,由于自己吸收了太多的生命元力,致使原本足以压制镰刀凶性的封印阵法没有了足够量的支持,这镰刀已经有了意识,准备借此机会破除封印。

死气更加浓郁,凄厉的嚎叫声不绝于耳,易峰刚刚降临在九幽深渊,便有种进了地狱般的感受。

半晌后,夜统领才腔调怪异地问道:“如何?我魔道可是违约了?”

“夜前辈,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易峰有些惊讶地对夜统领问道。

鉴于此,夜统领果断停止向南,又领着大军向北方而去。若是那批凶魔杀回来,也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同时也能挡上一挡。同时,夜统领自然也通知了魔道北方的几个星域加强戒备,为凶魔到来做着积极的准备。

忽然,九魅狐妖睁了眼眸,缓缓凝化成人形,却是一身白衣胜雪,青丝垂落直至翘-臀,若是细细看去,会发现那一瀑黑发之中还有九股被扎了起来,长长的衣裙不仅将之娇-躯包裹,还拖在雪面上。

听到易可儿的赞叹,九魅狐妖不仅瞟了一眼易可儿,可这一眼瞟来,却是怎么也移不动了。在易峰身边的易可儿与韩烟儿都是姿色出众之绝代佳人,但易可儿却更美,美到足以让人窒息,就连这自认为美色天下第一的九魅狐妖也有点小震撼。

“咦?”

易峰也不动,心中却是道了一声找死!

在一声轻喝后,一片紫色星云之中,道道紫色剑芒开始纵横交错。骨龙似乎不能开口说话,可是却能传音入密,斩天虽然知道它在对麒麟兄弟传音,可却不知道内容,也无法将讯息给截获。

感受到身后那黑云之中的庞大威压飞速靠近,所有骨怪都是全身发出啪啪的响声,而后纷纷倒在地面上,就像是遇到天敌要装死一般。

魔尊大人微眯着眼睛目送自己女儿离开,望着那倔强的背影,不禁摇头苦笑一声。

星芒剑诀虽然已经是可以发出来,但也经常发动失败,易峰对此还未完全掌控和熟悉。为此,易峰不得不天天练习不辍,而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他与斩天剑、与星辰之力的沟通过程,只要完全相通,或者默契的程度提高,自然就能随心所欲地发动剑诀。

易峰虽然上来了,但是觉得现在局势太过混乱,自己根本没有实力在许多祖神分身面前抢走盒王,便也只是发动镇天诀攻击着。

当那位带着金光的修士陨落后,天上的祖神化身等不住了,一位五爪金龙模样的祖神化身,仗着强悍的修为,还真就将那盒王抓在了手中,可转而漫天流光激射而至,生生地将之化身的前爪炸碎,它不得不快速而退,不然整个化身都要完蛋。

虽然只是化身,但祖神化身速度奇快,根本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比拟的,纵然是运转了流光遁的易峰,比起他们的速度来也差了一丝。

不多时后,天空忽然红光一闪,一位飞禽族的王者凤凰祖神的化身落入战场之中,随后一位有着三只眼睛的雄狮祖神的化身也到来……

苦叹一声后,应成子只得闷闷地道:“好男不和女抢,这第一就让给芸霜小丫头吧!”

“那家伙才被刺了一下,就大呼小叫地说我蓄意谋杀他,现在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哥哥,我们出去玩吧,天天都在这里,真闷啊。”易可儿忿忿然地说道。

一直硬扛三劫散魔的攻击那么久,饶是易峰肉身被淬炼过,纵是他有着四系真元力,也难以消受。

据斩天之言,在宇宙星空中,星球密集之处修炼星辉剑诀最为合适,也最有效。

仔细看去,这个星球的传送阵建设在一片面积颇大的广场上,而这广场此时怕是聚集了不下十万正道修士。

传送阵边上的守军并不知道易峰方才的情况,此时他身后又没有人追来,大家知道他身份高贵,自然没有人敢于拦阻。

可此时梦嫣仙子却是幽幽醒来,见到自己竟在易峰怀中,不禁挣扎着动了几下,似乎要与易峰保持距离。

鬼妖轻喝一声,双掌上绽放出阵阵血红色光芒,竟是硬生生地用自己的魔灵力将二人一身功力禁锢住。二人也如被放气的气球一般,渐渐瘪了下去。

来人却是回道:“魔尊大人既然不会杀我的两个晚辈,我为什么要去见他呢?再则,我迟早都会与他见一面,只不过不会是以这种情形去见他。他应该知道,我是不会接受威胁的。不过,我可以试着先救走一位。”

最让易峰不能忍受的是,这里的人,几乎没有人把自己当人看。眼看带着自己来的罪魁祸首露面了,不敲诈点好处,实在是对不起自己穿越一回。

什么人会对这帮贫苦的乞丐下手呢?这些人又怎么可能会招惹那些强人呢?与这些乞丐相处日久,易峰心中很清楚,这些乞丐平时里都很谨慎,对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从来不敢招惹,即便是人家一巴掌呼在脸上,他们都会笑着喊人家大爷。

那公子哥得意地道:“算你有点见识,我刚才用的正是我姑姑凌灵仙子赐予的仙家灵符爆裂火符。你没有直接被炸死,也值得自豪了。我姑姑说过,就算是融合期的仙长,被这爆裂火符击中后也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