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幼稚

墨忆九-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564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7章:荡气回肠

墨忆九 25640

就如同家中的美妾一般,再娇美动人又如何,不过是一个玩物,真把她当回事,就落了下成了。

“淳于郡王,哪个?”凤轻尘努力从脑袋中,想出这个人物,却无功而返1;148471591054062,反到是想到了九皇叔在这里出现,莫非就是应淳于郡王之约?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了,今天不就是七月半嘛,我的娘呀,不会真见鬼了吧。”

凤轻尘闷笑一声,乖乖的剥花生,吃花生,作一位合格的看戏人,要知道,这才是九皇叔要她看的戏,看王锦凌吃瘪。

九皇叔的话点明彼此身分的差距,让这些学子很自卑,可越是如此,他们越是不肯退缩,梗着脖子说道:“九皇叔,文渊先生是天下读书人的楷模,稷下学宫更是读书人心中的圣地,文渊先生因九皇叔您保护不力而死,难道不要给天下读书人一个交待吗?”

连城闹轰轰的,为了不让连城落到其他三国手里,为了不让连城狗急跳墙,拿九皇叔的暂时失踪说事,王锦凌不得不做一些布置,好转移这些人的视线。

他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结果却在紧要关头败了,要是追不到那两个,别说前途了,就是命也不一定能保住……

至于救命之恩一类的,凤轻尘一句不提,没有洛王她也死不了,顶多出个丑罢了。

“是吗?回头让你父皇去挑挑,把合用的先挑出来,至于金银一物?就入你的私库。”凤轻尘已经从十八骑那里,知道奶宝弄来了多少好东西,不过……

“父皇……”奶宝小小叹了口气:“我不是很喜欢符小临,他那个人太精明了,也太滑头了,他的忠心我看不到。”

“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我知道自己的能力。”凤轻尘一脸平静,长发披在身后,隐约有几分柔弱。

“九州地图要集齐九张才有用,只有一张放在我手上也是无用,便是送给蓝侠客又有何妨,只不过……”三王爷见自己抛出来的饵有用,便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等蓝九卿上勾。

十八骑在犹豫片刻后,重重点头,暄少奇却连想都没有多想,便决定一同前往,要不是有凤谨羁绊,左岸也会毫不犹豫跟来。

“这什么鬼画符呀,歪歪扭扭的真难看人,还有这是什么字呀,怎么全是错字,什么乱七八糟的呀。”王七一张一张翻着,嫌恶的皱眉。

凤轻尘懒得理会王七,将他带到书房,示意王七按她的要求,重新画。

六个护卫一时没有防备,吃了个大亏,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便立刻变换招式,与九皇叔真正的打了起来。

凤轻尘说得没有错,也许这是他复明的唯一机会。

十年间,沈若救了苏文清不下百次,按理什么恩情都偿还清了,可是沈若依旧不走,固执的地保护着苏文清。

敏夫人又气又恼,可事已至此,她只能认了,冷冷地瞪了九皇叔一眼,敏夫人让人将身上的绳子解开。

隐在悬崖上,冷眼看事态发展的鬼王,眼睛一亮,九州地图,天子剑。看样子,这个前明公主的儿子不简单。鬼王双眼放光,蠢蠢欲动……

借刀杀人,这把刀,她可是挑了许久,就等着这个时候,发挥作用了。

见凤轻尘半天不说话,两小丫鬟心中暗暗焦急,小姐要是对不出来,可就丢脸了,她们有心想要帮忙,可是……

“真的吗?那凤姐姐,文杭可不可以站在一边看什么是解剖术呀?”苏文杭双眼亮晶晶的,得意的看着众人,好像凤轻尘会同意,全是因为他一般。

“这是为何?”赤炼水和郭保济问道。

实力决定一切,经过思行这番动作,哪怕是赤炼水和郭保济也不敢小视凤轻尘,不敢拿她当普通后辈,更不会用先前那般傲慢的姿态来对待她。

这个时候,凤府的人也发现了凤轻尘,有人大喊:“姑娘,凤姑娘,是凤姑娘回来。”

“哼,你的仇人本王也要管?保你半年之内能活着,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本王凭什么管你的生死!”

而真实情况,只有当事人才明白。

“有两个是,你挑地的眼光很一般,那些地方不适合种植,所以下面的看在清王的面子,也就卖给你了。”崔浩亭趁机打击凤轻尘,不过凤轻尘完全不在意,她买地又不是种粮食。

她偿到了被人珍视的滋味了。

她身边的暗卫是苏文清和蓝九卿的人,而苏文清与蓝九卿又是九皇叔的人,她的一举一动,又怎么逃得过九皇叔耳目。

嗯。这土地纹路不错。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意思,实际上众人这是联合起来,给皇上施压,让皇上以后不敢再用这种阴招。

“这些鬼兵有了统帅,实力大涨,我们不宜硬战,退到山洞里,拿下鬼将再说。”鬼兵不可怕,可数量繁多,各项兵种齐全,又懂得布阵进攻的鬼兵,真得很可怕。

凤轻尘知道自己一时半刻走不了,看着自己一身粘糊糊的,再加上头顶上的伤口也需要清理,便直接对九皇叔道:“九皇叔,轻尘想要换一身衣衫。”

九皇叔也不隐瞒:‘姓陆,闺名以沫,海盗陆家的后人。’这些消息,杀手联盟的人要查,很快就能查到,瞒着也没有意思。

对他们这种人来说,一生下来就什么都不缺,什么都是最好的,可偏偏他们没有健康,当健康被凤轻尘捧到他们面前时,那一刻他愿意用全部去交换。

皇上气得肺都快炸了,就在他准备下旨,要治九皇叔的罪时,一件大事发生了。

啪的一声,红绫打在蓝九卿的肩骨上,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见,同一时刻蓝九卿的剑,也送入玄情的体内:“疯子又如何?我赢了。”

“嘭……”凤轻尘扣动扳机,子弹离膛而出,强大的冲击力,引来“呼呼”声响,在寂静的黑夜里,异常的刺耳。

混蛋,居然敢威胁他在原地等,真是活腻了,可偏偏他不得不留下来……

“哈哈哈,是老夫的,老夫的。”白胡子老头一脸得瑟,想到明天能看到云家大公子脑疾的医治过程,心中万分期待。

打击不到九皇叔,折磨凤轻尘也就算少了几分乐趣,南阮锦凌任性的将手中的杯子往身后一丢,正好砸在宫女的胸间,杯中剩余的酒顺着宫女的乳沟往下滑,宫女面色惨白,低着头一动不敢动。

王业见凤轻尘半天不说话,犹豫一下劝说道:“苏绾小姐虽然缓解了疼痛,可情况不是很好,属下听侍侯的宫女说,苏绾小姐脸色惨白,有气无力。”潜台词就是孙太医这药用得很保守,没有药到病除。

“你们家殿下有心了,替本…公子转告你家殿下,这情本公子承了,改日定奉上大礼。”听老者如是说,九皇叔便可以肯定,弄出这恶作剧整他的人定是西陵天宇。

皇上能力变强了,他只会高兴而不会怀疑,太医们也不敢触皇上的霉头,就算有太医提起,让皇上节制一点,别纵欲过度,可面对粉嫩年轻的宫妃,皇上会承认自己不行吗?

该死的是利用这丫鬟的人!

凤轻尘回神,连忙摇头:“我没事。”

“什么人,居然敢亵渎我弟弟的尸体,还不快把你的手放开!”

苏文清很鬼使神差地停下脚步,站在一旁观看,凤轻尘的话,冥冥之中让人有一种信服的力量。

九皇叔也不在意,自然的收回手:“本王要做的事情,没有人能阻止。”

秘密就是秘密,当第二个人知道了,秘密就不再是秘密了,不管外人如何猜测,她都不会承认。

啊啊啊啊……她一直以为王锦凌是个温润如玉的君子,可到今天才发现,原来王锦凌是个披着君子外衣的强盗,不管外在表现的多么温润,骨子里却霸道的要死。

一大清早长吁短叹的不好,凤轻尘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让佟珏与佟瑶进来。

太过刻意就显的假了,让人怀疑她和九皇叔真正的关系了,而这就是凤轻尘要的,她和九皇叔有夫妻之实没有错,可没有必要弄得天下人皆知,她也不想再被那些卫道夫指着鼻子骂,婚前失贞。

西陵天磊更是直接开口问道:“凤轻尘,你可知苏绾那里出了什么事?”

东陵子洛的脸,当下就黑了,太子和元希则是一脸兴味,元希先生更是打趣道:“轻尘,你昨晚不会一直和九皇叔在一起吧?”

把水和酱牛肉给了雪狼与蜥蜴人后,凤轻尘和九皇叔只吃了一点干粮。不是他们不吃,而是牛肉带的量有限,蜥蜴人的饭量实在太大,他吃一顿雪狼可以吃三顿。

看着屋内抱在一起的男女,凤轻尘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藏起来,可偏偏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和九皇叔只能继续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最让人郁闷的他们所站的位置太小,她和九皇叔紧紧地靠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