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幼稚

墨忆九-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564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72章:改过迁善

墨忆九 25640

谢墨含笑笑,“爷爷宽心,妹妹坚韧,一定能保住谢氏。”

谢芳华蹙眉,“他们还要见我做什么?”

清凉的指尖刚碰到秦倾手腕上,秦倾忽然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芳华姐姐?”

这样的字迹拿出去,没有人会觉得是出自一个女子之手。

几人对看一眼,眼中都闪着相同的神色。

    “不敢!在下尽力去找。”赵柯连忙拱手,看向谢云澜。

这大网是被机关布置,大网罩下,病不见人影,显然有人在暗中操纵机关。

梳洗妥当,林七端来饭菜,谢芳华蹙眉,“怎么又是鸡汤?”

左相府留二人用饭,饭后,左相喊了秦浩去了书房。

谢芳华眼睛瞬间眯起,冷冷的目光射向秦铮。他可真会借坡下驴,趁机求娶。

风梨连忙往回走。

r />  郑孝扬立即去探二人的鼻息,手放到秦铮鼻息处,什么也没感觉到,他面色大变,身子颤了颤,又去探谢芳华鼻息,与秦铮的一样,半丝不闻。

言轻摇摇头,“在下一个怜人,就算长得像北齐皇子,也断不敢冒充。”

谢芳华听罢后,紧抿的嘴角勾了勾,云澜哥哥不是不善言谈,而是不喜言谈而已。

谢芳华挑开帘幕,向外看了一眼,的确是孙太医府邸的马车,她道,“孙太医看来是先来了一步,在这里等着咱们了,你上前知会一声,一起走吧。”

玉灼闻声看去,说道,“是京兆尹衙门来人了。”

刘岸顺着视线,也看向谢芳华,对她拱拱手,“既然是小王妃发现的孙太医被杀案,还是要走一趟衙门,跟下官录个口供。”

那二人闻言疑惑地看去,仔细看了半响,摇摇头,看向谢芳华,“匕首都是正中心脏处,没有什么不同。”

来到门口,秦铮忽然提议,“咱们练会儿剑怎么样?”

平静下呼吸,不多时,她也睡了过去。

bsp;门房摇摇头,低声道,“王爷今日据说要歇在书房。”

秦浩收敛神色,冷漠地道,“论起门第来,左相府不及右相府尊贵,不及永康侯府勋贵,不及翰林大学士府清贵,不及监察御史府宠贵,不及忠勇侯府富贵。”

“应该跑去了后园子玩了,那里的雪没打扫。”听言道。

“什么?”英亲王妃一惊。

这个月最后两天,手里还有月票的,亲爱的们,清零啊,别浪费。么么么么

三人吓得身子一软。秦倾是跟着他们出来的,若是他出了事儿,死在这里。那么他们也脱不开干系。闻言齐齐让开了床前。

“有……有毒蝎子!”秦倾似乎忍着痛道。

二人凝神静听下,只听程铭的声音传来,“秦倾,你怎么了?”

“这是飞雁,杀手门的第一杀手。你在平阳城这么久,你识得吧?跟着他去就是了。”秦铮话落,伸手一指桌子上的药材,“杀手门的所有人都中了六时伤,这些药是解六时伤的解药。”顿了顿,又道,“如今是丑时一刻了。寅时二刻毒发。你们必须赶在这之前到杀手门熬出药来救了满门的人。时间有限,所以,现在就出发吧!”

“据说,在一个时辰前,丽云庵发生了山体滑坡,因为丽云庵坐落半山腰,整个丽云庵都被埋在了泥土下。”侍画道。

“回公主,准确。”二人齐齐回话。

燕岚上前两步,凑近她,小声开口,“我……”

谢芳华没有意见。

听言端来饭菜,摆在桌案上,秦铮洗手,坐在了桌前。

英亲王妃先是将谢芳华所在的房间打量了一遍,回头感慨地对谢芳华道,“铮儿这孩子从小脾气秉性就怪异,渐渐长大,脾气性子便暴露无遗,不但不收敛克制,愈发霸道。”话落,见谢芳华低着头规矩地站着,她蓦地笑了,“你知道昨日他跑去找我时说了什么吗?”

...

小泉子悄悄走到跟前,,“皇上,您若是累了,就回寝殿休息一下吧。这些日子,您一直没曾休息。依奴才看,再这样下去,您快比李大人还要瘦了。”

李沐清瞥了他一眼,“虽然是黄金打造的椅子,但是夜夜坐到三更。你觉得皇上真好?”

“什么线索?”秦钰立即问。

“嗯?”秦钰一愣。

“谢氏米粮很缺钱吗?”谢芳华偏头看着他,径自天真地道,“天下谁人家的人都可以说缺钱,谢氏米粮若是说出去缺钱,你就不怕被人笑话?两顿鱼而已,怎么就能吃光你的银子?云澜哥哥,别告诉我你是守财奴小气的很。”

院落内的仆从极少,除了一名守门人外,一

谢云澜摇头,“不是从胭脂楼给你带来了两名婢女吗?有什么事情,你让她们来喊我。”

春花、秋月看着谢芳华,低声道,“今日云澜公子纵容你挽着他以及荡秋千背着您时,他身边的小童似乎极其难以置信,分外惊骇的。看来,云澜公子身上定然有什么隐情。”

秦钰点头,摆摆手。

小泉子立即小心地陪笑,“如今不是多事之秋吗皇上也不敢行将差错一步,处处小心谨慎,以免愧对列祖列宗。”

“你别告诉我你没发现”谢芳华没好气地看着他。

郑轶还被刚刚秦铮那句话噎得喘不上气来,没说话。

英亲王妃带着春兰进了内室。

英亲王妃顿时看向外面。

春兰说不出话来。

“爹放心,无碍。”谢芳华摇摇头。

百姓们好奇地探寻着风声,感受着京中霎时沉入的紧张气氛,感觉这一场大雨中似乎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而秦钰严令,为了不使京城百姓恐慌,除了城门高挂的许大夫外,其余人,一律不予外散消息。

朝中一下子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年轻而有朝气的官员使得朝中风气霎时一新。

信中仅有简短的一句话,“可还记得我栽的那个跟头被你救了。”

秦钰紧紧抿起唇角,“你决定了非出京不可”

“我说能就能,大不了计划一切搁置。”

以后就陪着他,生死相依,生就生在一处,死就死在一处。

掌柜的连连道好,一边指挥伙计往出拿东西,一边笑呵呵地道,“二公子,您今日怎么有空和芳华小姐一起过来了?您和芳华小姐一来,咱们这小店真是蓬荜生辉。”

“哎呦,三位真是识货的人,这是这簪钗里面最好的,巧手师傅为了一对钗,打了半年之久。这是今日早上刚刚拿过来的,本来我想收着不卖的,还没来得及往起收呢。”掌柜的立即小心翼翼地将那只钗拿了出来。

    谢云澜本来低着头无力地被吊在刑具上,此时听到动静,猛地抬起头向谢芳华看来,眸中有着一瞬间的讶异,似乎没想到她竟然真进来了。

    谢芳华闻言抿唇,“

    谢云澜闭上眼睛,默不作声,周身上下有一种自我厌弃的情绪。

不多时,听言端着饭菜进来,见她支着额头靠在椅子上喝水,顿时笑了,“听音,你这样靠在椅子上的模样真是像极了公子,怪不得公子见了你就喜欢得不行。”

金燕叹了口气,“稍后我问问芳华,兴许她能知道。”

谢芳华点头,有人将清水打来,她动手要帮李如碧清洗。

李如碧摇摇头,“哥,我不想治了,治不好,不如不治。”

右相见此,点了点头,示意右相夫人跟她出去。

英亲王妃话落,秦钰已经来到了右相近前,听见英亲王妃的话,问道,“太医还没来?”

太医拎着药箱,气喘吁吁跑来,满头大汗,冲进屋后,连忙跪下,“老臣给皇上请安!”

英亲王妃抹了眼角的眼泪,对她道,“李延去了,夫人请保重。”

这么多年,他是不爱他,可是她不爱他吗?

金燕拉着谢芳华坐下,看着她,压低声音询问,“芳华妹妹,你想必已经猜到我叫你来这里的目的了”

谢芳华看她片刻,低声感慨,“秦钰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谢芳华见她决心已定,再劝看来也是无用,便将秦钰、秦铮与她三人暗中铲除北齐在南秦的暗桩,以及谢氏暗探查出的名单里隐晦地牵引了荥阳郑氏之事说了。

谢芳华慢慢地放下手,低声道,“那好,我不拦你,你去吧。”

谢芳华看着她身影走远,烈日打在她的身上,她后背挺得笔直,脚步稳重,一步一步,隐隐透出骨子里的决心和坚毅。直到她走得没了影,她才收回视线,没急着离开,慢慢地坐下身。

“芳华的易容术有精妙之处,若是她亲手易容,不会被发现reads;邪少,非诚勿扰。”言宸看着谢芳华,等她决定,“你若是同意,现在就要赶紧找一个人来易容成你。”

“既然如此,我也陪你进宫。”谢林溪道。

“进宫待嫁就进宫待嫁吧这是皇上给忠勇侯府的荣耀,忠勇侯府怎么也不能不识抬举抗旨不尊。”谢芳华无所谓地道,“更何况,还以着奖赏秦铮的名义,连推脱的理由都没有。”

r />????“这么说,你是要进宫待嫁了”忠勇侯府捋着胡须,看着谢芳华,“你就不怕出差错”

“等我能顺利大婚后,先给你娶一个。”谢芳华道。

“你若是能顺利大婚,我就由得你帮我娶一个。”谢墨含也笑起来。

“云澜哥哥,有一样东西,我得给你。”谢芳华沉默片刻,看着他道。

谢云澜愣了一下,点点头。

谢芳华走到内室,从床头暗格取出谢氏米粮老夫人离开后,那个妇人给她的事物。然后拿到画堂,推到谢云澜的面前。

“这是什么”谢云澜只见是一个织锦缝制的袋子,袋子的口紧紧地缝着,疑惑地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