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幼稚

墨忆九-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564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8章:幡然悔悟

墨忆九 25640

故而许了称作了车辇,带足了仪仗,离开了太皇天,就去了玉鼎天拜望另外一位老师。

龙晓晓动了动肩头,挣开他的手,忍着没发作,笑着说:“真不好意思,我还有很多事要做,这一杯喝下去我可能就得躺下休息了,但婚礼不能缺人张罗啊。”

许炎的话,实际上是敲醒了尤歌的头脑,让她首次这么勇敢地面对内心的想法。在她走向容析元身边时,她挽着他的手,静静凝视着他的眼睛,轻颤着声音说:“我决定了,公司还是由你当老板更适合。”

“唔唔唔……”尤歌在他肩膀上捶打,只不过这点力气根本只能算是“雨点”。

要昏了要晕了,脑子成浆糊了……尤歌在那仅有的一丝清醒下,弱弱的挣扎。

她绵软的声音击中他的心脏,他揽着她的腰肢,含糊的低语:“我一直都很无赖,你又不是现在才知道……”

“你们正在找的人,在我这里。”

容析元凑在她耳边说:“我不灌你喝酒,你自己想喝才喝,怎么样?”

“行,我不跟你废话,你出去,有什么事,以后再说。”许炎再次赶人,表情黑沉沉的。

“郑皓月,你想想,假如换药这件事被宝瑞集团的人知道,又会是什么反应呢?”

霍骏琰也不慌,继续说道:“十五年前的一天,尤兆龙和他的老婆,带着9岁的女儿去郊外,路上遭遇车祸,只有这个小女孩儿才幸存了下来,而她的父母都不幸遇难,但是,车祸并非偶然,是有人蓄意而为,目的是为了要车里人的命。根据尤兆龙的女儿回忆,她在昏迷之前听到枪声,就是凶手想要将她也杀害,但却被同伙阻止,只因为那个人说自己也有个那么大得到女儿,不忍对她下手,所以她侥幸活了下来。她就是尤兆龙的亲生女儿,尤歌。”

但是,纸包不住火,黑珍珠的事,还是被股东们知道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聚集在公司总部会议室里。

而苏慕冉却有点窝火,许炎这家伙,冷不丁冒出个电话说让她二十分钟赶到,可如果路上堵车呢?他就不能多等一会儿么,还过时不候,太傲娇了!

像这样的情况,很多家庭里都会想着去惯着孩子,既然孩子不喜欢吃,那就算了。

合成钻的成色与工艺都十分接近天然钻石,可以达到肉眼难以辨别的程度,所以即使是有经验的消费者,但凭“看”,不一定能区别出来。所以,有专家的专业鉴别,才能让消费者更有信心。

还有些没走的人在等着看那个贵妇会怎么下台。

可是他们以为的常规,被容析元打破了,以为万无一失的算计,最终被容析元轻易而举化解。

尤歌心脏好似要从胸口蹦出来了,望着手术室门口那盏红灯,清晰的心痛,侵蚀着全身每个细胞。

这隐情,容析元早就知晓,只不过他不会当面揭穿唐副市长,他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容析元是个有洁癖的男人,养狗也能看出来的,他为狗狗们请的两个保姆每天都会将狗狗打理得干干净净,时常都会带狗狗们检查身体,该打的疫苗可一个都没少。这样,狗狗们可是比别家的都要健康呢,尤歌和狗狗在一起也不用担心会影响到健康。

这一刹那,尤歌彻底呆住了,脑子一片空白,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只看着何碧翎可怜巴巴地靠在容析元怀里大哭,而容析元却用一种愠怒和不解的目光看着她,好像她干了一件无可容忍的事。

“我有没有种,你还不清楚吗?”容析元低沉的声音里含着一丝她熟悉的*之色,俊脸上轻轻勾起的唇角溢出**的味道。

容析元感受到尤歌的反抗,心里也是窝火,嘴巴变了方向,一口咬着她的脖子……

尤歌嘟着小嘴,满是狐疑地望着他,还是没走过去,只是小声嘟哝:“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如果真的很严重,你现在不是该晕过去了吗?”

这纯美的小人儿终于完全属于他了,他知道她从里到外都是干干净净的,这晚的事,虽然是意外,但却又似乎有着某种必然……尤歌既然已经与他之间纠缠不清,对他有着特殊的依赖和情感,那么,孤男寡女相处在一起,这只纯纯的小白兔迟早会被他吃掉的……

他耳边没有了那些熟悉的婴儿哭声和咿咿呀呀的稚嫩的声音,没有女人温柔的呢喃,没有欢笑声,没有了那种触手可及的温馨……一直以来,他好像陷在一个灰色的茧子里,他拼命想要做点什么,可就是无能为力。渐渐的他习惯了那样的环境,现在却感觉不对劲了,怎么那些声音都没有了?他在哪里?

“不要?你确定是不要而不是继续?”许炎嗤笑着,大手一扯,将她的手从衣领上掰开……直到现在他还是觉得她是在装。敢强亲他,怎么会是个纯情的女人?

这恐怕是许炎长这么大,遇到的最倒霉最窘迫最没面子的事了,被个20来岁的姑娘收拾了,这要是传出去,那还得了?

“嗯嗯是啊,我喜欢吃冰激凌,还有巧克力,蛋糕,奶酪……我喜欢吃的太多了。”

眼前的小人儿看起来是那么虚弱,面如死灰,还有她手背上插的针头……这些都让许炎想起了曾经为尤歌治疗脑伤的时候,她曾受的那些罪和苦。

尤歌赶紧地往客厅走,远远就听到何碧翎的声音在说……

还有他们说她是傻子,这深深地伤害到了她的自尊心,更不想待下去了。

尤歌愣了愣,皱巴巴的小脸突然绽放出笑容,欢呼着钻进了容析元怀里。

总之,这一锅粥挺奢侈的,可是那味道闻着都能让人食欲大增,太诱人了。平时虽然家里吃得都挺好,但像这样炖个大补汤的时候,还是第一次,就连翎姐以前在这里养伤也没一下子在一锅汤里加这么多名贵的食材。

大约半小时后,沈兆以及另外两个保镖一起将容析元和尤歌接走,目的地是容家。

容老爷子的脸都绿了,其他的人更是无法接受,家中一向注重礼仪,新媳妇进门,居然只是问声好就完事?就跟容析元一样的不把大家放在眼里吧!

唐虞梅被送去医院抢救,尤歌一群人开着车也赶去了医院,许炎却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只跟尤歌打个招呼就走掉。

容析元也好不到哪里去,抱着尤歌,他时不时在颤抖,只因这幸福来得太猛烈,仿佛在做梦,让人怀疑这是不是真的?

命运太捉弄人,她和他,注定这辈子都难以清账了。

又是新游戏?尤歌的脸蛋更加红了,就知道这男人一肚子坏水儿!什么新游戏,准不是好事儿!

尤歌一阵无语,往他胸口捶了一拳,娇嗔地说:“你就只知道折腾我,下次不准再想什么新花招了。”

由于有了前期的繁琐工作,今天就显得很干脆了。泰华的人拿到两份件之后就出了办公室,私下开小会去了,等一下就会返回会议室告知结果。

这是很稀罕的事,他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那种深沉内敛型,现在居然失神?他在想什么呢?

可说到底,尤歌还不至于百分百相信照片的真实性,她始终会抱着三分怀疑的态度来看到。真相如何,她会自己去发掘,只有等证实之后,她才知道该怎么做。

许炎现在才知道,原来尤歌不是对他从未动心,是有过动心的时刻,但天意弄人,那时候尤歌决定要回隆青市,让容析元见见孩子,可没想到容析元遭遇枪击,成了植物人,又一次地唤醒了尤歌心底的爱意。

唐虞梅重新叫人来贴墙纸,工人正在忙活,容析元还不停在旁边吆喝,说如果贴上去还是觉得不好看,那他们又要重新贴。

佟槿清润的声音在安静的空气里发酵着一种异常悦耳的音调,看他说话时比手划脚的样子很可爱又有点滑稽。

她会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除了上课之外,她可以每天都给许炎送午饭来。啧啧,这真是一往情深啊!

这一次,容老爷子没有发火,竟是合上了资料,锁入保险柜里,然后上chuang。

然而现实就是如此残酷不堪,当尤歌将整个身心都交付与他,对他依赖,对他奉献出最纯洁的赤诚,当她内心开始渴望这个男人能永远陪伴身边时,他就像一阵风似的飘走,他所有的温柔都仿佛幻觉似的,究竟是不是真的出现过?是梦是真?

尤歌又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只有忠实的香香会陪在她身边,还有那只披着玩具熊外衣的机器人。

这男人生得五官精致,脸庞光洁白皙但却不带脂粉气,是真正的养眼而非只是第一眼帅哥。乌黑的中长发茂密柔亮,略细的双眉之下是一双多情的桃花眼,足以让女人轻易*。他穿着白色衬衣,

郑皓月今天吃在外边吃了饭才回家来的,洗完澡,穿着睡袍下楼,还不忘将门关好,免得那只狗又跑进她房间了。

“尤歌,别以为你当了董事长就了不起,宝瑞这潭水很深,你什么都不懂,凭什么以为你以后就没有需要求我的时候?现在对我客气点,将来等你有求于我,大家也免得尴尬。”郑皓月倨傲的笑容里含着她惯有的优越感,这女人也不知道脑子是怎么长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