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幼稚

墨忆九-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564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章:神焰

墨忆九 25640

方才虽然有惊喜,可现在却越来越怒,后怕呀,若不是方继藩等人当机立断,自己就完了,指不定现在已被鞑靼人裹挟到了大漠深处,到时,真是生不如死。

想当初,就在他还是青年时期,成为举人的他,就曾孑身一人,前往边镇游历。

弘治皇帝也为此有些伤脑筋:“还是如以往一样,安置鞑靼军民,挖掘矿产,令他们圈养牛羊?诸卿,今日,大明已至盛极之势,越是如此,朕越是担忧哪,朕站的越高,越觉得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这马上得来的天下容易,可要下马治天下,方才是最难的事。内阁……拟出一个章程来吧,拟定章程之前,先进行廷议,此后,进行部议,待拟定好章程,送至朕这里来。”

只怕这个时候……一场新的土木堡之变,又重演了。

弘治皇帝这才道:“宣他们进来。”

礼部尚书张升亦是眉飞色舞,高兴啊。

外头的宦官听罢,自是退开了。

弘治皇帝背着手:“既如此,萧敬,先将王守仁拿下。”

王守仁叹了口气:“国小而不处卑,力少而不畏强,无礼而侮大邻,贪愎而拙交者,可亡也!”

方继藩取出了蛤蟆镜,戴在了脸上,拨浪鼓似得摇头:“没有,萧公公不要误会,我们只是在谈盟誓的安排,萧公公,赶紧吧,时间不多了,我方继藩是知晓轻重的人,这个时候还来害你,那还算是人吗?现在我们都是一根线上的蚂蚱,理应同舟共济才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若还生出嫌隙,到时,可就不好收场了。”

说着,他轻描淡写的到了案牍边,这案牍上,是一副茶盏。

方继藩率大同文武来迎驾。

方继藩摇头,压低了声音:“你只有一条命,怎么能把罪责揽在自己身上呢,这是太子的主意,反正陛下也宰不了太子,你一口咬死了,是太子殿下让你干的。”

朱厚照一把提起方继藩的衣襟:“你想说什么?”

朱厚照笑嘻嘻的打量着他,忍不住拍手:“好,好的很。”

求月票。弘治皇帝说罢,却是抿了口茶:“不过……时候还早,那些诸部的首领,还不懂规矩,朕会下旨礼部,先派礼官,让他们学一学。”

当然,他们也有所疑虑。

陛下拍不死你。

现在这些人居然合伙起来,跑来觐见皇帝,再加上鞑靼部,朵颜部,这关外的所有力量,想来……都跑到了大同。

“我……”王不仕道:“府中的账目,你是看过了的吧?”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奇才,历史上的朱厚照,自幼就对语言有兴趣,能说西域、回回、鞑靼、乌斯藏、朝鲜等语言,连梵语都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是真事儿。

方继藩规规矩矩地道:“儿臣一向有分寸的。”

“好,好看。”宦官忙是道。

…………

人们听到了动静,纷纷呼啦啦的出来。

这些商贾的心理,和士绅们的心情又是不同的。

虽然大明不知其底细,可是……既能股票上市,就足以见其深厚的背景。

王不仕颔首点头。

方继藩道:“正是此人,此人骨骼清奇,实是万中无一的……那个那个……”

弘治皇帝心里想着,却是小心翼翼的将墨镜,在自己的眼上一戴。

方继藩笑嘻嘻地道:“谁说儿臣不戴。”

他们没见过这个啊。

呀,这么黑的镜子,王学士竟看得见?

其他几个,被弘治皇帝召开的大臣,个个瞠目结舌,惊呆了。

一旁的萧敬忙点头。

却是邓健气喘吁吁的来。

这些商贾若是学了士绅,不去扩大生产,不将银子拿出来消费,最后,他们只会变成另一群的士绅,银子是需要流动的,不流动,无数人就没有了生计,朝廷的新政,也就收不到足够的税赋。

弘治皇帝方才,在刹那之间,竟曾想到,自己是不是该下一道安商的诏书,又或者是……责令内阁,弄出一点什么措施。

幸好方继藩立即回过神来,朝弘治皇帝娓娓说道:“陛下,儿臣并没有诽谤太祖高皇帝。”

不只如此,在朱厚照上奏的奏疏里,竟还请求自己,内帑拨一笔银子,作为商行的启动资金。

朱厚照来劲了:“说来说去,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咱们的列祖列宗,也就是太祖高皇帝……”

在大明其他的州府,钱粮的数目并不复杂,因为其经济比较原始,而地方官呢,只需问一问,大致心里有个数,也就成了。

弘治皇帝便瞪了二人一眼,旋即,他沉吟起来:“奏疏中所言,不无道理,这些年,朝廷为了下西洋,投入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再不能重蹈新津覆辙了。这战略保障局,就效锦衣卫吧。谁来领头的好。”

众人点头。

众人精神一震,依旧冲杀。

所设的站点,也需进行调研。

现在,几乎所有的商贾们,都疯了似得,开始计算王不仕的财富了。

可对许多商贾而言,这王不仕,简直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王不仕冒着腰,上了其中一辆马车,这五辆马车真正厉害之处,还不只如此,五匹马,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的体型,同样的毛发,五辆车,也几乎没有任何的分别……这……得花多少银子啊。

那念诗的人,不及念完诗,顿时打起精神,众人呼啦啦的朝着那大篷马车蜂拥而去。

王不仕:“……”

因为他自以为,自己掌握了主动权,可转眼之间,这主动权,就落在了方继藩的手里,自己又好似,成了方继藩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弘治皇帝道:“既如此,朕明白了,卿家且先告退。”

陛下从前做啥事,都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现在,可大气的多了。

有这闲心,不如读读书,养养神。

“老夫……老夫也去……”

毕竟,大爷我可是分分钟多少两银子的人,人一下子开始膨胀了,不将小钱放在眼里了。

干爷爷疯了啊。

这个时候,方继藩提出建立西厂。

你王不仕,轻而易举,就能拿出三百万两银子?朕的内帑里,有多少银子来着?

方继藩道:“我还有几句话,想和谨儿说。”

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

似乎……也只有刘瑾,既可让他跳,他的身材,又极合适。

“噢。”方继藩和朱厚照乖乖的行了礼,告退而出。

他郑重其事的对贵人道:“阁下,健康与否取决于正邪神明较量的结果。”

外头,传来了靴子声。

一个衣冠楚楚的侍从进来,躬身,行礼:“公爵阁下,您要的人,他来了。”

公爵的血液,又开始凝结了。

欧阳志坐着车,很快就抵达了这里。

刘瑾也跟着来了。

欧阳志像木桩子一般,站在此。

“回恩师的话。”欧阳志气度非凡,这是一种饱经历练的气度:“现在能筹措的税银,只有八十万两。”

保定有银子,想不服气都不成。

这管事,以为梁储会勃然大怒。

他磕头如捣蒜,哀声道:“臣请陛下饶命。”

梁储忙是拜倒:“老臣惭愧的很。”

弘治皇帝也是无言。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弘治皇帝道:“若非此女心灵手巧,学来了医术,只怕太皇太后,便要崩了,这就是你退婚的理由,圣人之书,在朕看来,你是白读了,似你这般,禽兽不如的东西,也敢自称自己是圣人门下,来人,此人无德,革去他的功名,永不叙用!”

可是,举人的功名没了,甚至……这永不叙用,就意味着,自己一辈子不允许参加科举,自己…………完了。

凡事都有第一次。

梁储身子颤抖,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梁如莹随身带着一本小簿子,随时将方继藩的话,记下来。

方继藩微笑,翘着脚,掸了掸袖上的灰尘,淡淡道:“以后不要这么耿直,会吃亏的,有些事,心里知道就好,别说出来,不然,总会有某些狗一样的小人生出妒忌之心。”

倘若这一次,皇帝将敕封收回,然后来一句,朕逗你玩的,那么……往后,谁还相信圣旨呢?

弘治皇帝接着叹道:“刘卿家、李卿家、谢卿家,你们也这样认为吗?”

方继藩想了想,很认真的道:“因为他们怕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