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幼稚

墨忆九-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564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1章:白蚁争穴

墨忆九 25640

好家伙……

方继藩一向信奉教育的力量,将某一些较为聪明的人,选来西山,对他们进行一些教育,并不是坏事。

可是……

心里疼的厉害。

朱厚照正跪在地上,傻乐着。

“是啊,陛下,老臣见那诸部的首领,个个战战兢兢,他们对陛下,是真正佩服到了五体投地的地步,所谓恩威并重,陛下亲往大漠,乃是恩,诛杀不臣,既为威……还有那些首领带来的护卫,见陛下犹有神助,都吓得脚软了,在天坛之下,都跪了,陛下上了车驾,他们口里还在絮絮叨叨,念诵着万岁。”

陛下还会发光呀?

朱厚照心平气和的道:“扶父皇起来,父皇要揍我。”

到时,天下人怎么看待自己呢。

说着,他气定神闲,朝‘皇帝’走去。

此时,突兀的匕首,在‘皇帝’的身前虚晃,可接下来的话,却不是对着‘皇帝’说的。

突兀竟觉得自己背脊发凉。

那是一张何等可怕的脸啊。

今日……他们终于明白,为何这大明总是隔三差五的吊打大漠了。

看着床榻,有点懵逼。

可他哪里敢怠慢,这既是陛下的意思,自己还能说什么,道了一声是,便带着随行的礼官退避。

群臣们,纷纷至阶下。

去你大爷的方继藩……

此后,察阿安塔塔尔部彻底归顺铁木真,在蒙元被驱逐出关之后,他们与其他的部族一样,又成为了鞑靼部的附庸。

方继藩道:“根据情报,大漠诸部之中,有人妄图对陛下不利,可陛下执意要会盟,太子殿下,为了陛下的安危,这才除此下策,让人取代陛下前去会盟,太子殿下这样做,也是一片孝心,这是为了以防万一,防范于未然。而现在,无论如何,陛下已经被药翻了,可现在,在这行在之外,群臣都在候着陛下,而在这大同关外,各部的首领,也都恭候陛下大驾,天下的军民百姓,无不在等会盟的消息。萧公公,你说,这个时候,你出去告诉他们,这盟誓,不得不停止,若是陛下醒来,你以为陛下会高兴吗?陛下若知道……也未必会感激萧公公吧。”

作为历史上的圣人,怎么会没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这涉及到了千千万万人的生计,用你们读书人的话,叫做关系社稷苍生。”朱厚照在旁添油加醋。

“哈哈哈哈……”弘治皇帝大感宽慰,难得父子之间,说这么一番体己的话,没有反目争吵,也不见朱厚照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这令他龙颜大悦,弘治皇帝拍了拍朱厚照的肩:“这才像话嘛,来,来,来,和朕同车辇,朕想听一听,你对大漠诸部的看法。”

弘治皇帝说罢,像是办完了一桩大事,轻松起来。

殿中张升道:“这没有问题,现在礼部还在查看古籍,想来,三五日之内,会有草拟的章程。”

这几乎是历史上,中原王朝最巅峰的时刻。

弘治皇帝似乎也为此得意,他叹了口气道:“朕自知,中原强盛之时,他们自要内附,乖乖臣服,可一旦中原衰弱,这所谓的天可汗三字,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朕得此奏,引唐人前车之鉴,反而更是如履薄冰,忧心如焚了。这大漠的治理,朕一直托付给卿家,现在得诸部推举,对朕如此俯首帖耳,你方继藩,也是大功一件!”

不见就不见,我王不仕,也是有脾气的。

不过……似乎……他感受到了一种安全感。

事实上大家本来也看不出他什么表情。

这家伙生生的培养出了一个庞然巨兽,这个巨兽看似无害,可它若是想要杀人诛心,却是无形的。

王不仕照旧去当值,似乎……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方继藩拉着他的袖子:“殿下,正事要紧,有啥事,以后再说。”

…………

刘文善那里,他也询问过很多次。

“人才?”弘治皇帝一愣,看着方继藩。

干爷爷的恩情,赛过咱的亲爷爷。

众人没有犹豫,纷纷取出了鸟铳,紧接着……王文玉道:“他们不知我们的深浅,因而,不敢发出进攻,可是,我们在此,不知地利,白日还好,可一旦夜里,若是土人们袭击我们,就糟糕了。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白日里,吓吓他们,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通州和保定,修建铁路,贯通京师,这三个点再连接上了运河,而运河可以通过水运,直达山东、南直隶,江南……

而等到大家犹豫再三,决定试一试的时候,其实……早已和这巨大的机遇,失之交臂了。

方继藩忍不住想,这话,难道不该是我说的吗?

所谓穷**计、富长良心,想来,就是如此了吧。

方继藩面带微笑,看着王不仕。

王不仕:“……”

在翻阅了一座雪山之后,终于……一片郁郁葱葱的世界,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因而,这铁路局,定是有利可图,因为方家,绝对会对其鼎力支持。这叫什么,这叫立木为信。

“我……我告假去……”

干爷爷疯了啊。

这不是找死吗?

“当然,它的真正职责,却是有别于东厂和锦衣卫。你们也知道,眼下我大明下西洋,既有佛朗机人虎视眈眈,又有诸国蠢蠢欲动,天下诸国,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为了保障航路,清扫我大明扬威四海的障碍,理当在海外,建立分支,刺探军情,尤其是要严防,犹如上一次,佛朗机人袭击新津,或是袭击我登州的情况再一次发生。这些人员,自然是决不能在我两京十三省内活动,不然,难免有所避讳。可在海外,却需有人,四处活动,陛下这些年来,年事已高,身体大不如前,而下西洋,乃是国策,太子殿下,理应为陛下分忧,因而上奏,恳请建立这样的机构,为陛下分忧,有何不可。”

这些股份,统统可以买卖,可以交易……

于是,因为思想和理念的滞后,层出不穷的问题,开始不断的爆发出来。

方继藩在旁劝:“别打,别打嘛,太子殿下何必脾气这么火爆呢,刘瑾这孙儿在保定府花天酒地,那也是工作需要,他吃的又不是殿下的,殿下肉痛个什么?”

刘瑾已经可以确信,大祸临头了。

飞球已升至极高。

刘瑾打哆嗦,任人摆布,努力做出一副冷静的样子:“呀,这是做什么呀,这是要做什么?”

杨彪给他嘴里再塞一根肉干。

而这时候,他的身体已经离开了飞球,往下坠落,他发出了大吼:“啊呀……方才说抽哪一根绳子呀。”

“发出讯号,派人来,搜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毕竟,自己身边,也有经济学的院士,会给自己讲解经济学的原理。

他开始念诵了感谢天主之类的话。

他没有想到,那销声匿迹的舰队,果然被明帝国摧毁。

谷大用那些人,成日在太子殿下面前,搬弄是非,说刘瑾在外头的风光。

现在大明的铁路,不过是新城和旧城这一小段,对于地方州府而言,不具有任何的效仿性,可一旦保定、通州贯通京师的铁路修了,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支探险队之中,有两千多人,其中大多数,否是奴儿干都司抽调的精兵强将。

朱秀荣点头。

自己的女儿,竟当真有这样的本事,是了,我梁储的女儿,当然非同一般。

一般有人敢在御前,说这样的话,弘治皇帝,早就将这人的脑浆都打出来了。

弘治皇帝咳嗽,忙是制止方继藩继续胡说下去:“这女医院,足堪大任,朕左思右想,她们既如男子一般的当值,为宫中效命,理所当然,应予以同样的对待,朕……不能薄待了她们,就遵照传奉官的旧例吧,授予女医们官职,给予差俸,内帑拨发出钱粮来,按其品级以及官职,发放俸禄。”

这是一封中旨。

原来……昨夜太皇太后生命垂危。

刘文华顿时身如筛糠,竟是恐惧起来。

他指望自己的叔父,为自己说一句话。

梁储身子颤抖,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可问题在于,祖宗之制,又和大明的体制,发生了巨大的冲突。

祖宗们的意思,朕也没有办法啊,既然是祖宗们的意思,自然,也就没有违反祖宗之法了。

他一路上,忍不住道:“就这么一点小事,你看看他们,扭扭捏捏,扣扣索索的,犹如妇人一般。还有这钦天监……他们若是……”

这算是真正的死而复生了。

张皇后认真瞅了粱如莹一眼,见面前的人落落大方,她不由开口说道:“你的医术,真是神乎其技,想不到,你们只在医学院里,读了半年多的书,便已有如此的成就,真是了不起,梁姑娘,你可许了人家吗?”

只是……一个女子,还未出阁,只怕……也不能赐予夫人的尊号,思来想去,这梁如莹未来的夫婿,算是有了天大的运气了,这恩荣,只怕……都要落在他的身上。

“听说……昨夜,太皇太后她老人家……”

弘治皇帝打量了刘文华一眼,很满意的点头:“不错,不错,神采飞扬,青年俊彦,刘卿家在京中待考?”

娘娘这个年龄,突发急症,也是正常。

许多女医………还是有些拿不准。

能救活?

“呀……”一旁的老御医,发出了古怪的声音。

自己这个师祖,是个天大的好人,他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为医,就要有医德。

当初先皇帝在的时候,他这个太子,多艰难哪,还不是本宫时刻陪伴左右,不敢说为他遮风挡雨,可也没少为他筹谋吧。

“就是那一幅靠南墙的……”

萧敬道:“陛下,宫里还有女医呢!”

她又忙将那团揉成一团的纸捡起来,慌忙放到烛火里点燃了,等那团纸升腾起了火焰,这时,她的门被人闯开了。

临行的这一日。

她们不敢揭开车帘来,因而,只能闷在车厢里。

在西山时,学堂里不准他们靠近,到时入了宫,从此之后,就更难相见了。

朱厚照很快发现,自己被嫌弃了。

方继藩一挥手:“滚!”

弘治皇帝显得有些恼火,因为这球经里,都是骂声一片,哪怕是锦衣卫的奏报,也大抵都是如何。

弘治皇帝淡淡道:“少啰嗦,去兑换吧。”

弘治皇帝穿着常服,被几个常服的护卫拥簇着,寻了个椅子,坐着,看着那球场里,许多的少年大汗淋漓的奔跑。

弘治皇帝道:“足球的本质,在于协作,倭人少年,进退有据,赢了,也不稀罕。”

弘治皇帝道:“他们只是……体力好罢了。”

嗯?

身边,许多文武勋臣,个个低垂着头。

无数的记忆,犹如走马灯似得,涌入自己的心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