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第104章:张敞画眉

阳光在线正网app 作者: 欢乐凌水

辛苦跟踪的刘建,见滕青山盯着他,心底不由一颤:“这滕青山,还真够小心的。老远就发现老子了!现在怎么办?”仅仅一瞬间,刘建脑海中便有了想法,他脸上『露』出笑容,大步地朝滕青山赶过来:“滕兄弟!你可是让我追的够辛苦的。”

……

清晨。

防御程度却比寒铁重甲更高一筹,关节上保护更好!

滕青山跟在诸葛元洪身后,不断前进。

待得滕青山回到住处,刚冲洗了一下,换了衣服,就被滕青虎、诸葛云、小雨、诸葛青几人拉着出去好好吃上一顿了。这几人在揽月楼边吃边聊,花了足足一个半时辰,到了天『色』完全黑了下来,这才一路笑声走回归元宗。

“我给你一个统领位置,你要不要当?”诸葛元洪微笑着说道。

“我?宗内能同意吗?”滕青山不相信。

这二十多天来,并非没有武者进入地底搜索。那些来地底,特别是进入隧道中搜索,碰到这赤鳞兽的武者们,都成为了赤鳞兽的腹中餐!它刚刚完成蜕变,鳞甲完全变成赤红。实力大大提升。

“咻!”

“蓬!”

“哈哈,吃饭,吃饭。”滕青山哈哈一笑,也不想和这关绿斗嘴。

关绿一窒。

“像那先天强者‘司马庆’,先天真元的爆发威力,大概接近二十万斤。”滕青山还清晰记得前些日子那一战,“我只是内劲瞬间提高六万斤巨力,就令他重创了。当然……这也跟司马庆本身较弱有关!”

“根据司马庆实力,估计是先天三大境界中第一层次‘虚丹’!而且,这司马庆,是擅长灵活近身战斗以及潜逃的,真正正面厮杀,还差不少。”滕青山猜测,司马庆在先天强者中,应该也属于垫底人物。

蓬!

滕青山不是傻子。

“‘鬼狐’司马庆?”滕青山眉头一皱,自己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腿部先天比手臂占据力量优势,大腿骨头天生比手臂骨头要粗!肌肉也要更壮!瞬间能传递爆发出更强力量。当然,控制兵器上,手臂则是比腿部更占优势。

“呼!”滕青山脚下一蹬,大地龟裂开,宛如飞驰的陨石,瞬间划过十余丈距离。

一连窜的,足有十余道刀光,从周围各个方位覆盖过来,一瞬间,这些刀光形成一个半圆形的罩子,滕青山欲要躲闪,可仅仅刚移动了不足一丈,这些刀光就完全将滕青山覆盖了。

轰!轰!轰!

冀鸿整个人被抽得抛飞起,一直飞到远处的岩浆湖岸上。待得落在地上,冀鸿顾不得喜悦,他震惊看着岩浆湖上空的滕青山:“青山!”

也就是说,大概三米长宽的石头上,站着十几个人。那会是什么场景?

“呼!”

一个个啧啧赞叹着。

“呼!”

其他人,只能住在隧道里,或者岩浆河流河岸更远处了。

前面的武者也很多,他们可不愿让位置,这有了矛盾,而前面武者数量众多,谁怕谁?

“呼~~~”

呼!

“呼呼~~~”

“冀鸿!”古世友笑着开口,“我师祖这么出来,那藤曼是你们编织的!嗯……看来,如今知道这黑火灵果在这的,就你归元宗和我青湖岛的!那这就好办了,你归元宗就别跟我们争了,我们青湖岛,事后定会重谢你们。”

“有另外一批人。”关绿怔怔说道。

滕青山他们三人也愣住了!

一丈多厚,足以容一人通过的通道,被滕青山一脚踹开。

随着这精瘦汉子,滕青山他们三人一同步入‘红雾’中,滕青山一靠近就确定,这的确是普通的水蒸气,渐渐的,滕青山听到‘汩汩’,仿佛水煮沸时候的声音,滕青山右手搭在精瘦汉子肩上,一路跟着。

中午时分,关绿带领的人马先回到大营,冀鸿是之后回来。当这两方人马一到,早早赶回来的滕青山,立即请关绿、冀鸿来到大营内,三人秘密商议。

就这样,过了三天。

“就我这实力,得到黑火灵果,也保不住。”乌岱寻找了一会儿,便寻了一座山峰山顶,惬意地躺在一棵大树下,吹着山风,睡午觉了。

黑夜。

关绿皱眉道:“师伯祖,青湖岛、逍遥宫,派出的高手是多,可都是在明里。我最担心的,是暗里的高手!毕竟……现在已经聚集了上万的武者。逍遥宫和青湖岛,也都是过百人而已,谁知道,有没有一些超级强者,隐藏在人群中。”

“跟我走!”滕青山一声令下,立即朝当初那峡谷赶去。

魏苍龙,为铁衣门长老,如今也过百岁了。和冀鸿算是老相识了。

……

“他走的是枪法一路,我会的却是刀法!怎么教他?在枪法上我恐怕还不如他。虽然他现在只是后天,可单纯在意境上,比之我,也差不了太多!我根本无法教他。而且,我已经有了宝贝徒儿!不必再收……杀他?现在杀了他,那诸葛元洪肯定会大怒,甚至于亲自赶到这。如果被他查出,是我杀的,那可就麻烦了。”

“王老哥,你老也是成名数十年了,何不去挑战一番?赢了,你可名扬天下了。”在那银发灰袍老者身侧的一个精瘦汉子笑道。

许多实力一般的武者,闹腾的最厉害,之前他们嘲笑滕青山,现在拼命地夸赞。其实新一期的《地榜》还未出来,根本无法确定,万象门是否真的会将滕青山,列入新一期的《地榜》中。

原本周围观看的上千名武者,见没有人再挑战,一个个也就散开了。那‘雷神刀’吴越看着滕青山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好厉害的枪法,窥一斑而知全身,这个滕青山绝对没拿出最强的枪法……他的确有杀死孟田的实力!此次夺‘黑火灵果’,他是个强劲对手。不过……我的刀法,磨练这么多年,我不信他一个十七岁小家伙能挡得住!”吴越自信的很。

滕青山愈加疑『惑』。

“看那个燕铁,年纪挺小的,《潜龙榜》怕是又要换人了。”

总之,形形『色』『色』的人物,都赶往火焰山。

人想要力量增加,必须不断开发潜力,提高自己。

“对,都统。”杜洪明显比段侯知道的更多,“赤鳞兽,只有在生长有黑火灵果的地方,才能诞生!赤鳞兽生长速度极为惊人,几乎一天一变,每天身体都在逐渐变大,食量也会提升,它喜欢吃肉食。”

历史上,还没人驯服过赤鳞兽,妖兽都是极难驯服的,当然,有极少数妖兽有希望驯服。

而那一次,李家庄的‘李金福’震撼了滕家庄族人,那一柄一百二十二斤狼牙棒,那个暴戾汉子,滕青山至今都记忆深刻。

“哈哈,青山。宗主的意思是,赤鳞兽如果没吃到黑火灵果,就宰杀赤鳞兽,得其鳞甲。如果它能抢到黑火灵果,我们就想方设法,弄到它蜕变时,褪下的黑『色』鳞甲。”冀鸿详细解说道。

云来客栈的小二,还有一些过路歇息的商人、武者,看到这训练有素的骑兵队伍,都有些惊讶。这全身连马匹都罩着重甲,奔腾速度还能这么快,行动一致,这样的骑兵队伍绝非一般家族所能培养出来。

“女人?”

朱崇石捧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两口茶,目光中神光内敛,哪还有一丝醉意:“爹说的对,不能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如果这次没有青山兄弟,我这批货物,怕真的难保全,我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那孟田!如果这笔货物被抢夺……也只剩下范氏兄弟这笔货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朱崇石感叹道,“爹说的对,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得意,当得意时,离失败也就不远了。”刚从海外归来,心中的豪情,就被滕青山的实力给狠狠打击了一下。

这信鸽飞行,根本不需要管下方有江河阻拦、大山阻拦,加上,在这九州大地上,天地灵气孕育下,这信鸽飞行速度同样极快,一些绝顶的信鸽,可以一天就贯穿一州之境。

对一个超级高手,兵器被夺,那可是完败!

段侯,随意躺在屋顶上,翘着二郎腿,晃悠着。

妖兽有智慧!

……

原本月光就很微弱,在峡谷中,更是近乎于漆黑一片。

“这头妖兽应该就生活在火焰山,长期在这,肯定很熟悉。要找到它,怕是有难度。”滕青山定下心来,行进在峡谷中,仔细地观察着峡谷周围,想要寻找到一些踪迹,然而,在这峡谷中,搜寻了许久,将峡谷周围搜寻一个遍,滕青山都没找到那妖兽的踪迹。

“那是一头妖兽!那鳞片绝对是刀枪不入,我看,就是玄铁那些材料打造的铠甲,也远远比不得这妖兽的鳞甲!”武者们在赞叹着。

“闭嘴!”金氏族长连喝道。

“不过那妖兽也被我伤了,以这妖兽的智慧,估计,近期是不敢来金家庄了。”滕青山又说道,这句话令周围金家庄众多族人们脸上都『露』出喜『色』。

“朱兄,咱们损失怎么样?”滕青山询问朱崇石,朱崇石脸上浮现一丝悲哀之『色』:“我麾下的八十名护卫,死去三十六位,重伤十八位。其他的,也大多有着轻伤。也就是说,还能一战的,只剩下二十六人。”

他却不知道。

“那就接我‘血月舞’吧!”一声狂笑,原本飞逃的孟田陡然转身,就是闪电般一记刀法。

“是你找死!”孟田咬牙切齿。

“哭的人很多,就是家里死人,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哭啊。”滕青山也有些惊讶疑『惑』,不过虽然疑『惑』,可是大家赶路,也不会没事找事。继续前进了不足半个时辰,滕青山他们来到了徐阳郡和楚郡边境处的一个客栈中。

云来客栈!

因为,一旦迁徙。

“嗨,咱们这边还算好的。据说啊,在南边蛮荒中,那夜里的蚊子才叫狠呢。有一种毒蚊子,就是咱们武者的手被咬上一口,整条手臂都要麻木!如果多咬上几口,都能被活活毒死!”杜洪感叹道。

“吴老,放心吧,这住客栈不是一次两次了,咱们不会耽误大事的。”其中一个护卫领头人笑着道。

一步入客栈!

……

滕青山眉头一皱,客栈虽然不小,可是这下面就十张桌子。对方占了五张,只剩下五张桌子。黑甲军众人每人穿着重甲,一般四人就要占一张桌子,即使挤挤,都显桌子不够。

滕青山长枪诡异之极,不管杀谁,都只需要一枪!滕青山一口气连杀八人,这八人都是对方中的内劲高手。不过在滕青山的‘如影随形’枪法面前,他们毫无反抗之力。

朱崇石忘记了!

只见滕青山前方的马贼,一个个尽数染血抛飞开去。众多的马贼,好像『潮』水海浪。而滕青山就好像破浪前进的战船!

“大姐说的对,我也心里有些害怕。”另外一名紫衣美『妇』人说道。

滕青山翻身下马,立即有军士来接过战马缰绳。

“刘三老哥。”滕青山脸上『露』出笑容。

“成了都统,青山兄弟你不请客?”

“这点不用说。不过你在外面,可别大意。那徐阳郡可是最『乱』的一郡。”诸葛云也嘱托道。

“嗯。”青雨也看向滕青虎,“表哥,路上多听我哥的!别惹事啊。”

麾下两位百夫长以及两支小队军士,都牵着战马走出了大门。等走出来,滕青山才看清楚,这里停放的摆放货物的货车足足有十车。还有两辆宽敞马车,周围还聚集着近百号人。绝大部分人身上都穿着仿佛蛇鳞一样的护甲。

滕青山心底暗赞,那位财神‘朱童’教育儿子也有手段,这朱崇石谈笑间都让人如同沐浴春风,心里舒坦。滕青山最讨厌遇到那种自认高人一等,将别人呼来喝去的纨绔子弟。

“青山兄弟你有所不知。”朱崇石笑道,“我这次是拖家带口,从海外归来。难不成将家人留在海外,当然得一起回来。”

那些海外小岛,西域小国,根本无法和九州大地上高手们相比。

……

哗哗!

“大当家,大当家!”这精瘦独眼汉子一把推开大门,便大声嚷嚷了起来,“有肥羊啊,大肥羊!”

“我再提醒你一句,我曾给滕青山一本《烈火枪诀》。”诸葛元洪说道。

冀鸿微微躬身。

“他们再厉害就二十三个,咱们有的是法子啊。”那精瘦独眼汉子说道。

“绕道?”朱崇石眉头一皱。

滕青山又从怀里取出一本《烈焰枪决》:“这一本《烈焰枪决》才是宗内赐予我的,实际上,你学了《烈焰枪决》大成后,再学《烈火五式》更好。不过,我也不能违反宗内规定。加上,距离下一轮新人招募,时间太短,让你先学《烈焰枪决》,你将根本来不及学习《烈火五式》。”

那是滕青山前世就是宗师的缘故。

就在这时——“我们回来啦!开门,开门!”那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看守的两名族人一怔,连仔细朝外面看去,此刻战马已经快冲到大门前了:“这是……啊,是青虎,还有青山!快,去开门。”

“胡闹!”滕永凡喝斥道。

滕青山却是心中一动,连道:“爹,娘!其实黑甲军是允许家属住过去的!当然,一般黑甲军军士,住的条件较差。不过百夫长就很不错了。我现在成为都统,应该有一座很不错的宅子给我!你们可以和我一起过去住!小雨也可以过去,以后你们没事也能进入郡城逛逛。”

“新任都统,应该是在咱们五人中选!”田单说道,“论实力,青山他最厉害!论资历经验,老杜最高。不过选都统,那都是宗派定的!是看忠心,最令他们放心的,他们才会选来当都统。”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