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第116章:一览全收

阳光在线正网app 作者: 欢乐凌水

裴淼心弯唇,“你也知道豪哥电话好多,我本来想等他接完电话再一起上去的,结果他电话还没打完就地震了,再然后我们就没有上去,不过你们还好吧!”

裴淼心想了想道:“那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另外我的手机快没电了,如果待会洛佳再打公司的电话找我你先帮我接下,说我稍后再给她回过去。”

等等!

“那,他人呢?”她总归是记得当年那个还在他秘书室里当值的年轻男人。那时候她常有送汤到他的办公室去,其他秘书或冷眼以对,或干脆事不关己,唯有郭一凯,每次看到她来,都是笑嘻嘻的模样,这也让她当时的心情,稍微好上那么一点。

一把拉开车门,曲耀阳快步进去,发动车子向着医院大门的方向,走得头也不回。

“等等。”曲耀阳这时候打断,转身看向身边的裴淼心。

他说:“我也不想一个人吃饭,从明天开始,你每天都为我做饭,我想你跟我一起吃饭。”

夏家那两母女,就像是凭空从这个城市消失了一般。

“是,可是,裴淼心你知道他是怎么对我的吗?你知道耀阳他是怎么对我的吗?这些丑闻爆发的起点都是从那天夜里我无意出现在那间酒吧开始的!原先我也只是觉得奇怪,那些男人怎么会像约好了似的全都出现在那里。可是后来我才终于明白了过来,这一切其实全都是耀阳他安排好的!是他,早就已经查到那些男人的存在,故意在那天夜里将他们约到酒吧里,先打击我的自尊,害我慌张,再一波一波炒起了后来的新闻!”

夏芷柔笑了笑又道:“那时候我最恨的就是猪脚米线,天天吃,顿顿吃,简直油腻得不得了,可是哪曾想到,在监狱里待了这些日子,之前吃过的什么山珍海味我一样都想不起来。还就是这猪脚米线,让我特别怀念。”

“你快算了吧!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没有之前曲臣羽在伦敦帮你一把,要是没有后来他留给你的那些身家,你能有今天?你能坐在这里跟我说你没花过耀阳一毛钱?你能开着只有我才能开的豪车,穿金戴银满身名牌地坐在我面前?我告诉你裴淼心,这些都是你从我身上抢过去的!”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这一下他睁大了眼睛,低头去看自己与她严丝合缝紧紧缠在一起的地方。

“那为什么还是低垂着头,不开心啊?”

浴室的房门在这一刻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也不过须臾,那害她仓皇无措的男人已经旋身,适时躲过她急挥过来的巴掌时,利落掷起搭在沙发一角的衬衫往身上套。

她推开门看他,几个翻找的动作就让她痛了眼睛。

然后她会点头,说:“嗯,芽芽想不想要他回来?”

慢慢将支票推回到曲母的跟前,裴淼心眼也没抬,“给您难堪?曲夫人,就算您当年承认臣羽的身份,却并没有真正地接受过他。而且这么多年以来,您没有尽过一天做母亲、做长辈的责任,更没有关心过他的饮食起居,我不明白,在您面前,这样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究竟需要您怎样的容忍?”

“刚才喝了茶,有点睡不着,如果没有打扰到你的话,我想提前看看这次收购你们公司名下土地的周边环境图。”

他的容颜还是曾经的容颜,可是这么一本正经地说着这些话时,为什么却让她觉得无比的陌生?

“可是你却连说也不说一声,把这个最好的朋友丢在北京,说消失就消失不见。”

“曲太太,听说曲二少刚过世不久你就生下了孩子,可是为了与你真正心爱的男人在一起,所以你狠心将孩子送到国外,这样做,是否你已经做好准备带着曲二少的财产另嫁他人,重新开始你崭新的人生?”

易琛的话没再说下去,眸色里寒光迸现,气势逼人。

沈俊豪点头,“那行,你去打听清楚,来的是男的女的,男的就再找几个姑娘过来,干净的,本地人也行,最重要是漂亮。女的……我看就你都行,到时候做好准备,才能临危不乱,懂吗?”

蒋总忙不迭地笑道:“辣西族,又辣排骨,是挺特别的啊!这里的妹子也辣,不知道还有没有辣肉?啊?哈哈哈!”

夏母冷哼一声,兀自走到一边去挑选自己的东西。

“打住!”苏晓慌忙截断,“我求你了嘞,姐妹儿,你可千万别说什么如果我是个男人你就跟我了什么的,虽然我也承认现在的你确实不错,又美丽又自信还是个专业人士,可是这可怎么办呢?姐妹儿我天生就喜欢男人,而且还得是个帅哥!就算我真有机会当个男人,那也铁定是玻璃,是断背山!所以我求你别再糟蹋我了行吗?我可不想蕾丝边儿,你懂的。”

“谁说……谁说我喜欢的啊!”裴淼心转头瞪大了眼睛望着女儿,却见后者正歪着自己的小脑袋,一副好认真的模样望着曲臣羽。

“你要来挣的就是这种钱?!裴淼心你怎么这么不学好,什么不好做你偏偏要跑来做这行!”曲耀阳简直气怒到不行。

“你要钱我没有给你?!当初摇尾乞怜地从我这里讨赡养费时你不是很理直气壮?!一个人到底要虚荣成什么样子,才会变成你今天这幅模样!”

“不会!”她微笑抬头,又是先前欢快叫他“耀阳”的的样子。

翟俊楠猛然就有些尴尬,一把夺过她拿在手上的电话,直接按了一串号码。

“我也不想明白,但实话跟你说吧,兄弟,现在你俩的情况若是换成我跟晴晴,我才不会管她是不是曾经嫁过人或生过孩子,只要她现在还是一个人,我就有资格同她一起。”

返回卧室里收拾好自己所有的东西。

是的,已经不耐烦。

“你不喜欢吃全素食,不喜欢重复同一种口味,所以我跟随你的口味,每天变幻不同的花样,学习不同的菜式,希望着哪怕只有一次,让你有机会吃到我做的东西我就会特别开心。”

又原来这个所谓的上流社会,从来在乎的就只有自身的利益,才不管谁是不是因谁所伤。

听到他在跟对方约明天见面的时间,她赶忙奔到他的跟前摇头,冲他比了口型道:“你明天的午餐已经有约。”

她仰头看他的时候冲他笑笑,说:“我帮你洗吧!”

苏晓用力拍打着夏芷柔的身体,夏芷柔竟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抬手也回敬了过去。

“心心?”曲耀阳怔然。

“我听桂姐说奶奶吃不下别的东西,就还吃得你熬的白粥,若不然你什么时候有空教教桂姐,让她熬给奶奶吃,这样也省得你大半夜还要过来。”

可是现下他与聂皖瑜到是刚好,这聂皖瑜不论身家还是背景,似乎样样配他都极为妥帖。

面前这个男人,跟他说不到两句话却总要争吵起来的男人,瞧他刚刚都说了些什么?他说他的心脏出了毛病,他说他生不如死还有别的什么。他指责害他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就是她!是因为她,他才会变得这么不正常的。

收拾完行李又收拾屋子,挂断了ailsa的电话,再去看曲耀阳当年送给她的这套房子,漂亮的大平层,号称空中别墅,客厅的阳台望出去就是a市著名的海,无论采光还是交通或是生活配套都是最好的,就像她曾经的他一样,是只消看一眼,你就会全心全意地爱上。

她透过窗玻璃四下去望,果不其然在自助餐厅对面的一条小路街角看到停在那里的深黑色法拉利跑车。

曲婉婉着急去开门锁,可是这卧室的房门一旦被人从外面锁上,那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从里面打开。

她赶忙站起身去推他,“可是我怕!我怕了还不行吗?好了好了,咱们快下楼吧!我独自一人在这屋子里睡了下午,只怕待会爸妈见了肯定要怪罪我的,如果再让其他人晓得你上来也待了半天,肯定又要说我们不知道在上面干什么?”

“也是前几年她学业紧张,她妈又总逼着她学钢琴学社交礼仪,这样那样的压力闹下来,所以她总有不舒服的时候。”

那采购部的主管再是头晕,听到裴淼心的声音也只有打了个酒嗝后才道:“就是原先由易家经营的那个‘y珠宝’。”

只是怔怔地道:“没有。那场争产官司过后小易先生就离开了a市,后来这圈子里的人根本就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不在,公司自然就只有那位姓汤的大易太太撑着,可是裴总监你也晓得做珠宝这一行的,信誉到底有多重要。易家早前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携款潜逃这种事情都发生了,别说是风投,就连同行都没兴趣接手。再然后,就是‘宏科’的曲总站出来,突然收购了这间公司。”

哎呀,这可不好,女儿一下喝了太多酸奶,可不是要拉肚子的征兆。

他有问过她需不需要保姆帮忙,她都只摇了头道喜欢做餐点给全家人吃的感觉。

“行,我不操心就不操心,只是你现在不是怀孕了吗?你当真确定你现在还需要那个东西,万一要是对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利……”

“行行行,可是曲太太我可跟你说了,这次的货保准跟以往的不同,刚好四五个月大,新鲜着呢!你回去以后快点给我打电话确定,你要是不要,我们就先吃了……”

“如果一个人犯了很大的罪行,你会判他多久的无期徒刑?”

“我打你个臭嘴,谁要你多管闲事了!”

几步之遥的距离,那个小小娇娇的身影双腿抱膝跪在那里。

她猛然仰起头来看着苏晓,苏晓却是一脸平静地回望。

“曲家的其他人看不起我们也就罢了,就连你们家随便一个佣人也能拿脸色给我看、取笑我也无所谓,可是今天,我只是臣羽一个人的妻子,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合该就是他的。这是有医院开出来的正规证明的,不信你大可以去问问。”

曲耀阳听着就快要笑出声来,“裴淼心你故意的吧?谁说要到你那去过夜了?”

他看着她,唇畔的冷笑森然,她沉默不过半晌,还是从冰箱里拿出一颗鸡蛋,随意在碗边一碰,对着小锅掰开后再伸筷子进去搅了搅便算完事。

……

“怎么没有关系!”何太太用力扯了她的手臂一把,继续小声,“咱们这几年一直在坚持做卵巢保养,几十万几十万地砸,不就是为了能够永葆青春,让自己的老公不要在外面生二心?可是你看看,你都做了这样久了,你老公有没有碰过你?你看你脸上的皮肤松垮得,一看就是缺少男人滋润造成的,他是不是已经很久没有碰你?”

“淼心,我跟芷柔之间是多年前的承诺,更何况她现在又怀了身孕……”

而另外一边的曲耀阳,此刻的心情竟是无比的阴霾。

“你还说!”曲耀阳扬手就是一拳,直接将陆离打摔在客厅的地毯上。

“我告诉你了,陆离,我现在看你极度不爽!至少是短期之内,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不然不要怪兄弟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这个时间正好是芽芽午睡的时间,他正好借着来看女儿的目的,在她刚哄女儿睡下没有多久而又不忍心叫醒的情况下,在她的客厅里多坐一会。裴淼心一边处理着手头的菜,一边就开始叹息。

两个人牟然一惊,等奔出厨房的时候,果不其然看到一身褴褛的曲子恒,蓬头垢面的模样,正一边吸着鼻子一边泱泱去看曲耀阳道:“大、大哥,我没钱用了,快给我点……”

“姐夫,救我!都是子恒,都是子恒非要逼我在宾馆房间里面吸毒的,我本来好好的都戒了,是他非要来找我……”

两个人开车到附近一间24小时经营的便利店门口,她为他买了速食的三明治和几只关东煮,“我看过了,店里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只剩下这些,你先将就垫垫,等回家我再给你做吃的去。”

可是他对她的温柔和爱好像又回来了。夜半的缠绵,即便不用她主动去勾引,他也能摸索到她身上的每一丝敏感,不把她逼到发疯逼到尖叫他就不罢休。她想大抵是裴淼心同曲臣羽结婚的事情已成定局,让他不得不重新面对现实接受自己。

吴曦媛再不答应也得答应,最恨这群姑娘一个个都是身娇肉贵的主儿,让她们拎着这么多东西在超市门口站着,等着拓已君再把车开下来接,她们一定是不愿意的。

乔榛朗听着他有些撇脚的中就有些懵,“日本人?”

“这是什么东西?”裴淼心有些好奇地将那坠子拎起来到他跟前,“这样一坨一坨的,到底是什么?”

曲婉婉几乎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背过身的当口,他已抓着聂皖瑜扬长而去。

“这车……”

“我不是怀疑他。”裴淼心摇头,“而是人有时候站的位置太高了,很多东西都会身不由己。我知道与‘玉奇’换股的决定是他做出来的,但是身为‘宏科’最大的股东、董事会的主席,他的任何一项决议都必须经由董事会商讨决定,完全不由他个人的意志而改变。曲耀阳决定同我换股,就必然得经过董事会。曦媛你了解‘宏科’的董事会吗?你知道董事会里的那些人都在想些什么吗?”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