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第146章:望风而走

阳光在线正网app 作者: 欢乐凌水

虽然没有仙人仙门,但是这个星球的城池火燎城却是十分繁华,不过,火燎城却是与一般仙界大城不一样,它并没有多么庞大的面积。火燎城整体呈正方形,边长约有百里而已,但是其中的店铺却比比皆是,建筑都也宏伟之极。

当然,他们走的时候,肯定是没有人敢于动那木系宝贝的心思。

四头体型大如山岳般的巨猿,正与那九爪紫金神龙当空激战,旁边还有一只宛如大片红云的凤凰在观战。

裂天镰似乎在发泄,竟是连连发出震吼,浩荡的气势铺天盖地而下,城中的不死生物全部惊颤,而城主府中则飞出了十几位主神级不死强者与一位不死大主神。

出来之后的辰震仙帝有点脸色窘迫,却是瞅了一眼那九魅狐妖,愤愤难平地退开。

易峰先是试着鼓动九系神灵之力,虽然不怎么顺畅,但却是几乎可以调动八成神灵之力,可这些就绝对足够退敌了。

这上品仙剑自然是来自于那妙云宗的金仙后期修士。

易峰干脆地回道:“杀了又如何?”其实,易峰心中还补充了一句:“不仅要杀你这罪孽滔天的侄儿,小爷还要与你算算旧账!”

“因为你们该死,蝼蚁也想娶我,难道不该死吗?”女子似乎自言自语一样。

易峰早就知道,武门等大势力虽然纠结在一起,但未必同心同德。当初在围攻云霄山时,情况特殊,容不得他们不抱团,可现在却不一样了。云空天尊已经陨落许久,虽然云枝再次出现,但云枝毕竟不是云空天尊,神界大势力只要腾出手来,很快就能让云枝万劫不复,故而各大势力之间没有什么共同利益,再难团结一致。

再无疑虑后,易峰便随着魏阳一起向天昌大陆方向飞去。

可负极能量实在是腐蚀性太过强悍,根本不是功力可以化解的,但鬼灵体内毕竟是暗系能量,倒是可以让负极能量的腐蚀性减弱。

天宫在这里剧烈的挣扎着,可惜这里却有一股子属于创世级高手的威压与禁制,死死地将所有进入星球附近的一切困顿。

未多时,又有三道光芒飞出已经塌陷的死山,乃是两女一男。

此时,易峰也没有闲着,一边驱使赤炎灵剑在周身环绕,保护自己,一边紧握斩天剑,开始聚拢天地灵力与星辉之力。

几位弟子听过后,便又乖巧行了一礼,随后才缓缓退了出去。

又走几步,便可见山谷之中有了许多小路,中年修士淡淡一笑,沿着其中一条路缓步而行。别看这山谷看似宁静祥和,实则暗藏杀机,只是这杀机却不是一般修士可以看出来的,纵然是一般神王级高手贸然进来只怕是也要迷失其中,搞不好还有可能永远都不走出去。

整个山谷乃是一个布置得十分精妙的迷幻阵法!

凄厉的鬼啸声,在四下里狂响,浓郁的死气凝为实质,化作翻滚咆哮的魔雾。

本来就是,这血焰魔帝实力暂且搁在一边不提,但是他那份相貌与气质,就不是一般人物可以比拟的,绝对可以引来无数美女竞相折腰。

可那战刀毕竟有灵,而且灵性十足,它被易峰强行压制了那么久,似乎感觉十分屈辱,虽然此时没有主人的能量支持,它依然膨胀起来,就像原本就蕴藏着无限的能量。

待六位幻灵高手凝神抵挡鬼头之际,易峰高举斩天剑,临空而舞,周遭的天地灵气飞速聚拢而来,漫天的星光也一阵大耀,笔直地投射过来。

易峰没有时间与斩天说话,因为其他花妖也长大“嘴巴”向自己扑来,他将那神牌收起后,人便高高飞起,向一边飞速而去。

待易峰以神牌制服花妖后,便飞出了花海,而却又碰到了等候已久的六劫散仙。

易峰可没有心情去称赞六劫散仙对自己的信心,依然用老套路,天火玉净瓶拒敌,而自己却是一边以各种法宝戒备,一边继续向原来行进的方向退去。

整个村镇的上空,阴云缭绕,周遭一片昏暗,唯有已经在半空中的陆长风身上闪现着光芒。此时,只见他一手持剑,一手中握着一张闪着辉光的纸符,口中也是念诵着什么。

这几个三流仙门都是没有仙君的,虽然易峰只有一人,但他们也只能在易峰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因为易峰就算是自己不动手,也有着实力彪悍的鬼头大军。

可此时,易峰与韩烟儿虽然稳定了灵魂之内的翻涌,但还未完全炼化龙魂,根本不能停下来,否则二人势必会同时遭受龙魂反噬,搞不好灵魂就会当即爆开。

这一记横扫速度奇快无比,那妖兽大军前锋的千丈宽全部都是小黑尾鞭的攻击范围,只是一记横扫,便是霎时就将扑上来的几百只有着合体期以上修为的妖兽全部震飞。修为稍弱,肉身品质稍低的妖兽,直接就挂掉跌落在当空中。

“什么代价?还请易公子直言!”龙皇连忙问道。

如此这般,易峰就放心了。

于是,易峰将天火玉净瓶祭了出来,而后使之喷发火焰到那丹炉下面。

来者是人类,但个个都有着帝级后期的实力,他们之前应该不会知道易峰与冷依依在这个星球上,不用想也知道,他们是冲着三位超级神兽而来。

而那圆珠还不断流溢着剑元力,让仙界周围的空间剧烈激荡,居然是将其他的能量全部排挤出去,自动形成了一个剑之领域。

就连斩天对此都十分惊讶,暗自赞叹炼制这把极品仙剑的人手法高明,不用人力去催动就能发出剑之领域,这绝对是一个奇思妙想,想要完成也需要很高的炼器水平。

吉雄这边本来就少一位神王后期巅峰高手,此番又被融城主偷袭致伤一位,少了两位绝对高手的情况下,原本已经被压制的气势,更显低迷。

饶是易峰实力彪悍,面对如此阵容,头皮也是一阵发麻。就算是自己有出窍期的实力,成千条的三头蛇,每只蛇向自己吐一口灵光,都能把自己给秒杀了。

不多时后,果然如斩天所料,在六合吞天阵的强大攻击下,三位死活都难以脱逃出去的超级神兽,却是纷纷选择化为本体,虽然这样他们的体型庞大了许多,但他们的肉身防御却是比在人类状态下要强更多,那些空间裂缝的攻击也奈何不得他们三位。

斩天估计,那帝君应该早就发现了易峰不同寻常之处,而且也应该已经知道至少有一块神牌在易峰手中,此番动手,不为别的,就为易峰手中的神牌。

紧跟着,酒楼完全爆开,数位高手腾空而起,融合城一片大乱,所有修士都将目光集中到半空之中。

只是易峰觉得,自己现在对时空法则的领悟,应该不弱于两位美女主宰的师傅。

“夫君你看,她似乎有点不乐意哟。真不知道她为什么把你的胳膊抱那么紧。”小芙继续反击。五更到,求收藏、推荐……

这一回合比拼,谁都没能占到好处,但是却也没人再敢小视易峰。

众人均是沉默不语,却是将目光再次看向易峰。他们很想大肆发表言语,可惜他们也知道易峰与梦嫣仙子的关系,如今易峰在魔道地位非凡,他们要说话自然有顾忌。

————————————————————

对方的集团式的物理攻击,虽然威势不凡,在易峰二人周围炸响不断,但即便是能够冲到防御罩面前,也只能让防御罩微微涟漪。那魔帝此时已经暴露身份,也没有掩饰面容的必要了,将真容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话语说到此处时,那边支援而来的中期仙帝已经到了,本来末原仙帝是要撤走的,可来到此处的两位中期仙帝见到有血焰这么一位魔修在此,而且还显得毫无忌惮,让两位中期仙帝顿时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血焰魔帝身上。

头颅被削掉,修士是不会当即死亡的,灵魂还未被灭掉不说,仙婴也可以当修士重生,但血焰魔帝却没有留下机会,却是飞快地将那浮现出来欲遁走的仙婴给禁锢住,封印到了一个玉瓶之中。

易峰讶然,转而便恍然大悟——

易峰将诸般法宝收起,随后又落到河水面上,将那龙龟已经碎裂的龟壳也收进了储物戒指。即便是自己不用,拿出去也能卖个好价钱,说不定还能炼出仙甲来。

也就是说,他根本不可能在这里达到主宰级别,也不可能破开那无形的能量的封印。

铁盒子打开了,那修士便在这个山洞开始修炼时空法则,用了近百亿年的时间,也只是领悟了一半不到,而且他之前已经掌握了大部分空间法术与少部分时间法术。

——————————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易峰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那倒霉仙帝的眉心。

“炼化龙魂很简单,毕竟我也是帝级强者,这没有意识的魂力对我而言够不成威胁的。”那仙帝似乎有点得意地说道。

可那仙帝显然不这么认为,说道:“这龙魂给我完全吸收了,我的灵魂境界可以直接到仙帝后期,只要有足够量的仙石,我的实力也可以在短时间内到达仙帝后期,到时候你还怕什么,谁敢来找你麻烦?你大可以在我的保护下慢慢修炼。”

“好,还是我来先来吧!”暗黑祖神挤了下粗重的眉毛说道。

扫过一眼后,易峰就不得不后退几步,洞穴边上的疾风与高温实在太过强盛。

不过,然银甲地龙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魔龙的出现却是给魔龙带来了厄运——

银甲地龙王快要靠近易峰时,小黑便变成原形挡在易峰身前,银甲地龙王也同时止住了前进的驱使,低吼两声。

“雷母是好宝贝吗?”易峰略带期待地问道。

不过,那些小怪物并未让易峰久等,它们似乎对雷母之中的雷霆之力的吸收很快,易峰来到洞穴后不到两天时间,它们就纷纷离开了雷母。

小怪物们发现洞穴里有外人,当即就要围上来,可当它们看到来人是易峰时,刚刚喷出口一半的雷霆却是纷纷都收了回去,就像是如此做会极大浪费一样。

“估计是什么?”易峰连忙追问一句。

这些不同之处,虽然看起来并未有多大影响,但却可以将修炼的结果变得截然不同。

“咦?混沌剑灵!”那修士脸上显出了一丝奇异之色。

接着,下面战斗的正道两道修士都看到,高空之中蓦然浮现出一个直径达数百米的空间黑洞,有些不小心太过靠近的修士,却是直接就被黑洞吞噬进去,不知死活。

斩天剑与那上品仙剑各自倒飞出去,那年轻修士微微有些惊讶。以往的几次战斗中,自己的上品仙剑每次都是无往而不利,凡是敢于如此全力硬拼的法宝,没有一件不当即碎裂的。可是,这次硬拼之后,居然是自己的仙剑明显处在了下风。

第一次试探性地交手,进攻的没有尽全力,防御的也显得十分轻松,两者一副势均力敌的样子。

易峰听此,眉头紧紧蹙起。此时加上血焰魔帝的这块神牌,也只有两块神牌而已,就算是不计麒麟兄弟与沙鼠妖,易峰这边也有五人,还需要一块神牌才行。

“那就去吧,以我们的实力如果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太大危险的。”沙鼠妖现在摸不透易峰的实力,也不敢再想偷袭易峰来取得神牌,无奈之下,即便是再不想冒险,此时也犹豫不得了,除非他想继续留在神园中过煎熬心神的日子。

在易峰看来,如果能够将时间魂珠与空间魂珠融合起来,那么将会让他在时空法则的修炼上取得至关重要的突破。

特别是那位时间主宰,此时看上去依然没有什么太强的功力波动,但她的时间法术,绝对能够让易峰直接定格当场,任由她们处置。

随后,易峰也不再心软了,既然人家都动手了,肯定是难以善了,此时不动手,只怕是直到被杀也不会有辩解的机会,人家也不可能听自己三人辩解。

“不干什么,想找你借几样东西!”沙鼠妖已经撕破脸皮,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那神龙停下了对易峰的追击,扬起庞大的龙头,一对龙目之中精光灿灿,感受到庞大的气势从天而降,它似乎也有点畏惧。

石门没有透露出任何气势波动,没有被加持过禁制阵法,在那总管心腹的记忆之中,这个石门可以直接推开,而在推开之前需要向里面的总管问候一声,得到允许后才可以踏步进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乃是一位背对着石门的黑袍修士,而整个密室里则是十分空荡,似乎只有这么一位黑袍修士存在。

“砰!”

之所以没有走,乃是因为易峰感觉自己在度过天劫后,被大量的仙灵之力灌入体内,使得肉身品质的桎梏有了松动。

很自然地,易峰四人一起向那六爪金龙骨架走了过去。

也正是因为如此,易峰才没有为难这位不死强者,甚至还打算将自己储物腰带中的之前猎取的不死强者的精神力分它一点。

反正自己已经在原来的神界大陆消失,再消失一次也无妨,空间与时间的奥秘对他有着难以抗拒的诱惑,既然这里有异样,他不弄个明白,心中肯定会留下遗憾。

易峰听到这个,心中也少了几分负担,毕竟重新炼制噬魂魔杖也不是非得用黑曜石不可,只是黑曜石的效果会好很多。

而神园居然可以限制天级高手的神念,这也让易峰多少有点意外。

当然,也正是由于这里的环境太过恶劣,不杀别的不死生物,自己就会被杀,才让九幽深渊的强者不断涌现,纵然每千万年都会大大消耗一次,但要不了多久便会再次恢复。强者越强,弱者只能被屠杀,这便是九幽深渊最真实的写照。

当然,还有一些准备自己冒险或对自己实力极其自信的修士,并没有组队前进,而是独自飞走。

“夜前辈,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易峰有些惊讶地对夜统领问道。

“听说过,莫非它们……”易峰陡然醒悟过来。

再向北肯定是不可能了,如此规模的大军,夜统领可没有把握安全带着大家进入还能活着回来。

血焰魔帝拍了拍易峰的肩膀,道:“他若真不顾自己亲人逃走,我们就靠你了,到时候你用你的仙识覆盖全场,只要他有逃走的动作,我们就一起动手。”

而在之前,易峰还曾让斩天去寻觅隐藏那人质的地方,可斩天恁是没有找到。

易峰正在沉吟时,星尘子又说话了。易峰应了一声,星尘子继续道:“现在为师将你逐出师门,你也与我再无干系,你走吧。”说完后,他摆了摆手,闭上了眼睛。

在一棵枫树之下,九魅狐妖伸出了素洁的小手,似乎要接住那随风而落的雪花与枫叶,而她耳垂上挂着的银色吊坠,却是发着叮铃铃的响声,很是清脆。

长长的瓜子脸,尖尖的而且圆润的下巴,白皙如玉的皮肤,如朱笔轻点的桃口,又细又长的柳叶眉,小巧玲珑的琼鼻,一对丹凤明眸中似有一泓秋水闪着温润的波光。

就当那金衣天尊一脸冷笑,当易峰以为自己要为冲动付出惨重代价时,忽然从易峰身体中再次涌出一股子浩荡无匹的领域威势。

而三位神兽同时猜测,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易峰现在不能出手,不敢与三位超级神兽拼斗,怕得不到神牌反误了自己的性命;二则是易峰与冷依依还有一块神牌,没有必要再冒险夺取这块神牌。

跟着没有几天,那笼罩了一条星系的红雾忽然横着向东方移动,也就是向着正道大军的所在位置移动。刘一川此时依然是一副惊恐万分的样子,想要让他出战肯定是不可能了,正道大军只能在那红色雾气的追击下,不断向东退去,没有多久就被赶出了魔道东方星域。正魔双方再次回到了刘一川未出现时的位置,谁都没有再去行动。

高位上的掌门与应成子也知道执法长老的难处,相继立起,纵身飞到比斗场中。

不过,仙界的星球之间,距离比修真界要远很多,易峰仰望长空,虽然也是繁星满天,但总觉得聚集星辰之力比起修真界而言,吃力了很多。

再联想起目前正魔两道吃紧的形式,易峰也能猜出,这批修士必定是正道大军的一部分。方才易峰怕伤到梦嫣仙子,不敢以三色火焰环绕周身防御,此时却是不怕。

不过,他心中的那份感觉,却是怎么都挥之不去。南宫雪琪对易峰的态度,实在令人值得琢磨。如果今日换了是魔尊大人在场,肯定会允了易峰的请求,因为那根本就是两全齐美的事情。除非是易峰与那梦嫣仙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但明显人家两人没有。南宫雪琪那般表现,显得太过幼稚,与她以往的冷静太不相似。

就在鬼妖刚刚落下时,易峰就已经将黯淡无光又毫无灵力波动的斩天剑握在手中。斩天剑乃是神器,而在易峰手中,却也只是个材质坚硬无比的锋利长剑而已。但是,这也恰好将斩天剑的特殊之处被掩盖了。

神禁之中迸发出来的神灵之力,比起易峰的九系神灵之力来,品质差了百倍不止。

在禾儿公主与袁清大婚三个月后,龙皇去找了易峰。

求收藏、推荐……走着走着,在易峰前面出现了一条小河。

“哈哈,二哥,别那么急,这方圆万里之内,根本没有什么修为高强者,我们都做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次还没有失手一次呢。”却是又站出来一位满脸胡茬的天仙来。

大家现在都是蹙着眉头观量着易峰,来来回回地走动着,半晌无语。

此一战,不论结果如何,都会成为最近一段时间神界修士们口中津津乐道的趣事,毕竟此时已经有不少喜欢凑热闹的神界修士到来观战。

不过,虽然黑色果子对金龙精神力在提升,可金龙精神力在冲击玄关时,也会消耗大量的能量。为了配合这次行动,易峰也调动自己的功力轰击玄关,可饶是星辰之力非常高级,但似乎对玄关一点作用都没有,好像只有魂力或精神力才能破开这层禁锢。

虽然渐趋虚无,但却真实存在,而且似乎更加难以揣摩,就像是隐藏起来了一般,只有易峰这个主人才能发现。

——————————————————

那墨蛟被困大阵之中,虽然此时无碍,但也是竭力抵挡,见有人类修士靠近,便煞气汹汹地扑了上去,一副要泄一腔怒火的架势。

没有思量太久,云空天尊将那镇魂神符收了起来,转而对易峰说道:“今天来,一是为了找我的两位徒儿,二则是先让你见一个人。革坦,出来吧!”

不过,这只是易峰的猜测,并不一定就是事实,易峰心中还存在侥幸心理。可那沙鼠妖却更加急躁了,他的耐心几乎被消磨殆尽,此时已经是频频以奇怪的目光观量易峰。而让沙鼠妖惊讶的是,此时的易峰身上时不时透溢出的强悍气息,让他很心悸。

“死则死矣,没有什么好怨愤的,你不是还好好活着吗!”易峰又宽慰一句。

易峰自然是为了成全袁清,确实也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可那又如何?莫说是此时木已成舟,就算是易峰明目张胆地欺诈龙皇,龙皇又能拿易峰如何?

当脚下的六角星芒阵彻底停止流转时,外面的空间裂缝便是瞬即扑了过来,不过在一开始似乎速度没有太快,易峰则是以斩天剑去抵挡。

易峰虽然可以利用传送阵回到修真界,可惜的是,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启动这个传送阵。

今天就三更吧,太累了,大家见谅。跑到外面的事情,易峰不用费心考虑了,因为他已经没有机会跑到外面,那螳螂妖兽已经追到了易峰身后,易峰察觉到了危险当即转身,却是看到那只如利刃般的前爪已经平着向自己削来。

山洞不算宽阔,想要躲闪肯定不行,易峰只得以斩天剑去挡。

这也可以说明,认主关系虽然还在,可似乎这种关系不很牢靠,似乎这把金色小剑有种排斥这种认主关系的迹象。这让易峰很是惶恐,可却依然不知所措。

若是易峰挂掉,那认主关系自然而然地就被解除了。

灵魂溃散,而且不是遭受灵魂攻击而溃散,必定是因为魂力衰弱到了极点,不足以支撑她的生命;而妖婴溃散也不是因为受到攻击,应该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妖婴之中的魂力不够,二是妖婴之中的生命元力不够。

进入山体之中,这应该是唯一的路径了,易峰只是稍稍犹豫了下便闷头钻了进去。

在易峰身上检查一番,梦嫣仙子才稍稍松了口气,因为易峰的伤势虽然在加剧,但小命还在,只是元婴已经开始缓缓消散了。

可以说,此来是谈判的,虽然等于是问责自己,但未必会动手,在没有真正撕破脸皮之前,易峰客气地还是应该的。

易峰就纳闷了,这神君看似要说正事儿,却是只提神界南宫家,委实难以理解。

易峰没有杀他,也进入光幕后,神色凛然地问道:“方才那魔修所言是否属实?”

魔修出现在仙人聚集的地盘腹地,这可是非常不常见的事情。而且,这位魔修还有着帝级中期修为,但一身魔功掩饰得十分严密,一般人根本难以看出他的功力波动痕迹,更不知道他的深浅。据斩天说,莫说是一般仙人,即便是一般的帝君都未必能够看得出来这魔修的底细。

易峰在佩服在魔帝胆识的同时,自然也加了一份小心,而且出了福缘居后,还对末原仙帝发去了提醒的讯息,告诉末原仙帝情况可能有变。

“无妨,有了你方才的帮助,我至少可以坚持几个时辰伤势不会发作!”南宫老怪很是义气地摆了摆手回道。

可流光多了,屋子中的一切都会被毁坏,包括那三张玉桌也难以幸免。

可事到如今,骨龙若是继续拼斗就不明智了,但它却没有离去。骨龙比两位麒麟知道的事情多了一些,它之所以对付易峰等人,不为别的,就为易峰等人身上可能存在的神牌,它知道有了神牌才能离开这个神园,才有可能恢复肉身。四更,求收藏、推荐……

“跑啊,怎么不跑了?”元婴中期修士飞速靠近,口中还忿忿地道。

饶是如此,那大个子怪物偶尔也能够击中易峰,但由于天性畏惧混沌之力,它的攻击似乎有点畏手畏脚,难以完全展开,可却也时不时会实实在在地击中易峰。

让易峰郁闷的是,顶部也不能出去,也是山体,似乎还很坚实。

若是给仙君喝地仙级别的酒水,即便是那酒水再怎么好,仙君也喝不出个味儿来。

易峰不禁将目光瞄向了那个窗户,但却什么也看不到,应该酒楼外面有仙阵防御着。

“这神剑,我看着十分眼熟。”梦嫣仙子说出了一句让剑宗老者也感到意外的话。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