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第17章:垂涎欲滴

阳光在线正网app 作者: 欢乐凌水

    谢云澜揉揉眉心,“这等市井故事,我从来是不看的。怎么会收录?”话落,见她失望,说道,“这样吧!我让先生给去书局给你选两本来。”

大约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一只信鸽飞进了别院,在屋到左相,说左相曾经不是如今这样锋芒毕露狠辣奸猾,翻脸无情谁的面子也不给,爱得罪人。有人说左相这些年,得先皇器重,官坐到左相这个位置,抓权争斗,势大了才与以前不一样了。”

皇上和太后争执不下,满朝文武各有其词。

“孩子们进宫,就如在自己家里一样,老侯爷不必担心。有朕在,谁还能欺负了忠勇侯府的世子和小姐不成?”皇帝哈哈大笑,看向谢墨含和谢芳华,“免礼吧!”

亲爱的们,这个月的月票虽然不会太好啦,但咱们争取别掉下去啊,就靠大家了。么么哒!

“这么多年,谢氏米粮与忠勇侯府虽然看着像是疏远了,但到底是血脉亲族,一旦出现了事情,还是一家人。”皇帝话里有话,“朕听说老侯爷和谢世子都去了谢氏米粮”

谢芳华想着多日不见,皇上没因为四皇子秦钰回京被暗杀,百多年的古桥被炸毁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焦躁心烦震怒,反而如此和悦,心情看起来不错,让她想着天子到底是天子,帝王有着八风不动的本事。当然,除了秦铮能将他气得跳脚掀桌子外,恐怕还没什么大事儿能让他震怒,想起秦铮,便想起了老夫人的话。她收敛心思,淡淡道,“皇上说得是不错,到底同姓一个谢,是一个祖宗繁衍下来的子孙。寻常看着疏远,一旦有事情,还是要靠一家人。不止是谢氏,秦氏也是这样。我听说裕谦王和两位公子快要进京了,带了许多的寿礼,裕谦王虽然远在岭南,多少年不见皇上,但是兄弟情分可没忘了。”

...人世间,九泉下。

郑孝扬站在一旁,看着二人,狭小的机关空间内,昏暗的光线下,他能清楚地看到二人每一个表情reads;。玉指环相贴,二人的血涓涓涌出,被玉指环迅速的吸收。玉指环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张开血盆大口,吞噬着二人的血液灵魂。

他们这样死了,那他呢?

“可是上面……打得开吗?”郑孝扬问。

郑孝扬翻白眼,“小爷比你还有洁癖呢,都不嫌弃你,你还嫌弃我?”

那少年见前面挡了一个比他身量还稍小的少年,立即问,“你是谁?”

玉灼毕竟是自小习武,孙卓虽然也练些骑马射箭的把式,但是不及玉灼,随意,他挥手之下并没有打开他。

谢芳华看着孙卓滚在地上哭的痛苦揪心,想着孙太医就这么死了。她回京后,被秦铮设计困入英亲王府,跟这位太医打的交道最多。他已经一把年纪,据说想要告老还乡,只是宫里皇上病着,一直不放人。没想到他就这样死了。

“除了这些,可还有什么痕迹?”刘岸问。

刘侧妃知道秦浩今日不在府中,而且府中又封锁了消息,自然还不知道英亲王府大门口闹的那一场,只得将过程简述了一遍,尤其是秦铮要挟英亲王写了字据立约重点说了。

“属下觉得,应该是来自皇上和皇后。”窗外人道,“但是似乎也与王妃和咱们一样,蛛丝马迹不曾查到,皇上怕是会对听音姑娘心中会有想法,皇后也是。”

李沐清看着秦铮笑道,“还喝酒?我可听说了,昨日你在忠勇侯府喝得大醉,回来在门口摔了脑子,喝酒伤脑,你不怕?今日还喝?”

谢芳华没听到秦浩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春兰。

大床上,卢雪莹衣衫不整,仅仅能遮蔽身体的衣物成了碎片,几乎可以看出早先何等的被揉虐,未遮蔽的下体正在不停地流血,她已经昏死了过去。

一行人再不理会,向来福楼走去。

秦倾垂下头,丧气地道,“我也知道多余。”话落,摆摆手,“走了。回去睡觉。”

谢芳华点点头。

“我也要跟你去。”金燕立即说。

侍画接收到谢芳华的眼神,立即在她身后大声道,“是我们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听说丽云庵山体滑坡,将整个庵都埋了,上山去看看情况!”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和谢云澜对看一眼,与侍画、侍墨等人跟在其后,一起上山。

谢芳华垂下头,原来如此!爱花如命也是债!

郑孝扬也不说话。

“所以说

秦钰脸色较之昨日看来十分不好,可以说气色极差,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他站起身,“韩大人还在他住的房间。”

秦铮当先走了进去。

秦钰皱眉,“既然被金针刺入,他应该痛呼才是,若是没痛呼,那就是立即死了。可是也应该死在原地,不该是好好地躺在床上,且早上醒来,才被人发现他死了。”

吴权住了嘴。

二人齐齐颔首。

明夫人点头,“芳华,你要小心身体,我到不担心背后之人出手,只是担心再伤了你。”

秦铮听罢后问,“你从哪里得到的”

秦铮站起身,拉起谢芳华,“走了,出宫。”

“是命吗”秦钰问。

“对您来说是没什么好看的,但对我来说,自然不同。”秦铮看着她道,“因为碾碎了我要的情人花。”

英亲王妃点头,走了出去,见春兰守着门口,对她道,“你随我进去。”

她刚走出外间,便“啊”地叫了起来。

“所以,应该不是外面来的高手杀人了。”英亲王妃说着话,打量外面。

英亲王妃一惊,“虫咒之术”

她拿着信纸盯着那句话看了半响,扔进了香炉里。

“那路途中呢再出什么事情呢”秦钰看着她,“你没找到他之前呢到底什么事情,非要你出京证实不是说好交给李沐清和秦铮的吗”

谢芳华立即摇头,“那怎么行如今正是京中肃清平静之时,你还要短期内筹备好一切事情对北齐开战,如今你怎么能离京”

“你做什么”谢芳华恼怒地看着他。

谢芳华揉额头,想着以后她还是不要在秦钰身边待着了,比秦铮还婆妈,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算了。总好过被这么个已经渐渐有了皇上架子和脾气的人管着好。

谢芳华看了一眼,伸手拿起一个翡翠的凤凰奔月簪环,看了片刻,跟着金燕手里的对比一番,对她道,“你手里的这只和我手里的这只雕工相似,但我到觉得这个更好些。凤凰奔月,华而不奢。”

她的声音虽小,虽然对谢芳华附耳,但是却瞒不过耳目聪透的秦铮。

    “对,用我们的。”二人齐齐点头。

    赵柯连忙站起身,将一碗血端到他面前。

谢芳华揉揉额头,孙太医的药里没有睡觉的药份,她也不明白自己怎么睡着了。

昏暗的光线下,翠荷细细打量她的神色,心下艳羡的同时更觉奇怪。一般寻常婢女见到这样的好衣物好首饰,都会露出欣喜的表情,但是她却目光平静,半丝波动也无。仿佛这些东西在她眼里不算什么,更像是司空见惯,受之当然。

最近很多亲们询问万更,说一下,要等入v后,大约是在下个月十多号。具体日期我还没和编辑确定。等确定会通知大家。会员号520小说币什么的可以提前准备了!当然,我是希望看我书的所有亲们都看千字三分钱的正版的,毕竟我的付出希望这样的方式认可。么么哒!

...谢芳华听罢后,不由蹙眉。

荥阳郑氏这一坛深水,如今要曲线迂回除去,丝毫不能惊动,自然要明里宠络着,不能重处。更何况,荥阳郑氏刚与大长公主府结亲,也不应该此时撕破脸,太难看的话,对于江山不利。

右相连连点头,头前引路。

谢芳华对上她默然到冷冽的目光,微微一怔,抬眼看她。

“妹妹听话,诊治的时机也不能错过。”李沐清走上前,对她温声道,“乖。”

秦钰点点头,对英亲王妃和谢芳华道,“大伯母,一起来吧。”

荥阳郑氏的三人一个个愁眉不展,虽然心下焦急,但也未询问郑孝扬被右相府绑在何处。

秦钰抿唇看着他,“朕准大伯母之请来你府上,便是不想你如此,既然大伯母说你为了南秦江山,朕也不是昏君,你何必如此?”

她给了他一个出色的儿子,让他骄傲,承接他右相府的门第,死亦有接班人。

金燕拉着谢芳华坐下,看着她,压低声音询问,“芳华妹妹,你想必已经猜到我叫你来这里的目的了”

谢芳华看着她。

谢芳华看着她,已经说不出话来。

金燕听罢后,面色露出端凝,“怪不得钰表哥面色凝重,原来是这样。”

金燕摇头,“我早已经想好了,虽然事情与我早先想法背道而驰,但也算是殊途同归。”话落,看着她认真地说,“芳华,你不要拦我,人活一世,到底什么是最有意义的事儿,我曾一度想要去死,在丽云庵时,恨不得就那样睡过去算了。后来经历种种,看你和秦铮分分合合,我也想明白了。看着他好,看着他坐拥南秦江山,根基稳固,承载千秋功业,万载盛世,才是我最想看到的。爱情如我,如今已经卑微如尘埃,不要也罢。”

谢芳华点点头,站起身。

小泉子点点头,“半个时辰前,金燕郡主便去了。”

谢芳华颔首。秦钰不是无情无义之人,金燕问了他如此,他若是同意,心又何安

秦钰点了点头。

金燕等在御书房外不远处,见她出来,对她灿然一笑,“我第一次见他对我发怒,就为这个,也是值了。”海棠苑内,谢芳华也已经得到了早朝传出来的消息。

谢云澜叹了口气。

言宸并没有言语,似乎在想着什么。

荣福堂内转眼间就剩下忠勇侯、崔允、秦钰三人。忠勇侯摆上棋,秦钰落座,崔允观棋。

谢墨含满面忧心,“是哥哥无能,没本事,不能护你。我们忠勇侯府只你一个女儿,可是却不能从忠勇侯府出嫁。当年姑姑出嫁,也是从皇宫走的,爷爷便没送上,如今又换做是你”

“你若是能顺利大婚,我就由得你帮我娶一个。”谢墨含也笑起来。

进了里屋,果然见地上摆着一口大箱子。

芳华拿着衣物,走到了屏风后。

秦铮身子沾到炕,舒服地“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作者有话:秦铮是我写至今,五年多时光打磨想驾驭的贴近背景和现实最真实的男主,复杂而灼华。越到后面还有更让大家喜欢的,等着吧……谢谢亲爱的们送的月票,辛苦攒得的最珍贵的月票。么么……

想起昨夜,他几度纠缠,她的脸慢慢地红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