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第77章:偷奸取巧

阳光在线正网app 作者: 欢乐凌水

三转灵丹、聚神丹,确实有这个功效!

杨兴国也不隐瞒,毫不犹豫回答:“兵有了,基层军官也有了,只要配上一些高级军官,那就是近五个主力师的兵力。”

手劲不重,恰好令谢元蔚身子一晃踉跄一步,正好碰到了新嫁娘。

在这一点上,谢明曦和盛鸿倒是不谋而合:“你说得没错。不管何时何地,都得有自保之力。”

谁也不能十全十美样样顶尖。六公主诗书礼乐是弱项,算学棋艺射御却又展露出惊人的天赋。习武天分更是出众。

谢钧立刻更改心意,十分赞成:“说的没错。我谢钧的女儿,就该样样出众。便是习武也一样。”

谢明曦暗暗松口气,平心静气,迎出了帐篷。

盛鸿也是装模作样的高手,亲切热诚地喊了一声顾山长。

俞太后生平还未吃过这等闷亏,越想越是恼火,冷笑着说道:“他这是以为自己翅膀硬了,借着此事和哀家较劲。”

六公主既有意再比,谢明曦自不会退却。很快,第三局对弈开始。

想来,此事早已成了笑话在众人间传开了。

新婚之日,身为新郎的李默,少不得要被众人灌一波酒。

今日李默成亲,赵奇自然不肯放过这等好机会,联合了众多松竹书院的学生,轮番敬酒。哪怕陆迟盛渲帮着挡酒,也敌不过众人。

谢明曦嗯了一声,和萧语晗并肩而坐,两人头略略靠到一起。

不愧是纵横宫中数十载屹立不倒的俞太后!必要的时候,这份忍功着实了得!演技也出神入化。

兄弟情深?

方若梦一现身,同窗少女们立刻围拢上前,纷纷出言恭贺:“方妹妹,恭喜你得此良缘。”

谢明曦心中了然。

自小到大,淮南王连句重话都舍不得对她说。对她几乎百依百顺,纵容宠溺。

你会后悔自己早早退出储位之争吗?

五皇子摆明了争储之意,朝堂中支持五皇子的官员也不在少数。可不就成了三皇子的眼中钉肉中刺?

李湘如笑容微微一僵,很快便恢复如常,笑得愈发亲热:“你不介意便好。谢氏到底怀着殿下的骨血,抬她为侧妃也是应有之事。你们姐妹怀孕时日差不多,待会儿见了面,倒也有话可说。”

方若梦却是孩子心性脾气,想到俞皇后许诺的厚赏,找灯谜猜灯谜十分起劲。不一会儿,手中便攥了一摞灯谜。

显然也想起了下午课上六公主和顾山长之间的对话。

六公主略一思忖问道:“杨夫子想借此事带走江姑娘?”

“信被封好交至我手中,家父叮嘱,不到生死关头,绝不能让任何人知晓有这封信,就连母亲也不知晓。我也从未看过这封信。”

淮南王世子也跟着一起磕头谢恩。

正低声说笑,盛鸿抱着阿萝过来了。

顾山长若不想去见俞太后,谁也勉强不了她。

谢明曦还是平日的含笑模样,慢悠悠地走到位置上坐下。

季夫子苏夫子杨夫子廉夫子也一同随之而来。只有董翰林缺了席……

说到这儿,三皇子轻叹一声:“丁闯性情刚硬不畏死,豁出性命也要求我将密信呈至圣前。儿臣心中不忍,只得应下。”

谢明曦是唯一的例外。

四皇子冷漠如冰,对女色十分冷淡。谢云曦虽生得娇艳动人,怕是也未能真正入四皇子的眼。

……

谢明曦!

李湘如积压在心底的愤怒不甘,骤然冲破胸膛,怒喊一声:“别再说了!”

李夫人不敢置信又愤怒至极地看着李湘如:“你竟敢冲着我怒喊!李湘如!你的闺仪闺训都学哪儿去了?亏你还是莲池书院的学生,竟连简单的孝道二字都忘了!你给我回闺房好好自省去!今日的晚饭,你也别吃了!”

“多谢皇上。”尹大将军再次拱手谢恩。

雄心勃勃的廉将军,很快拱手告退。

尹潇潇俏丽明媚,李湘如美丽端庄,颜蓁蓁活泼俏丽,秦思荨柔和秀丽,萧语晗清雅动人……

六公主:“……”

建安帝果然早已死了。

可他心里,并不觉得愉快,心情甚至有些晦涩沉重。

谢钧显然很吃这一套,握住丁姨娘的手,轻声道:“我知道这些年委屈你了。以后,我定会好好补偿你。”

帝后又要守一年的孝。

谢明曦等闲不出宫,谢钧虽是皇后亲爹,也没有随意出入后宫的道理。这份“慈父之心”,皆由徐氏进宫请安时“转达”给了谢明曦。

俞太后执掌中宫二十余年,恩威并施,宫中上下无不诚服。如今宫中有了萧皇后,凤印依然牢牢地握在俞太后手中,宫中大权,也被俞太后一并掌控。

“你这是想趁着皇上羽翼未丰根基未稳,令皇上失尽天子威严,居心叵测!哀家绝不能容!”

又过了一炷香时分,杨夫子来了。

谢明曦凝视着盛鸿,轻声道:“盛鸿,我亦不敢保证我说的一切都对。或许,待日后,你会后悔懊恼,心生怨怼……”

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才会使得谢明曦有如此感悟?一个十岁少女,真能有这般近乎妖孽般的早慧吗?

她戴着面具,以慧黠的脸孔示人。一众夫子便蒙在鼓里,一众同窗无人窥见她的真面目。

……

纵然天气再冷,这颗火热灼烫的心捧至面前,谢明曦也觉得冰冷的心跟着热了起来。

陆迟:“……”

李默身体一僵,很快恢复如常:“是,我这就告退。”然后,站起身来,迅速看了陆迟一眼:“子毓,我们一起走吧!别扰了殿下清静。”

李湘如皮笑肉不笑地嗯了一声。

身量修长清秀斯文的方若梦,则是方阁老府上的孙女,却非嫡出,而是庶出。在一群嫡出的贵女中,方若梦自觉低了一头,颇有几分拘谨局促。

谢明曦考中头名,风头之劲,无人能及。庶女出身,自然也传得人尽皆知。只是,无人唏嘘谢明曦的庶出,反而要赞叹一声谢钧教女有方。

方若梦笑得有些苦涩,没有吭声,算是默认。

尹潇潇瞪了过去:“我哪里是说笑了!我说得都是认真的!”

尹潇潇心中有些莫名的惊惶不安,张口打断闽王:“好端端的,说什么生死,太不吉利了。你别说了。”

若宁夏王真得心疼妻子,早该打发人送信回来了。

谢明曦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师父放心。凡事先谋退路先求自保,这个道理我当然懂。不管淮南王府出了何事,都牵扯不到我头上来。”

淮南王位高辈分也高,并未起身。河间王冲临江王隐晦地使了个眼色,临江王心中了然,故意和淮南王东拉西扯。

事实上,自建文帝死后,俞太后从未有一夜安眠过。时常被噩梦惊醒。

不识趣,俞家的下场就是顾家的未来。

淮南王依旧煞白着脸,过了许久,才闭上双目。

……

小厮只快了一刻。

朝思暮想的儿子未能养在身边,退而其次,丁姨娘对她这个女儿的衣食起居倒也尽心。春锦阁里的各色陈设名贵又不扎眼。

大丫鬟芳巧正低头坐着针线。听到脚步声,忙起身行礼。

芳巧被赞得精神一振。

“大哥是姨娘生的,我就不是吗?”

“你若识趣乖觉,明日就去淮南王府,给我父亲和兄长请安。以后,淮南王府便是你的外家,会给你撑腰。以后你出嫁为皇子妃,在宗室中也有了助力……”

盛鸿:“……”

林微微方若梦等人比颜蓁蓁略强一些,也是满面红晕,只会咯咯笑了。

譬如四皇子,譬如五皇子。

……

顾山长精神奕奕,目中闪着愉悦的神采,看着比往日更年轻几分,声音也格外温和:“我们已遥遥领先,今日不求躁进,只要稳住,我们便赢下了这次书院大比。”

想让一座城墙损坏,最快的办法,莫过于从内部着手,挖墙脚什么的,委实可恨可恼啊!

不能留宿,能留下一同用晚膳也好。也让那些势利的宫人们看看,她并未全然失宠。

建文帝亲自伸手,扶起俞皇后。

几位皇子公主皆静默不语。

众人见面,自有一番热闹寒暄。

盛鸿也咧嘴一笑:“说起来,在莲池书院读书的三年时光,真是美好,令我至今难忘。”

顾山长冷不丁地来了一句:“和明曦同一寝室,想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了。”

看破不说破才厚道!

尹潇潇叹为观止。

谢明曦随口笑道:“我有幼妹幼弟,自比你们会抱孩子。”

谢明曦和尹潇潇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谁能想到,那一日盛鸿正好也在,当众给了穆方难堪?

“谢氏,”李太皇太后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字:“你想不想拿回凤印?”四皇子!

尹潇潇不愧出身将门,自小习武,射御同样出众。御马的动作干净利落。谢明曦也毫不逊色。

“海外有许多岛屿,亦有许多蛮夷之人。你们去了之后,择一个合适的岛屿留下。带去的货物,在海外岛上皆能卖出高价。其中有两箱放的是金银,足够你们安顿。”

众内侍宫女如释重负,麻溜地退了出去。

顾山长放下笔,笑着问道:“既是如此,你还这副长吁短叹的样子做什么?”

林微微再伶牙俐齿,此时也被羞臊地红了脸。

谢明曦还在马车里!被摔死才好!

俞太后眉头略略舒展,目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

话音刚落,“事端”就找上门了。

一天服用四粒?

建文帝凝望着俞皇后,温声道:“莲娘,朕还未老。有朕在一日,便有你尊荣一日。朕的儿子,也是你的儿子。不管是谁被立为储君,都会孝顺爱重你。”

俞太后定定神,张口吩咐:“传哀家口谕,让皇后和俞婉到椒房殿来,陪哀家用膳。”

父母和祖父祖母俱叮嘱过她,绝不可违逆俞太后的心意。

揍哪儿不行,为什么一定要打脸?这么俊美的脸孔,他自己看着都陶醉。六公主殿下怎么忍心下得了手?

“信或不信,都由你。”

叶秋娘下了马车,礼貌地相邀:“余管事既是来了,不如进去小坐片刻。”

少年只有十二岁,比叶秋娘小了整整五岁。正是叶秋娘的胞弟叶景知。今年以新生第一的成绩考入博裕书院。

不等俞太后追问,王氏又叹道:“太后娘娘垂询,臣妇不敢有半个字隐瞒。听闻前些日子,族长派了几个管事去扬州经营,不知哪儿来的刺客,竟将这几个管事尽数杀了。人头被炮制得好好的,装在木盒子里送回了俞家。”

俞太后眼前一黑,重重倒了下去。

昌平公主和驸马领着顾舒瑾也在此时赶回了京城,马车未在公主府停留,立刻便进了宫。

……

然后,屋子里响起了一阵猛烈的咳嗽声。

以前的“六公主”,器重湘蕙,她这个贴身宫女被排到了第二。

四皇子一惊,下意识地闪避。那块绿影未能碰触他,紧贴着他的胸膛飞了出去,重重砸在门上。然后摔落在地上。

丽妃这一病,怕是好不起来了。

半个时辰后。

论力气,尹潇潇只不及昔日“六公主”,谢明曦自叹不如。尹潇潇羞窘之下,忘了收敛,这一巴掌力道着实不小。

谢明曦站直了身体,环视一圈,然后笑了起来:“我已替七皇子道了谦,你们既是接受了,以后可别再为此事耿耿于怀了。”

“你真的半点不喜董翰林?”俞皇后笑着相询。

……

这就是天意!

转眼间,谢明曦便已近在咫尺。倏忽伸手,目标正是六公主的脸孔。仿佛要揭开六公主的面具伪装一般。

林微微没来得及细细琢磨,谢明曦已张口笑道:“林姐姐,我和你去竹林里转上片刻如何?”

用仇敌来形容,确实不够准确。

方若梅第一个忍不住问出了口:“谢云曦,外面传言你不是郡主所生。此事该不是真的吧!”

“我日后既为明曦的师父,自会护着她,不令她受半分委屈。”

顾山长扯了扯嘴角,将对谢钧的鄙夷按捺下去,淡淡道:“让他们父女进来。”

若瑶代为上前,收下拜师礼。

谢钧:“……”

颜蓁蓁,颜阁老的嫡出幼女,今年十岁。

她们已是京城贵女中的佼佼者,平日明里暗里较劲争锋,心中谁也不服气谁。便是李湘如,才学隐隐压了众人一头,相貌也不是最出色的。

盛锦月似笑非笑地扯了嘴角:“是云曦表妹的庶妹。”

……

廉夫子来的时候,顾山长正在为两个丁香学舍的学生调解矛盾。

将自己关在屋子里的谢元亭,听到外面的动静,心跳骤然加快。

谢青山心里暗自揣测,接了药丸,走到谢元亭面前。

往日折眉低腰,毫无骨气!

然后怒喝一声:“来人,去书房,将春桃和秋菊带来!”

谢明曦和平日一样,早早起身,更衣梳洗。然后去给谢老太爷徐氏请安。

丁姨娘双目含泪,眼巴巴地看着谢明曦。

丁姨娘满面羞惭,尴尬不已:“对不起,明娘。我太粗心了,竟从未察觉到此事。对不起!只是,今日已来不及再重做了,这盒核桃酥,你先带上,勉强吃一回。以后我再做你爱吃的。”

谢明曦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大哥今日对我倒是格外关心。”

谢明曦冷冷一笑:“是不是污蔑,一试便知。你现在便将姨娘手中的核桃酥全部吃了!”

芳巧:“……”

这个问题,已经足足困扰从玉三日了。

“看来,皇祖母以后得静心养病了。”

永宁郡主一副施恩的嘴脸,虚伪至极,令人作呕。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