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第80章:草长莺飞

阳光在线正网app 作者: 欢乐凌水

她还记得几天前收到的一张名片,也是那夜场里来来去去的众多男人当中的一员。

曲耀阳侧眸看了看跟在裴淼心身后的桂姐,桂姐亦是一脸的焦急,只冲曲耀阳摇了摇脑袋。

裴淼心第一时间听到那男人的笑,侧过头去望了一眼。

先来的头批人马,是“宏科”的财务审计团队和律师团,于康恭敬上前,说:“现在就开始工作交接吗?”

裴淼心一头飘逸的长发此时被高高束在脑后,身上一件深黑色低领薄衫搭配浅金色长款风衣,手边一只深蓝色prada杀手包,整个人看上去清爽、漂亮、自信。

“咱们这里比伦敦早了七个小时,这七个小时里边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财务室和综合部的人留下,配合交接工作。”

“正是为了更好地经营公司,将公司的发展和规模推上一个新的轨道,今天我才会邀请了‘宏科’的曲总一块过来,一方面既是给大家定个心,另外一方面,我也想当着曲总的面同大家说一声,‘宏科’从今天开始正式接管‘玉奇’以后,不管是总公司那边还是任何一间分公司,都将不会裁剪任何一个人!”曲耀阳见靠在怀里的小女人不说话,才又道:“你的主治医生陈雪丽,是我多年前的老同学。你去检查的当天是带着芽芽一块去的吧?她也是无意之中在与芽芽的闲聊当中知道了我就是芽芽的父亲,所以基为同学,她打电话跟我说了一声。”

不知道怎的,心底还是掠了一抹不痛快过去,“我想我们……”

广四路街边的一间猪脚米线店内,裴淼心穿着一件dior秋冬最新高级定制版的深黑色大衣坐在那里,安静望着坐在自己对面、只着一件简单的枚红色羽绒服的女子。

“耀阳!”她一声尖叫,实是觉得这样不该。慌忙从侧面伸手去拉他的大手,“求求你停下来,啊唔……停下来……啊……”

她还记得先前在电话里头,夏母对她说过的话。

曲婉婉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眩晕,本来就生病难受着的身体这一刻更加觉得火热煎熬,想推又推不开身上的男人,只得歪着头呜咽出声。

“唔……”裴淼心睁大了眼睛,唇上还覆盖着他的大手,底下却温热强硬到了极点。

“你……”

害她现在如此的想。

她还记得电话接通的那一晚,父亲什么都没有说,只问她可否真心。她说真心想要再嫁进曲家的时候,已经换了母亲来接,后者只说不管她如何选择,做父母的定当支持。

“算了吧!曲夫人,你儿子对我女儿是个什么态度,我想你心里都是清楚的。还有你们家那什么关系,大儿媳妇又变成二儿媳妇,这都是什么?你们家可以不在乎曲市长的前程,可我们家不能不在乎老聂。这年年下到基层做反腐败工作指导的可都是我们家老聂,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被你们这样的家庭给祸害了呢?”

“苏晓。”

她赶忙掀开薄被往里面钻,脑袋枕上他手臂的时候,同时也抱住了女儿。

他快步追上转身朝客栈走的裴淼心,情绪波动到胸前起伏不断,“你觉得跟我在一起是在浪费时间?!”

“那没义气的,说是晚上他另有安排,就他刚在大厅遇到的啥美妞,他约了美妞吃饭,所以果断跑了。”

大床上的裴淼心,紧紧抓着自己肩头的薄被,睁着一双没有焦距的大眼睛,紧紧望着窗外的风雨沉默了一晚。

两个人重新将车开上了高速公路,裴淼心就坐在洛佳的车上将手中的件袋拆开。——一瞬间的瞠目,所有的不敢置信,好像都像映衬着聂皖瑜先前在商场同她说的那般话一样,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这样一份报告的存在。

裴母带着保姆已经过了登机口,裴淼心的电话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抬手抚了抚曲婉婉的头顶,“婉婉你还小,所以我不怪你。但是我只跟你一个人说,我跟你大哥已经签字离婚了,我们之间早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可却因为昨晚……这一切都乱了你知道吗?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就算破碎了自己的心,至少还可以保持一个完整的身子。可是昨晚……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原来这六年的期盼和喜欢,到头来却是伤我最深,也许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喜欢他跟他结婚……”

“嗯,我已经跟耀阳签字离婚,这次就是来拜托爸的同意。因为你也知道,如果得不到他的同意,就算我跟耀阳的离婚申请递了上去,也会在半路被他拦截下来,到时候我们什么都做不成。”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心跳有一丝狂乱,可还是愿意在这保密期内,将这个或许并不应该提前说出来的秘密说给曲臣羽听。

以前他不碰她不靠近她时一切都还能佯装得很好,可是瞧瞧她都干了些什么,漫长纠结的岁月里头为什么总是在他的眼前来来去去挥之不散?

可是耀阳不同啊!

她见他最近似乎工作总是很忙,一天总有那么多的工作,尤其是这阵子amanda回伦敦去正式跟老公办离婚,这些天他身边没个助理,几乎都是她在帮忙打理他的行程。

点了点头,她说:“那我帮你取消明天所有的预约。”

她睁着双漂亮的大眼睛,仔细梭巡过他双眸才道:“我知道这是你的家事,我不该知道也不该过问。”

“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也不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总之,这里是我家,该滚出去的人是你!还有,离我的女人和孩子远点,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此刻的曲耀阳,下身只围着一条纯白色的浴巾,光裸精壮的上半身甚至还有些水迹,没有擦干净。

“我不吃了,爷爷。我跟朋友还有约,马上我就得离开,吃得太饱不好消化的。”

曲三少爷曲子恒一听见这话题就撇了唇,“这不正准备着呢么!哥,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到是我的车……你能不能给换换啊?”

他们没人明白,也没人能懂她与他,无法前进也再无法后退的关系,凭的让人心烦。

“你是因为真的觉得肚子饱,还是因为那粽子是我剥的,所以你才吃不下去?”她的明退暗躲他不是看不出来,只是这样的转变,为什么凭的让他心烦意乱?

这种感觉真是太痛苦了,明明她就在他的眼前,就在他的身边,可他该死的却不能碰不能靠近,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他太崩溃了。

坐在副驾驶座里的芽芽,先前早就在他们的争吵声中挣开了眼睛。

她骇得松开了拿在手中的杯子,“砰”的一声,有玻璃有水,带着不顾一切的疯狂与速度,瞬间,就在两个人的周围碎开了……她一直记得他的电话,却根本没打算要将它存进通讯录里,只是冷眼盯着自己的电话屏幕。

厉冥皓几步走到尤嘉轩的跟前,阻挡住这两人的视线,“我只是想过来看看我的朋友,伯母,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今天来的太过匆忙,我又本来是约了我的朋友见面的,怕在晚饭之前赶不及过来为曲爷爷祝寿,所以才斗胆叫了我的朋友过来,如果他有什么打扰到府上的,我代他同您说一声抱歉,好么。”

曲母却是怔楞在当场的人,早前她便派人查过尤嘉轩的身世背景,又规劝过曲婉婉多回,可回回都是没用,所以她早不待见了尤嘉轩这个人,更何况见着他出现在自己的地盘,好像全身毛孔都不对。

“没事了,没事了,婉婉这几年一直都有低血糖的毛病,吃点甜食缓缓,过一会儿就没事了。”曲臣羽赶忙安抚妻子。

男人的呼吸带着沉着而暧昧的气息有一下没一下地拂在她的耳边——她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焦急回头想要看清楚来人的脸时,已经被人勾住下巴吻了唇。“‘宏科’收购的是哪家珠宝公司?”

裴淼心穿好大衣下了楼来,芽芽正好穿着小花裙子过来抱住她的腿道:“麻麻,我要喝酸奶。”

客厅的灯光昏暗,只有电视机墙那块开了一整排的射灯,将整个黑暗里的物什笼罩在朦朦胧胧的光影里头。

却听曲臣羽道:“哥,今天我很高兴,高兴你能来参加我同淼淼的婚礼,高兴到今天,我盼了这么久,才好不容易拥有了自己的家庭。”

他当时心里记挂着她,即便曲市长再三强硬的态度,他也坚持着要对一个女孩子负责任的决心,他并没有打算就这样离开。他去学校找了她,不管是她常待的教室或是常去的书店,他都去找过她了,可她真的一次都再没有出现。

归国之后夜店里的一次偶遇,当他再遇见她时她已不是曾经模样。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说过要养她照顾她一辈子的话,她第二天就去了医院,说是身体检查,为了以示清白,她说要带着健康报告才肯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

雨后的草地稀疏响起蟋蟀的叫声,轻轻吟吟的,安静得似乎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曲耀阳弹了弹指间的烟灰,嗓音被烟草熏染后显得有些微哑,“这么激动做什么?我不过是随口问问罢了。”

“别闹。”裴母拍了下裴淼心的手背,皱眉,“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闹腾得像个小孩子似的?注意你自己的身子,别闹。”

“东西我放在厅里,你来了自己拿和用就行。钥匙你有的,来了自己开门,不要叫醒我,我困得很。”说完就挂电话,不给他再多一刻的迟疑。

“可是我跟淼淼之间的事情,我知道在这件事上我对不起你,可我没办法控制住我自己。她曾是你的妻子,也一心一意只爱着你,可是你不爱她,你爱你现在的妻子。那段日子我看着你们俩在一起,看着你郁郁寡欢,看着她伤心难过,那简直是一段糟糕透了的日子。可至少请你相信我,即使在你们关系最糟糕的时候我也没有想过要做什么。我跟淼淼一直都是清清白白又清清楚楚的关系,是在你们离婚以后,我在伦敦重新与她相遇,我才自私地给了自己又一次机会,而这次,我已控制不住自己,我没有放手。”

曲耀阳的眉眼一跳,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心口沉闷闷的,堵得难受。

对了,这是在他出事前,她对他的称呼,可是,她总以为他已经不记得,甚至对这个称呼再没有任何感觉。

“不知道怎么有人说他不是第一次被关进来了?如果不是您去保释的他,还会有谁能压得住,没把这事捅到我爸那去?”

他盯着她笑了一会儿,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今天你也很累了,陪我看尽这么多人事冷暖。”

裴淼心点头,“嗯,你就是。”

阿成旋身去了更衣间,很快将他要的那块腕表取来。

曲耀阳的模样还是平静得没有任何波澜,“你到我们家已经多长时间?”

这两个月里,他头部的血块正在慢慢清除,夏芷柔听不懂那些医学上的术语,却还是从跟医生简单的对话当中知道,压迫住他视觉神经的那几点血块虽然是作星状分布,但索性分布范围并不算广,多做几次手术,加上药物和物理治疗,等到血块清除得差不多的时候,就是他重见光明的一刻。

夏芷柔娇媚一笑,“医生说,这一胎很好,只要我平时多注意饮食,少吃点上火的东西,这样对我还是对宝宝都好。还有你应该平常多陪我来做产前训练,我健康了孩子才能健康,最重要是咱们一家人的互动,你说好不好?”

洛佳激灵了一下,招了招手说:“朗少,还搁这待着呢啊!”

曲臣羽激动起来,一边用力吻着她双唇,一边在暗夜里睁大了眼睛看着她所有的反应。

正是情浓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开启,裴淼心一惊,慌忙转头,是穿着纯白色睡裙的小家伙兀自将门推开,唤一声:“麻麻,芽芽不要一个人睡……”

帮忙拉住曲耀阳的曲婉婉面上顿时显过一丝吃惊。

她记得,厉家在北京也有很多很多的关系,更说不定,以着厉冥皓那花花公子的脾气,他也曾经同这骄横的大小姐之间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刚才你说的那些东西都不错,我也明白你的担心,你想自己守护住这份事业,日后留给思羽。”

吴曦媛也顺势瞄了眼司机,问裴淼心:“对了,‘心工作室’那边已经招到了新的高定设计师,什么时候你回去见见去?”

再不敢在这鬼地方待,能跑多远跑多远,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惹了曲耀阳的不快,这会子他把火药拿到自己跟前烧,还是走为上策。

她惊骇睁眼,这不是他第一次吻她,却偏生每一次都这样突然。

曲耀阳抬眸看了这憔悴的小女人一眼,默不作声将车开上了环城高速,过了段时间后,才行驶在烟雨朦朦的主城街道上。

这不看还好,看了她才皱眉。

“芽芽你搞什么鬼?你巴巴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上来?”她有些狐疑地低头看着女儿,小芽芽却在这时候跳起来指着她手里的鲜花道:“看卡片,快看卡片!”

“你的心意我肯定会向老人家传达,东西不在乎贵重,心意才是最要紧的。还有你爸妈那边,北京最近风沙也挺大的,他们也得多注意养身。改天,改天我同老曲有机会去到北京,一定要单独请你爸妈出来吃饭喝茶,你若嫁进我们曲家,那大家从此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他这般宠她,到叫她娇红着小脸低下头去,偷偷塞了两块蛋糕进嘴。

“好好的谁又甩了脸色给你看?你说都已经过去了那么久的事了,我让你的也都让你了,同样一件事情你总要翻来覆去的说,你在孩子跟前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

她心头不高兴,看了看刚刚才当完花童、此刻正蹲在主台一角与另外一个小朋友捡地上的气球玩的芽芽,轻声在爷爷耳边说了句什么,直接起身就像两个孩子的方向去了。

裴淼心放下碗筷,“那我端进厨房里热热……”

她被他箍得一深呼吸,他眉目轻眯,“你也……用这样的手段勾引过另一个人?”

疼得意识模糊起来,他艰难地收回目光,落下黑眸盯着面前的酒杯,知道自己如若再克制不住就要引起旁人的怀疑,掩饰地又把满满一杯白酒喝开水似的灌下去。

曲市长不动声色地看着前方的路道:“上车。”

“那是作为和‘yq’的换股交易而产生的股权,那是臣羽留给我的东西,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帮他好好经营。”裴淼心态度坚决。

再然后两人一齐把聂皖瑜送到医院,接着就是闻讯赶来的聂父聂母以及曲市长夫妇。

裴淼心的脸色苍白,听到曲市长的话也没有任何反应。

她透过眼角余光偷偷去看这对父女,只觉得晨光的掩映下将他们的面容都衬托得极好,他本就拥有天之骄子的面容,身材颀长却也精瘦而结实,而芽芽几乎继承了他身上所有的优点,鼻子高挺棱角分明,只是孩童的圆脸和漂亮的齐刘海都让她看上去更可爱几分。

裴淼心开始急得跳脚,这时候却听见曲耀阳说道:“要不你们去哪,我送你们吧!”

曲耀阳扣好安全带后,面无表情地重新坐正身子,发动引擎开出去以前又问了她一句:“到哪里去?”

“如果我说……自从你几年前离开我以后,我一次都没有碰过她,她怀的这个孩子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信吗?”

眼下时移世易,自己与曲臣羽的那场世纪婚礼又已成定局,所以以着王燕青这样聪明的人,万是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再去提起从前在本城的某间健身房里,见着她与夏芷柔起争执的尴尬旧事。

曲耀阳微眯着眼镜,一只大手已经向上,紧紧垫在她的后脑与门板之间。

他几乎是使了全力的,努力摈弃着心底最深的空洞,努力让自己已经变为一团浆糊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发现愈克制自己不去想什么所谓的伦常道德,那几乎吞噬了他大半个灵魂的绝望的窒息的痛楚,才愈会稍稍放开些掐着他喉咙的手,饶他一条生路。

“不准射……”女王一般的命令,她发现她也快要爱上这年轻的身体。

所以,她现在到底去了哪里?

他绝不能再丢了她了!

曲耀阳一怔,快步奔到那电话录音跟前,想要伸手去接,却又突然定在那里。

他喜欢自己在她的眼里心里都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大叔!我叫你大叔!你不是比我大十岁吗?现在好多韩剧里边的女主角都这么称呼比自己大的男人,而且到了最后,这个女主角一定是会和这位大叔在一起的,所以我就叫你大叔,这个你放心,绝对没人跟你一样的。”脑中闪过这既荒唐又邪恶的念头,不过瞬间,他立刻制止住自己,不要再去想了,该放下的一切,总归,是要放下的。

“关于‘宏科’股份的问题,我已经想好,会从我的名下划出5(百分号)送给芽芽,至于你的那份,不管是想自己留下还是给即将出世的孩子,都由你自己决定。”

曲臣羽哈哈笑了半天,似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顺着脸颊下来。

曲耀阳抬手揽了揽弟弟的后颈,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牟然就是一怔,脑海中的那些记忆来回,却是到现在才发现,原来的那个家,从窗帘到坐垫,再到每一只茶壶没有一个茶杯全都是她费尽心意精挑细选的东西。

他点了点头,将杯子里的蜂蜜水一饮而尽,舒了心,当真好了一些。

打了代驾的电话,接电话的人不过“喂”了一声,便唤他“曲先生”。

可是此一回彼一回,想当初她不过是名默默无闻的小柜员,可是现如今,她好歹算是华人富豪圈里小有名气的设计师,她怎么能让夏芷柔再诬陷她一回?

“我现在能不能直接跟当事人对话,我想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到底是我设计的哪一部分出了问题。”

“裴淼心现在被暂停一切工作事项,等内部稽查小组完全处理完这件事后再谈其他的,你先做我交代给你的工作。”

那项目经理顿时就一个激灵,赶忙站起身道:“那曲总,您没什么其他的事要交代的话我就……”

项目经理退出去以后,曲耀阳拿起手机就给裴淼心打。

她话还没有说完,他就阴沉了脸,“没事。”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当年她还一意孤行喜欢着他的时候,就从身边的朋友那里知道,他在国外留学的那几年是有一位关系很好的女朋友的,而那位女朋友就叫年婷。只是他后来回国遇上了夏芷柔,这才与年婷断得一干二净。

裴淼心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会在北城卖场这样的地方,遇见一身金光璀璨的严雨西。

严雨西弯了唇,吸一口手上的女士薄荷香烟,“你要是想做我们这行,我到是可以介绍些业务给你,毕竟家道中落也是一个卖点,多少有钱人就好这个玩意。”

裴淼心低着头没有说话,严雨西熄灭了手中的烟站起来就去拍了她的肩。

裴淼心皱了眉没有多语,低头看手中的名片时,心里的那点空、那点疼,却并没有让她像上次那样将名片随意揉了扔。

夏芷柔伸手拿过一只,刚刚套在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就听见身旁的夏之韵口气里都是不善:“这个真的是你们店里最大最漂亮的钻戒?我姐姐可是你们‘y珠宝’的大客户,一年少说也会在你们公司买个几百几千万的首饰,你们就是这样服务客户,拿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戴的戒指来糊弄我们?”

夏芷柔大抵是因为身子不爽,伸手拉扯了一把自己的妹妹,“之韵,你够了!别在这里说些有的没的,有失身份!”

她回身赶忙将地上的包包抓起,抬手用力打他,“你是不是疯了?!你这人到底有完没完啊?!我好不容易才放下这么多年的执拗!我好不容易才要重新开始!我是招你惹你了,你总这么看我不顺眼啊?!”

他一只手抓着方向盘,另外一只便用尽全力去抓她的手臂。他并不是怕她打他让他痛了,相反这样的疼也许更能让他清醒一些。清醒地认识到,她还在他的身边。

曲耀阳说着,弯身下来,单指勾起夏之韵害怕得已经有些涩涩发抖的小下巴,“可是你是怎么回报给她的?你以为就凭你,脱光了站在我的面前我就看得上你吗?我曲耀阳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脱光了主动爬上我床的女人也不只你一个!至于你……那天你姐姐在‘y珠宝’内发生的事情,自然也有你一分参与。”

“你甭叫!总之耀阳他爸现在的身子不好,还在家里休息。我在教育局的事情也多,反正你没什么事情,正好搬回去帮忙照顾你爸去。”

……

他以为他在说什么东西。

她焦急去问曲耀阳的情况,“那他呢?”是不是……打算就这样放过自己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