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第98章:半夜三更

阳光在线正网app 作者: 欢乐凌水

二老爷恍然,被救活儿子的喜悦充斥着,连连点头,“有,有密道,就在这书房。你们现在就可以悄无声息地离开。”

    谢芳华伸手捏起一颗蜜饯,对谢云澜嘟囔道,“好像是小孩子,喝完药还有糖吃!”

谢芳华喊声落,树林内忽然传出一声冷木的笑声,“谢芳华,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没想到这小小一张网,便将你套住了。你这叫不叫自投罗网?”

秦铮点点头,“后来,我便肯定你一定活着,只要你活着,自然会回京的。”

谢芳华点点头。

秦铮好笑,“忠勇侯府重若你的性命,就算你知道我等你,也不会回来。我在你心里还排不上号。”

侍画一怔,“小姐,您不是没看过他的卷宗底细吗怎么知道”

“让他们先退下过两日我上朝后,你再安置,这两日你陪我。”秦浩又吻住她,不容她反抗,进了内室,便将她放在床上,压了下来,挥手同时落下了帷幔,开始脱卢雪莹的衣服。

“可是女儿哪里受得住”卢雪莹又羞又愤。

燕岚回过神来,卢雪莹已经走远,她立即提着裙摆快跑着追上她,一把将她的胳膊拽住,恼怒道,“卢雪莹,你听谁说铮哥哥要娶谢芳华?怎么可能?”

忠勇侯看了谢芳华一眼,谢芳华垂着头,看不见神色,他“哎”了一声,缓缓落座,应承道,“今日是年节的日子,若不是皇上您早先下旨,老臣是不会把这个丫头弄进宫来惹皇上烦心的。”

“能不能嫁娶,也要看是不是姻缘。”皇帝笑着道,“今日宫宴朕倒要看看他们怎么个论艺法,怎么个一局定输赢。若秦浩真配不上她,朕就应了她的要求,帮她退了婚。”

谢芳华却不以为意。

“起来吧!”皇帝摆摆手,温和的声音询问,“燕亭,你急着跑来这里见朕,有什么急不得的事儿?”

郑孝扬站在一旁,看着二人,狭小的机关空间内,昏暗的光线下,他能清楚地看到二人每一个表情reads;。玉指环相贴,二人的血涓涓涌出,被玉指环迅速的吸收。玉指环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张开血盆大口,吞噬着二人的血液灵魂。

云水只能住了嘴。他在北齐顺风顺水,来南秦遇到谢芳华后,屡屡受挫,心下气闷。

“就凭临汾桥倒塌时,芳华小姐和云澜公子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照我的话做!”秦钰沉声道。

谢云澜不看他,继续看着前方道,“皇后怒闯金殿,以死相逼,右相从中求情,最后被废黜皇子身份,贬到漠北无名山。恰逢无名山被毁,他趁机落脚在了漠北军营。”谢云澜又道,“两国边境多年未起纷争,今年除夕之夜却是大动干戈。但不说起因如何,只说结果,就是四皇子一己之身,平息了两国边境纷乱,立下了大功,皇上恢复其四皇子身份,应诏回京。”

谢芳华看着他,面无表情地道,“你是如何得到消息来的这里?怎么就你一个人?”

秦浩倒是不以为意,站起身,“娘早些休息吧!我回去了。”

几人齐齐点头,向屋子走去。

燕亭“啊”地叫了一声,捂住眼睛,滚出了老远。

燕亭灰头土脸地出了小厨房,一边走,一边给身上拍灰。

八皇子、王芜、郑译三人对于秦铮下厨烧火的动作本来就觉得稀奇了,如今见他竟然亲手端菜,眼珠子都睁大了一倍,如今再看他身后跟着进来的谢芳华,三双眸子一瞬间齐齐露出几分惊艳来。

“喂,你们三人小心点儿,可别总是做这副呆样子,跟没见过女人似的,仔细秦铮兄发恼,他的听音被他护得跟宝贝似的,可不是谁都能盯着看错不开眼睛的。

秦铮微微皱眉,随即扫了一眼去倒水的谢芳华,吩咐道,“听音,这里不用你侍候,听言来侍候,你带八皇子去找白狐吧!”

英亲王妃冷哼一声,也懒得再骂她。

------题外话------

谢芳华点头,“能!”话落,补充道,“不能耽搁,必须立刻马上救!”

“换了易容和衣服,咱们继续睡吧!”秦铮拖了外衣,拉着谢芳华上床。

轻歌和飞雁各自抗了一个包裹。

谢芳华自然明白秦铮是故意这般对待秦倾,也好解除程铭对他身份猜疑的疑惑。如今这样一来,将自己归结为江湖人,程铭自然也就打消疑虑了。

虽然依旧下着大雨,但是白天的路总比夜里好走,下山也快。

“就算不是因为你的事儿今日让她卷入丽云庵来,她恐怕也难排除在外。”大长公主深深地又叹了口气,“她本来就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如今又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和你们都不同。”

她将剑挂在墙上,简单用了饭,刚收拾下去碗碟,李琴便来了。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坐在椅子上,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屋子里的琴棋书画房墨宝笑了笑。

作者有话:男主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总会有那么一个男人他是男主,注定谁也夺不走他的身份,无论是他已经出现,还是未出现。无论他或好还是或坏,都会陪我们一起2015风花雪月。么哒!

br />

李沐清叹了口气,“秦铮和芳华在三警告,让我们要瞒着,不准说出去。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郑孝扬想要咳嗽,忍了忍,压了下去。

说他们瞒得严实,若是怜儿丫头不回来的话,我还不知道呢。”英亲王妃道。

两辆马车出了城后,都径直上了官道,前往西山军营。

一直到西山军营,都极其顺畅无事儿。

看到军营就在眼前,玉灼悄声对侍画侍墨说,“今天好奇怪,没有截杀。”

秦铮当先走了进去。

秦钰看了谢芳华一眼,道,“你的身边有个神医,除了会医毒之术,还比仵作都会验尸,聪明果敢,心智超群。这些案子就算给别人,别人破不了,恐怕也要请你和她帮忙。请不动你,只能是停滞不前。可是这些案子容不得停滞不前,必须破了。尤其是如今还死了刑部的韩大人。若是案子破不了,这些事情发生在军营,那么三十万军心不稳,日夜恐慌,再有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你吃得好了就好了!”谢云澜微微一笑,如碎了暖阳。

谢云澜慢慢地翻着书页,过了许久,他偏头看着谢芳华。眸光温温的,淡淡的,静静的。似是想着什么,又似是没想。只那么看着。

谢伊悄悄地靠近谢芳华,挽住她的手臂,轻声说,“芳华姐姐,你一定会活下去的,我们谢氏也一定会继续延续下去的。”

“京中连环杀人案,孙太医、韩大人接连被杀。”秦钰道,“这事情如今还没个结论,外面都传会无疾而终。”

谢芳华瞪了他一眼,“谁舍不得走了”

小泉子吓了一跳,“皇上,这从何说起啊”

小泉子脸一白,连忙道,“皇上,正因为您是皇上,才要坐在这皇城,坐在这宫里,只有您在这里,才能稳住这朝野上下文武百官,朝局不倒,南秦江山就稳稳健在。铮小王爷与您的身份不同,所以,有些事儿,他能去做,您才不能去做。这都是命。”

谢芳华想起今日右相夫人对她的态度,叹了口气,“右相府不见得待见你。”

这是,有人将那辆车抬出来,放在了大门口。

谢芳华摇头,“娘,昨日您和兰姨将这盆花搬出去,都什么人看了它,碰了它。”

春兰继续道,“可是除了奴婢和她,当时奴婢真不记得还有什么人在场了。”

“是。”春兰走了出去。

英亲王妃回握住她的手,转身拉着她进了里面,坐在椅子上,对她道,“竟然在英亲王府,在我的院子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样的事儿,如何不让人心里发寒”话落,她又道,“娘不是害怕,是觉得竟然连咱们府里也不安全了。”

刘侧妃定了定神,“王妃姐姐,出了什么事儿”

“你们来了进来说话。”英亲王妃出声示意二人进来。

“打仗是军队的事情没错,但是背后的很多东西,还是要靠擅长的人来做。”谢芳华微笑地看着他,“到时候你就知道,谢氏暗探有多大的用处了。你可不要小看我手中的这张牌。”

谢芳华笑了笑,对左相道,“相爷,我离京之事,还烦请代为对王妃隐瞒,免得她又担心得寝食难安。多谢了。”话落,也随秦钰之后,冲出了城门。

秦铮微微颔首,对那掌柜的道,“将那只簪子拿过来看看。”

“你说多少价钱,爷都付给你,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包起来就是了。”秦铮摆摆手。

看过了首饰,又走到胭脂水粉处,金燕挑了七八盒,谢芳华也选了两盒。

    谢芳华闻言立即走向屏风后,脚步丝毫不停顿,带着几分好奇,转眼便进了屏风后。入眼处,半间空旷的屋子,地面是一个大的水池,水池的水几乎是血色的,没有见到谢云澜的身影,她看着那血色的水池以及池边一大片鲜血低呼了一声。

    谢云澜本来低着头无力地被吊在刑具上,此时听到动静,猛地抬起头向谢芳华看来,眸中有着一瞬间的讶异,似乎没想到她竟然真进来了。

    谢云澜收回视线,紫红的眸光一瞬间微微灰暗,低头将剩下的血喝完了。

谢芳华看看日色,已经偏西,知道他早先说要去陪英亲王妃用晚膳,转身回了房。

听言纳闷地往地上看了一眼,厚厚的一层花瓣,让他的心都疼了起来,也跟着进了屋。

作者有话:必须有爱,慢慢品味,会觉得她是最适合这本书最适合她的名字!o(n_n)o~ ~ ...

右相夫人听罢后,呆呆整整地看着右相,一时间,像是失了魂魄。

他给了她右相夫人尊贵的身份,后院任意施为,谋害他的子嗣,这些,他都知道,这些年,只不过是任由她罢了。

这样算来,的确是两不相负。

犹记得,那一年,她韶华年纪,父母择选亲事儿,在亲事儿的名单上,没见到他的名字,她便开玩笑地对爹娘问,“你们确定这一份名单里,都是京中大好的未婚男儿?”谢芳华和金燕从太后宫里出来,直奔御花园。,

金燕盯着她,“所以,求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谢芳华点点头,“荥阳郑氏,树大根深,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十分棘手,必须谨慎拿出万全之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谢芳华也不再说话。

“如今是什么情形”谢芳华问。

谢芳华暗暗地叹了口气,对秦钰道,“皇上叫我来何事儿”

小泉子在门口守着,吓得心惊肉跳。

过了许久,他扶着玉案慢慢地坐下,无力地对谢芳华沙哑地说,“我若是喜欢她,就好了,哪怕到现在,我也喜欢不上。”

谢芳华看着三人,不由笑了,“你们三个这是干什么忠勇侯府是嫁女儿,你们三个传扬出去,让人笑话。”

“您放心吧,我打算陪芳华一起入宫。”谢云澜道。

“姑姑那是两国联姻,自然要从皇宫出嫁。我如今也算是给忠勇侯府的荣耀。”谢芳华握住他的手,蹙眉,“外公不是将你身子治好了吗怎么如今这个时节手还这么凉。”

“别到时候还要劳烦太医!”右相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便过于训斥儿子,嗔了一句便放过了他。

“虽然是这么说,但也不全是因为这个。我爹是嫌弃前来提亲的人家门楣太低。”秦铮懒洋洋地倚在座椅上,漫不经心地给众人分析,“立业是什么?自然是要他不但在朝中立足,还要官运亨通,他官运亨通了,娶的妻子自然不能是小门楣的人。说白了,我爹是看不上那些提亲的人家,想给大哥配个好的人家。”

...

谢芳华知道大长公主膝下一子两女,一子被封了仁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