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曾深深的爱我 > 第23章:圣重生

冥皇带着笑容,看着实力大涨的叶天,然后他被三位妖皇摧毁了灵魂。

可惜已经迟了。番外:124:郎骑竹马来,青梅去煮酒(十二)

夜叶冷哼一声:“太子殿下,这话哄哄那些愚民还行,你说我会信吗?不管凤轻尘的初衷是什么,她当众掌刮南陵苏家的女儿是事实,这场子不找回来,苏家的颜面何存?

“所以,本王要排在他们所有人后面?”九皇叔阴森森地开口,身上的寒气不要钱似的往外冒……1945制衡,不要打草惊蛇

“追,快追,他们得北边走了,快……不能他们走了。”太守一声领下,底下的士兵则如同蚂蚁一样往北涌。

九皇叔了解事情始末后,冷冷地看着义愤填膺的众人,说道:“他们有说错吗?文渊先生确实是在你们的保护下而死。”

九皇叔若有所思地看了花田一眼,心里明白,这些花能生得这么娇艳,想必没少用鲜血灌溉。

要是她从皇城消失了,王家就倒霉了,因为王家是帮凶。

“我知道。所以不管面对什么事,我都会努力活下去,但是……有些事情,比生命更重要,当时的情况容不得我多想。”她知道九皇叔气什么,只是……她是凤轻尘,她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

没有枪声,没有炮声。这里是最原始、最粗暴的冷兵器时代。只有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除了雪狼外,大家都没有玩闹的心情,都在默默地为明天做准备,做好心里准备。

“自己看着办。”蓝九卿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人了。

凤轻尘下意识地就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只不过没有机会,因为九皇叔握住她的手不放,看九皇叔的样子,怕也是受了影响。

九皇叔面对六人联手猛攻,也有些吃不消,抬头看了不远处晃动的野草,九皇叔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

劝说的话到了嘴边只得咽下,蓝景阳差点就要变脸,暗自调整呼吸,蓝景阳继续摆出温和的笑脸:“凌少主和九皇叔同行最好,一路上的安全也有保障。这段时间凌少主就小心一些,以免九皇叔和凤轻尘查出来。”

“都处理好了?”苏绾惨白着一张脸,有气无力的道。

哗啦一下……苏文清火大地将桌上的茶杯全部扫落在地。

这个男人是什么来历,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一次意外,苏文清救了他,他便留在苏文清的身后,保护苏文清,这一护就是十年。

“苏文清?另外一个你不管了吗?”敏夫人挑眉,意有所指地看向凤轻尘,九皇叔脸色一沉,再次往前一步,挡在凤轻尘面前。

“太好了,多谢凤姑娘,凤姑娘大恩,我云家没齿难忘。”沉稳的云海,此时也不禁露出一个笑。

王锦凌听到这个消息,手一顿,脸上的笑容有刹那的凝固,随即若无其事的笑道:“果然没有死,来人呀,准备贺礼,我要亲自上门道贺。”

护院看到凤轻尘活着回来,一个个都松了口气,平时不觉得,可自从凤轻尘出事的消息传来,凤府的护院才明白,凤轻尘就算是女子,可也是凤家家主,有凤轻尘在他们这些人才能昂首挺胸。

要征服一个女人,首先得让那个女人看到他的才华和能力,景阳此举并没有错,可偏偏他遇到一个铁石心肠的女子。

她想都不敢想的人,居然出现在她面前,她真得真得很高兴!

王家大公子这是妥协了?

它太伟大了!

凤轻尘每一句话,都踩中了蓝景阳的痛脚,尤其是关于出身那段。蓝景阳自认出身高贵,世间无人能敌,可偏偏在世人眼中,他就是一个无父无母,靠人垂怜才有今日的成就……658吵架,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除了本国的压力外,南陵、西陵、北陵还有九城,也不甘寂寞,纷纷发来国书,要求东陵销毁震天雷,禁用震天雷,他们害怕,怕东陵皇上一个不高兴,拿震天雷对付他们。

可即便如此,凤轻尘还是不说话,紧咬牙关,连呼痛都不肯。

“啊……”凤轻尘痛得直想哭。

老者当然知道凤轻尘的名字,只是不相信。

一般情况下,要寻找与病人组织相容性抗原基因相匹配,不被排斥的骨髓很不容易,哪怕是嫡亲的亲人也一定,可崔浩亭运气好,元希与他正好匹配。

“九弟,朕要给九城一个交待。还有玄月和玄霄两宫。”其他的江湖小门派他不管,可这两宫却不能轻易得罪。

“我,不知道,你,有,本事杀了我。”没有牙齿,玄情说话透风,可蓝九卿并不在意,玄情不说,他有是办法让玄情说,不过……

被灯光照着,那身影也没有动作,凤轻尘犹豫了一下,翻身下马,左手握着照明灯,右手拿着枪,朝半山腰走去。

枉死了也别怪她,不出声那是敌非友了。

“于皇家宗到而言,这并不算什么。”于凤离嫡女而言这样的生辰宴实在寒碜,别说山东上下齐贺,就是九州齐贺凤轻尘也当得起。

“小的见过王爷,见过凤姑娘,王爷,总督大人求见。”下人上前行了个礼,恭敬的道。

肠痈症,指肠道部位的疾病,肠痈放现在来说,就是指急慢性阑尾炎、阑尾脓肿等,是外科比较常见的疾病,严重者也会因此而死。

“你倒好,昨天在永和殿睡得舒服,我们几个老头子却是连眼都不敢眯,天还没有亮又赶到这静秋园。”别的太医不知道凤轻尘是装晕,可孙正道却是明白,不能明说只能在心中暗骂凤轻尘这小狐狸太狡猾了。

“多日不见,轻尘倒是客……”王锦凌话说到一半,看到凤轻尘脖子上的伤,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焦急地上前问道:“轻尘,你怎么了?”

白发驼背老头被九皇叔这么一吓,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公子恕罪,小的只是按殿下的吩咐办事,殿下说公子不喜与美人亲近,不敢安排美人相伴,便用这女儿香赠与公子,好让人相信公子的确是从花舫出去的。”

可在浴涌泡了半晌,身上的香味依旧没有淡下去,那香味已经渗入到他的肌肤里,不是毒也逼不出来,九皇叔知道西陵天宇既然要整他,就绝不可能用普通的东西,这香味恐怕短时间内消不掉。

身上有香味,衣服上却没有,不用想也知道九皇叔提前换了衣服。

“本王不屑偷吃。”不是没有偷吃,而是不屑,九皇叔没有发现自己这话有什么不对,继续将中衣脱下,不待凤轻尘动手,直接将衣服放到她手上。

可凤轻尘发现了:“所以九皇叔你是要告诉你,你这是光明正大的吃了?你是不是要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带着一身脂粉味回来。”

她不问九皇叔去青楼做什么,她只想知道这一身脂粉味是怎么一回事,九皇叔已经换过衣服,身上还有这么浓的脂粉味,总得给她一个理由吧。

九皇叔定定地看了凤轻尘,道:“本王做事不需要解释。”

男人去青楼应酬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个需要解释吗?再说,他告诉凤轻尘,这是西陵天宇的恶作剧,凤轻尘会信吗?

半夜回来,带着一身脂粉味,凭什么连一句解释的话都不说,凭什么呀!

一上马车,郭保济还能忍一忍,谷主却是忍不了,鄙夷地说道:“老夫行医这么久,就没有见过这么自私的父亲。他真当我们是傻子,那般虚假的话亏他说得出口。”

看她身上的指印痕迹,可以确定不只一人,再看那张脸,虽然肿成包1;148471591054062子样,但却看得出她死前的惊恐与痛苦了。

“凤轻尘,前洛王妃,大婚当天衣衫不整出现在城门口,一路杀进皇宫的凤轻尘?”苏文清一听,脸色立马变得很难看。

“苏公子是吗?我是凤轻尘没错,但有两点你说错了,第一我不是什么前洛王妃,第二我没有杀进皇宫。”

“凤轻尘,是我。”男人的声音,很熟悉,但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磊太子,你这话问得真奇怪。”凤轻尘没好气的道,同时扫了东陵子洛和元希先生一眼。

“心虚?磊太子这话说得真好玩,就算要心虚也不是我心虚,别忘了,我在一个时辰前,才知道今天的比试改在兽苑,直到太子说出比试的规则,我才知道今天的比试是怎么回事,我毫无准备而来,所用之物皆是宫中所准备的,哦……忘了,我的长枪还在这里呢,可惜,没沾到血。”凤轻尘暗指苏绾准备充分,显然是早就知道比试的规则,而只了解规则的人,才能利用规则。

“我不动!”九皇叔咬牙,默默望天……

“这是什么药?”一打开,室内就弥漫着淡雅的莲香,闻着这清香就让人神清气爽、心情平静。

“雪莲百花膏,武林第一疗伤圣品,可以保证她的伤口不留一点疤痕。”说疗伤圣品夸张了一点,但却有助伤口愈合,用完后肌肤光滑如同婴儿。

对付邰城,早晚有机会,不急于这一时。

凤轻尘之前拒绝了他的求婚,他不在意,他自认了解凤轻尘这个人,可要是转头答应,嫁给什么玄霄宫的少宫主,这让他面子往哪里摆呀。

凤轻尘转头对云潇道:“云公子,崔公子的病已大好,昨儿个已经醒来了,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你赢了!”

他很期待,皇后和皇贵妃斗起来,和那群女人斗起来。

“又骂我笨,我可没做蠢事,至少没有犯蠢的和蛟龙沟通。”凤轻尘哼了一声,反讽回去,九皇叔嘴角微抽,默默地望天。

百鬼宫的宫主要真是鬼王后人,那么他第一个要对付的人,不是分裂前朝的四国皇帝,也不是灭了百鬼宫的凤离王后人,而是蓝景阳!

两人之间,形成一个巨大的气场,周边根本没有人敢靠近,之前身边的人,也因为这强大的气流,纷纷被弹开……

这两位病人则会由侍卫专门保护,两位小姐随时可以进宫为他们医治,医治时本宫和洛王、三皇子、磊术子,会轮流陪在两位小姐身侧,哪位小姐的病人先痊愈,哪位小姐便获胜,当然在十五天内,两位小姐的病人都没有痊愈,那么比试继续,直至分成胜负为止。”太子不疾不徐的将之前说好的规则再念一遍。

“豆豆……”凤轻尘脸色大变,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拼命伸手,想要出去,可冰墙内的吸力实在太子,他们根本无力抗争。

最让人不解的是,这个地方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

左岸一心记挂着凤谨,根本没有发现凤轻尘怀中有个孩子,而凤轻尘这几天,已经习惯走哪都带着小孩,一时也忘了介绍,直到小孩因为左岸的靠近,不停地“呜呜呜……”叫,才引起众人的注意。

“姑娘……”夏挽听到声音,从内室走了出来,看凤轻尘与左岸一人站一边,一脸地不解。

凤轻尘上前,掀起夜叶身上的被子,夜叶一脸痛苦,闭上眼,咬着唇,,一动不动,好像在忍耐巨大的痛苦与羞辱一般。

在血衣卫狭长的走道里,凤府的护卫与血衣卫就打了起来,血衣卫人多,但这走道小,人多更不好发挥,一不小心就打到了自己人。

洛王的人绝不会这么灰溜溜的走,这实在太丢面子,双方打一场是必须的,只是这打也有讲究。

“那就把他们埋了吧,总不能让他们暴尸荒野。”凤轻尘从杀手的尸体边,捡起一把刀。

其实,她真觉得自己活得很累,从睁眼醒来,就没有一刻轻松过。

“会,如果我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走了,九皇叔一定会去找我。”凤轻尘毫不犹豫地点头,依九皇叔的骄傲,他怎么容许她不告而别。

没有人舍得死,可独活更辛苦。

最近大家都很心浮气躁,也许该来点清心降火的药。

有杀手联盟的人拖住天穹堡的人,叛军一时半刻也攻不上来,登城梯刚挂上就被砍断了,撞城门的巨树,还没有抬到城门口,抬树的人就被乱箭射中……

王锦凌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就不怕落到他手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嘛,他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别再叫我的名字了,我不想听……”凤轻尘反手抄起一侧的枕头,就朝九皇叔砸去,不爽的怒吼:“东陵九,你到底要怎样?非要气得我早产,你才满意吗?”

“你有没有给奶宝支招?”凤轻尘强忍着笑意问道。

“只是什么?”王锦凌就知道,奶宝还有后招在等着他。

宫女哭成一团,苦苦哀求,安平公主却不为所动,抱着皇后娘娘大哭:“母后,母后,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鬼王都跑了,百鬼宫胜下的人自然不敢再战。敏夫人见局势一面倒,怕九皇叔回头找她算账,二话不说跑到悬崖边,在黑衣死士的保护下,纵身一跃跳下悬崖……

可是,他们的孩子有没有事,同生咒却不会告诉他。

果然,一物降一物。

不尊师重道,不敬老尊贤。众位太医气的直颤抖:“洛王……”

干练、精明。

东陵子洛想到这里,决定将凤轻尘的无理忽视掉。

凤轻尘重重盖上药箱,惊恐的看着东陵子洛:“什么?你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