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曾深深的爱我 > 第26章:念念不忘

“公主,这怎么可能?万一要是、、、”白容一听到孟千寻说要一个人自己去,顿时惊滞,他怎么着,都不可能会让公主一个人去。

不过,孟千寻心中虽然惊讶,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异样,仍就轻迈着脚步,慢慢的走了进来,望向北尊大帝跟李灵儿,轻声喊道,“父皇,母后。”

明天,肯定是没有机会的。

李老夫人再次微微的叹气。

他只要一拿出假证据,夜无绝那边定然会有应对。

只是,夜无绝刚刚回到了住处,初也便一脸沉重的,快速的迎了过来,沉声道,“三皇子,皇上突然病重。”

现在,父皇竟然又用这样的借口来骗他。

“皇上这病来的突然,而且十分的严重,三皇子若是不快点赶回去,只怕、、、”初出想了想,再次沉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住,但是那意思夜无绝自然能够听到的懂。

“那我就放心了。”听李灵儿这么说,孟千寻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就是为了让蓝宁辰对孟冰的误会越来越深,她很清楚,只要蓝宁辰的心中还有孟冰,对孟冰没有完全的死心,那她就不能明正言顺的成为蓝城的城主夫人。

比起怒吼呀,动手什么的,可有有效多了。

要莫这个男人心中根本就不爱这个女人。

今天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她的心中是激动的,也是紧张的,甚至还有着一些的害怕。

此刻,他是真的喝多了,那怕是有李赢扶着他,走起路来,都有些摇摆。

以后同在一个府中,总会碰面,两个人要怎么办?

“赢儿那么做,自有他的道理,所以,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吧。”李老夫人再次低声的劝着李老爷子,生怕以他的性子会闹出什么事情。

“那样就最好了。”李老爷子听到李老夫人这话,倒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大哥,我、、、”李逸风望向李赢,眸子中多了几分恳求,如同一个无助的小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

所以,当看到父亲的信时,他们并没有多想,反而感觉到特别的高兴,更是片刻都不停留的赶到北尊王朝。

“父亲。”李赢转向,对上走过来的李老爷子,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此刻竟然有些不敢直望向李老爷子,双眸微微的躲闪着。

此刻,此情,此景,众人想不误会都很难呢。

毕竟,他也是在这几天才知道了她的身份的,这两天,他进宫见她,除了第一次,他没有任何的防备,让他进了书房。

而当时梦家的人,死的死,走的走,而老夫人也决定守在佛祖面前,宣誓不会再理世事了。

“皇上,你可千万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可是十分的狡猾的。”花断尘更是惊的呆若木鸡,甚至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等他反应过来后,便再次连声说道。

“皇上,你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要被那个狡猾的女人骗了她,她真的不是、、、”花断尘听到皇上的命令,心中猛然的惊滞,不由的再次大声的喊道。

但是,经过了刚刚的事情,花断尘先前的那种不顾一切的凛然,此刻显然已经淡了,或者说已经没有了,因为,他太贪心了,想要的事情多了。

当然,花断尘倒是可以放开她,那样自然就可以避开了,但是这种情况下,花断尘自然不可能会放开她。

若是到时候,真的找来一个不合适的,那可能就真的毁了李逸风的幸福了。

“娘,我觉的,我可能不是你的亲儿。”李逸风抬眸,望向李老夫人,唇角微撇,一脸的委屈,他怎么觉的,这娘亲对他这么狠呢,明明知道他不想娶娶,还给他说这样的话。

“大哥,难道真的要我十天内找一个女人回来?”李逸风再次的转向李赢,一脸的苦恼,而此刻因为老爷子跟老夫人都不在了,他脸上的沉痛便也不再掩饰了。

所以,他便被传的越来越神秘,越来越厉害,但是,他真正的武功如何,谁也不知道。

“你本来就是我的夫君,而且一直都是。”孟千寻的声音很轻,很轻,在这寂静的黑暗中慢慢的散开,却是轻柔的让人心醉。

那个女人对他的确是太狠了。

“放心吧,我有办法,而且,我也已经造好了证据,到时候,你只要把我准备好的东西交给北尊大帝看,北尊大帝一定会相信的。”段红的一双眸子中此刻更是让人恐怖的算计,她现在可是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对付那个女人的法子,所以,这办法,她早就想好了。

“这个,我明天再给你。”段红却没有直接的回答他,而是微微一笑,卖起了关子。

段红的眸子再次的眯了一下,然后微微靠近花断尘的面前,低语道,“到时候,你就说孟千寻杀了他真正的女儿,然后冒充他的女儿,然后、、、、”

那手套是纯白的,干劲的一尘不染,很显然,她在说谎,她绝对不可能是爬过来的。

她不会是疯了吧?

那一刻,他狠不得直接的把段红给扔在了地上,只是,他知道,他还不能那么做,这个女人对他还有用。

“放心吧,本王自有分寸。”夜无绝的脚步微微的顿住,回眸,望转她,淡淡一笑,轻声说道,他虽然生气,此刻胸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但是他还不至于完全的失去了冷静,这个无耻的男人,还没有那个资格,让他完全的失去理智。

而他要杀那个男人,并不是难事,但是不是现在,今天,只要好好的诚挚一下那个男人就可以了。

可能以为孟千寻此刻没有说话是被他感动了,便更加的一脸深情的说道以前的事情,希望可以用以前的事情打动她。

那些才刚刚围来的小宫女们,根本就不了解情况,所以,倒是一向的倒向花断尘的。

此刻,只见他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一把匕首,逼在自己的脖子上,因为此刻,就只有肩膀以上的露在外面,所以,看起来,真的有些恐怖。

孟千寻微愣,最厉害的还不仅仅是他的表演,那还有什么?

众人一时间,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形容他的词了。

如今北尊大帝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她是错愕的,也是意外,而且,心底深处是有着几分排斥的。

而不是交给她,不过,他还是希望,孟冰可以帮着千寻。

毕竟,皇上这么多年,因为找皇后,疏忽了朝中的事情,而且这一次甚至一去就是一年多。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快速的望了孟千寻一眼,然后再次说道,“你也放心,只要皇上按我说的去做,不再操劳,不要着急,我一定会医好皇上的病,皇上这虽然是旧疾,但是却也不是什么绝症,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的。”

“恩,好,皇兄,我跟千寻先回去了,你要好好的休息呀。”孟冰的眸子快速的转向北尊大帝,略带担心的交待着。

让她小小的年经就承担起那样的重任,她实在是不忍心呀。

把全天下各国的人都惹急了,得罪了,那后果,有多严重就不用说了。

“路将军,这件事情,可是已经积压了三年了,你此刻竟然搬了出来,你这不是为难公主吗?”丞相大人的神色间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怒意。

拿过那些纸条,打开,看到上面的字体时,却是猛然的惊住,握着纸条的手,也明显的一僵,刀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阴沉,脸色也一下子变的十分的难看。

以前,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八年,那个男人可是从来都没有送过她一朵花,甚至连个花瓣都没有见到。

他本来就是那般冷情之人,而且,她也并不是那种贪慕虚荣之人,所以,也从来没有在意过,她一直以为,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好。

白容在那个侍卫离开后,也慢慢的退了出去,看三皇子这样子,明显的是来兴师问罪的,所以,他还是先出去,让他们两个人慢慢的解决这个问题吧。

孟千寻暗暗思索着,要如何的跟他解释,才能够化解掉他此刻的怒气,说真的,这件事情太过突然,刚开始她又以为那花有可能会是他送的,还让侍卫去取来了字条,所以,此刻,似乎有些麻烦了。

“你真的已经完全的把他忘记了?:”夜无绝的身子再次的一僵,神情间似乎隐过一丝凝重,想起了那天晚上她说过的话,她说,伤的太深,所以不会再爱的。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就在孟千寻错愕之时,只见他的唇再次微微轻动,说出的话,更加的把孟千寻雷了个彻底。

他的心思只怕就从来没有在她的身上,更不要说是了解了,这一刻,她突然觉的,他真的是可笑之极。

她直接的下起了逐客令,她是真的,真的不想见到他的。

他了解她?呵,真是可笑,若是他真的那么了解她,当初就不可能会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

他听到孟千寻的话,微怔,脸上的笑顿时的僵住,那眸子中原本的欣喜也快速的隐去,有些错愕的望着,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她此刻会说出这样的话,“灵儿,你?”

不让他们乱发言,那些大臣们自然也不会打他们的主意,不会想着利用他们在他的面前说好话,或者搞什么阴谋了。

平大人听到孟千寻的话时,明显的愣了一下,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异样,不过却连连的应着,“是,臣遵旨。”

“是,是,臣等明白。”那些大臣哪敢再说什么,一个个都连连的点头应着,特别是刚刚说话的那两个大臣,头都是极力的垂着,深知自己刚刚说错了话,生怕公主会当众惩罚他们。

丞相大人可是处处维护着孟千寻的,所以,他此刻突然开口,自然是有原因的,也说明了,这件事十分的棘手。

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让他去打军队的主意呢?

好在,很快孟冰派出去的侍卫便带着李逸风进了宫。

但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肯定不会不管,肯定不能无动于衷,他要知道原因。

“行了,小丫头,你是看叔叔长的好看吧。”孟冰轻轻的拍了拍小宝儿的脑袋,故意的轻嗔道,这小丫头可是一直都喜欢看漂亮的男生的。

李逸风为李逸风细细的检查着,神情似乎突然的变的凝重起来,而且,他的眉头也微微的蹙起。

“你的意思,皇兄的病真的医不好了?”孟冰也是惊的半天不能动弹,回过神来后,一脸惊愕的问道,声音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轻颤,她的皇兄真的病的那么严重吗雷武裂天全文阅读。

极力的忍着说出了这话时,他的脸色已经忍的有些发白,咳的更加的厉害。

小宝儿自然也跟了进去,不过,夜无绝是肯定被揽在了外面。

此刻孟冰也顾不上他了,抱着宝儿便走了进去。

坐在床前的李灵儿,握着北尊大帝的手微微的紧了紧。

“好了,你们不要为难公主了,这件事是朕的错,其实公主她已经嫁、、、”北尊大帝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突然的再次开口说道,只是,话说了一半,又再次的咳了起来,而且,这一次似乎比刚刚咳的更加的厉害。

“咳、、”话说完后,便再次的咳了起来。

孟冰这才抬眸,望向一边的夜无绝,刚刚她因为太担心宝儿,并没有注意到其它,还以为只是一般的侍卫呢,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夜无绝,孟冰的眸子猛然的圆睁,忍不住的惊呼,“夜无绝,你怎么会在这儿?”

他的神情间带着明显的惊撼,有着难以置信的意外,不过,却也有着压抑不住的欣喜,这一刻,他是怀疑自己听错,所以才想要进一步的确认。

“夜无绝,皇兄可是下了昭书,公告天下,现在那么多人因为此事赶到了北尊王朝,你想在这个时候带走千寻,只怕很难。”孟冰的唇角微微的扯了扯,不是她打击夜无绝,而是她了解皇兄的能力,而且现在又是在北尊王朝,夜无绝岂能是皇兄的对手。

“本王只要带她回去,其它的事情与本王无关,而且本王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止。”夜无绝的眸子再次的眯起,神情间多了几分凝重,但是声音中,却仍就是毫无动摇的坚定。

她甚至在暗暗想着,皇兄会不会有什么办法让千寻屈服,答应了。

不过,北尊大帝那声父皇便让众人都明白了原本这就是皇上找回来的女儿。

那些大朝们看到皇上咳成那样,一个个都纷纷的变了色,都是一脸的紧张。

这样的条件,自然每个人都敢想,敢去了。

只是,走到马车前时,却只看到他们的马车,并没有看到皇兄的马车。

那么,这个孩子会是谁?

夜无绝微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摇了摇头,他实在是不知道这小丫头是谁,一个看上去已经有两岁多的小丫头,他的脑海中真的没有印象。

现在宫中又没有什么宴会什么的?

“其实,我从出生就没有见过我爹爹。”小宝儿的小脸微微的垮了下来,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难过,不过那微垂的眸子中却是满满的兴奋,不过,现在终于看到了,而且,也真的跟娘亲说的一样,她的爹爹真的是一个很优秀,很优秀的男人。

夜无绝虽然没有带着小孩子,但是倒还挺会哄小孩的。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以前从来没有过。似乎是一种无法割舍的牵挂,时时刻刻的牵动着他的心。

女人听到了,一双眸子中怒火的升腾,那凶狠的眸子快速的转向了另一边,自然的男人的身上,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要去选驸马?”

但是,他却似乎看的很认真,好像能够看的清那上面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