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曾深深的爱我 > 第44章:罪孽深重

有你们,才是小妖最大的动力,因为你们的支持,就是小妖写下去的全部动力,非常感谢各位一路的支持,小妖无以为报,就勉强爆肝写好下一本书。

不管怎么说,刚刚夜无痕也算是救了她,感谢的话,总还是要说的。

虽然,这件事极有可能是二夫人的阴谋,但是,他却明白,鸾儿肯定是老夫人逼死的,因为,老夫人一直都不喜欢鸾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又怎么可能会放过鸾儿?

“雨儿,这个世上,只有娘亲一个人是真正的爱你的,娘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只有娘亲可以救你。”二夫人再次低声的说道,一双手,也愈加的收紧。

凤阑绝带着上官云端快速的回到了王府,这段时间内,有些客人都已经被他们的下人带走了,但是,绝大多数的,都还没有离开,毕竟,这么段的时间内,一个个都醉成那样,也的确不好离开。

虽然,他此刻的心很痛,很痛,痛的几乎让他无法呼吸,痛的几乎让他崩溃,但是,他却知道,那样的事情,发生了在她的身上,她会更痛。

而且,上官云端感谢的话都已经说了,她的话,也就不可能是空话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絮儿竟然利用他安排在凤阑绝的王府中的给上官云端下毒,从而让凤阑绝查到了凤阑锐的身上。

“本太皇现在宣布,从今天起,凤阑绝就是凤月国的皇上了。”太上皇看到丞相离开后,才再次沉声说道,他不想再发生其它的意外了,所以,还是让凤阑绝早点登位比较安全。

上官云端的眉头轻轻的蹙起,她感觉的出,这个女人不简单,而她竟然当着凤阑绝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表示,她原先就跟凤阑绝相识的。或者还不仅仅相识那么简单呢?

不相信他吗?他此刻最怕的就是她误会,但是她偏偏就真的误会了。

只是,过了很久,很久,那轿帘却微微的动了,随着那轿帘掀开,慢慢的露出一个身影。

凤忆希是生怕蓝岚再提出其它过分的要求为难上官云端。

那几个人被凤忆希堵的哑口无言,而望向凤忆希时,脸上都多了几分诧异,都有些不敢相信,凤忆希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了一下,再次说道,“我们就一招输赢,公平而直接。”“好。”上官云端这次没有再去过多的掩饰,微微的抬眸,极为简单的回道,她很清楚他只所以这么做,大多是因为她,毕竟以他的立场,没有这么针对丞相的必要。

她知道,既然皇上与皇后千方百计的让她过来,自然就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她回去,所以,她此刻是故意的。

“是呀,证明给大家看呀,本公主倒要看看,你能写出什么?”夜如梦此刻却是一脸的幸灾乐祸,她敢肯定这个女人能写出第一个数字,绝对是凤阑绝暗中告诉她的……

那声惊呼很轻,而且她是刻意的学的公主的语气。

她一时间,并没有发现夜如梦的目的,从她的方向,也并没有注意到夜如梦身子的异样,只是看到夜如梦的手,紧紧的握在她的椅子上,遂略带不满地说道,“你这丫头,坐好了。”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眯起,今天的上官凌雨实在是太过奇怪了。

“皇嫂,我们一起去玩好不好,我有好多话想跟皇嫂说。”而当事人却像是没事般的,再次转向上官云端,缠着上官云端说道。

但是,他知道,她跟在凤阑绝的身边,会比跟在他的身边安全。

那一次,南宫雪就是带着她从后门进来的。

话语微顿,眉头紧蹙,下意识般的揪着手指,似乎在纠结,思考着,从妻子升为了什么?

“这是什么?”李大人接过那个瓶子,却是一脸的疑惑。

她是夜无痕的女人,他要怎么留下她,更何况,她的心中只有夜无痕。

“不是王府中的丫头,那她是怎么混进王府的?”其它的几位夫人,脸上却是更多了几分害怕,在她们看来,这王府戒备森严,外人是绝对混不进来的,如今竟然?

“她,她死了。”上官云端意识到自己刚刚差点失言,连连一脸惊慌的指向地上那丫头,极为害怕的说道。

“呵呵,真香,好喝。”上官云端微微的轻笑,仍就带着她那招牌般的傻笑,只是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

“还有这种说法?”一个小丫头一脸好奇地说道。

“恩,知道就好。”老夫人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她现在易容成了上官云端的样子,却也害怕被凤阑绝看出破绽,她的计划是,等拜了堂,入了洞房以后就算被发现了,一切都成了定局,反正她跟上官云端一样,都是将军府的大小姐。

他以为他能够做到,但是,今天上午整整一个上午,他都心神不定,他的心中有着一股冲动,一股想要将她抢过来的冲动。

叶寒对上她那一脸的轻笑,微愣了一下,再次保证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医好你的病的。”

而相反的,若是他们不把他供出来,他至少能够保住他们的家人。

上官云端却是暗暗好笑,这二皇子果然够阴狠的,而她相信事后,以他的狠毒,绝对不会放过这些黑衣人的家人。

“回皇上,没人指使我们,是我们自己猜迷心窍。”其中一个黑衣人,微微的抬眸,低声说道。

“父皇,你看?”皇上似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微微的转向太上皇,低声请示。

那几个黑衣人原本就在说谎,有些心虚,再在太上皇这般的直视下,一时间,都纷纷的慌了,身子微颤,眼神也变的躲闪。

“大家觉的,这种情况下,谁的嫌疑最大?”二皇子的眸子微微的扫过众人,故意慢慢的说道。

“吵。”上官云端被她拦住了去路,脸色微沉,眼帘微抬,冷冷的眸望向,“让开。”

说真的,她还真的不记的她原本的样子了。

“你倒是说句话呀?她到底怎么样了?”夜无痕见叶寒没有回答,那紧握的手,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快速的伸出,只是并没有掐向叶寒的脖子,而只是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领。

夜无痕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微微的松开了抓着他衣领的手,却再次忍不住问道,“她到底怎么样了?”

众人的眸子便纷纷的望向床上的上官云端,夜无痕此刻更是没有心思再跟叶寒计较了,一双眸子,更是快速的望向上官云端,直直地望着她,等待着她醒来。

凤阑绝的心再次紧紧的悬起,为何这么久,她还没有醒过来,虽然她的脉搏正常,呼吸也极平稳,但是他却仍就忍不住的着急。

这一刻,他明白了,她答应嫁给凤阑绝绝对不是为了报复他,也绝对没有丝毫的勉强,因为,从她的眼神中,从她的轻笑中,从她那亲密的称呼中,都不难看出,她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凤阑绝。

他清楚的记得,那一次大皇子与二皇子两个联合起来陷害他,后来,明明查清了,皇上却仍就包庇他们两人,而惩罚了他。

然后便抱着她,快速的离开了。

进了房间,微垂着眸子,低声喊道,“老夫人,老爷。”

上官云端暗暗冷笑,她早就料到丞相与李玉不会这般轻易的服罪,所以,她刚刚的画像最大的目的,也就是让李玉处于被动的局面,让她可以撑控一切。只要证明了李玉与此案有关,她才能进行下一步。

“这……”皇上此刻的脸色可以说是难看到了极点,一双眸子中也尽是懊恼,或者还隐着几分狠冷的怒意。

“丞相说这话,可有证据?”凤阑绝的唇角突然的绽开一丝轻笑,不怒反笑,声音中此刻似乎也没有了刚刚的怒意,也带着淡淡的笑意。

这罪名可是不小呀,弄不好说不定会杀头的。

依琴暗暗的吞了口口水,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家的主子。

丞相的脸色明显的一沉,双眸微眯,望向上官云端时,射出几股嗜血的狠绝,狠不得将上官云端给撕裂了。“哼,话可不能乱说,你说这话,可要有证据,否则……”

“不是真怀孕,这是什么意思,这怀孕还有假的吗?”秦思柔一脸的不解,再次忍不住问道。

那两个丫头纷纷的愣住,都是一脸的不解,但是却都不敢多问,可见平时的南宫雪对她们并不好。

片刻之后,装扮妥当的南宫雪走了出来,走出房间时,她的脚步微微的停住,然后一双眸子慢慢抬起,慢慢的环视过四周,然后才微微垂下眸子,低声吩咐着外面的丫头,“走吧,去给母亲请安。”

更何况,她太了解这些女人的心理,整天没事,就只知道围着一个男人争风吃醋。

二夫人快速的转头回望。

“哎呀,好好的怎么打起来了,快住手呀。”四夫人回过神后,假装担心的向前劝架,但是那声音中,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凤阑绝的眸子中漫过明显的笑意,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意外,而这次他也明白,她之所以出面,其实也是为了帮他减少一些麻烦。

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去给太上皇请安时的情形,当时,太上皇倒是并没有太多的异样,不过,精神似乎有些不太好,太上皇说可能没有休息好,所以,用过早膳后,就又睡下了。

所以,她不能冒险。

有段时间,甚至有人暗中传言说当今的皇上,只怕也不是太上皇的。

所以,二皇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争夺这太子之位,当然其它的皇子也都明争暗斗。

众人纷纷的惊住,谁都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开口,大家还都以为,她真的吓傻了呢,而且,不是说,她原本就是傻子吗?

只是,她如今突然打断了皇上的命令,只怕。

这样一来,他们心中的紧张与担心,便略略的放下了些许。

府外的那人,看到凤阑绝进去后,只能有些无奈的离开了。

毕竟现在凤阑锐已经是皇上了,他就不怕被凤阑锐发现了吗?将来影响他的前程吗?

“呵呵。”凤阑绝却是突然的轻笑出声,只是,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笑意,双眸微闪了一下,这次慢慢的说道,“没什么好奇怪的,他这个时候,这么做,只是两种可能,第一,就是对本王绝对的忠诚,第二,就是对本王的绝对的不忠,他到底是哪一种,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只是凤阑锐一个大男人,若是给她下那种毒,会不会太过变态了些?她一直觉的,能够给她下那种的毒,会是一个女人,而且应该会是一个对凤阑绝有感情的女人。

然后望向上官云端,说道,“继续吧。”

因为夜无痕的出现,气氛明显的变了,尚书大人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就连丞相大人神色间也隐着几分凝重。

“看的云录。”李玉听到那根本不带丝毫危险的问话,心中也是更多了几分得意,想都没有想,便随口回道。只怕,他也就只知道云录。

只是,让她疑惑的是,以凤阑绝的听力,若是有人靠近那个小窗口,他不可能发现不了,毕竟刚刚只是一根细针射过来,他都感觉到了,而且在第一时间里将她带离危险了。

但是,当时,他们也没有发觉有那个侍卫有任何异样的动作来向外面的人报信呀?

那丫头愣住,想了好一会,似乎才终于想明白了,但是,神情间却仍就有着担心与害怕,不过,却微微的点了点头。

上官云端微愣,心中也多了几分感动,她一直都知道,他对她的心意,就够了。

但是,皇上若是那么做,丢脸的就不止她跟爹爹,只怕是整个夜阑国,皇上就算再想对付爹爹,也不会用那么愚蠢的办法。

因为,她深知,这个女人背后的那人,不是她能惹的起的,而且,她也只有去了大殿,才有可能知道那人是谁,是何目的。

所以,上官云端没有再推脱,微微转身,冷声道,“走吧。”

这个时候,上官云端竟然走了进来,皇上看到她时,脸色猛然的一沉,唇角微扯,刚要发怒。

凤阑绝已经走进了大殿,众女子这般近距离的望着他,更是一脸的痴迷,一个个心跳加速,都期待着绝王能够注意到自己。

而上官凌雨的死,只怕会让爹爹更加的心痛,爹爹只怕承认不住那么多了。

但是南宫逸却是有着一种绝尘般的飘逸与洒脱,两者是截然不同的。

南宫雄一听这话,心中自然更加的得意,高兴的只差立刻去拜祖宗了,绝王主动的让自家女儿献艺,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而南宫雪的琴艺可是全夜阑国无人能及的,这好事,肯定是八九不离十了。

“你怎么没死,你怎么可以没死?”场上的上官凌雨此刻的眼中,根本就看不到其它的人,只是对着上官云端疯狂的喊着。

他们痛恨上官凌雨的残忍,都想要处置上官凌雨,但是却不能不顾及上官傲天。

“爹爹。”上官凌雨看到上官傲天时,脸上那扭曲的疯狂快速的隐去,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害怕,是那种小孩子做错了事,怕大人惩罚的害怕。

“云儿,这次是雨儿的错,雨儿不应该伤害你,不过,好在,你现在没什么事了,奶奶也就放心了。”老夫人的眸子转向上官云端,轻声说道。

“老爷,你好狠的心呀,她是你的女儿呀,你的亲生女儿呀,你怎么这么狠心呀。”二夫人一脸愤恨的望向上官傲天,大声的喊道,只是她在望向上官凌雨时,眸子中却是微微的闪过了一丝什么。

“谁求情都没用,包括上官云端,单单是上官凌雨欺骗本王的事,本王就不会放过她。”不等上官云端回答,夜无痕便再次狠声说道。

那个侍卫那还敢有半点的缓慢,快速的拉开了二夫人,手起,手落,便听到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随即上官凌雨便瘫软在了地上。

而那些原本虽然为上官云端暗暗紧张,却是认定上官云端不会赢的大臣们更是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特别是丞相与严大人,他们一个正看着那本书,而另一个早已经将那书上的内容牢记脑中,所以,他们最清楚上官云端背的情况。

“既然公主不想追究,就暂时饶过你一命,还不退下。”皇上冷冷的望向那跪在地上的宫女,狠声说道。

这么一来,便耽搁了些许的时间,等这事解决了,众人再想起上官云端那还没背完的书。

若不是因为心中有了他,她怎么都不会答应嫁给他,那怕他是绝王,那怕知道这是两国的联姻。

她说爱了,就一定是爱了。

“为什么不可以?我的生活,我做主。”上官云端的眉角微扬,声音似乎微微的提高了些许,借用了移动的一句广告词,说真的,她很喜欢这种话。

那个男子一边说着,还一边暗暗的摇头,很明显,他应该已经成亲了,只怕他的妻子就是那样的女人,让他很无语。

上官云端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便上了轿子。

一个弹琴之人,却不懂的爱琴。

这人,还真是听到风就是雨了。

凤阑绝怔住,神情间似乎隐隐的有着几分紧张,他知道,她一向都有自己的主见,所以,只怕不喜欢这样的霸道,只是,其它的事情,他都可以由着她,但是独独这件事,他必须霸道。

而从绝王府的冷清看来,似乎就连皇上与皇后,都不太赞成这件事。不过,不管怎么样,不管要面对怎么样的困难,她竟然认定了,就不会放手。

她明白,他此刻的急切,但是他却仍就只是这般轻柔的吻着她。

“好了,好,本王亲自来教你武功,这样可以了吧。”凤阑绝一脸轻笑的望着她,现在的她,在他的面前,越来越情绪化,以前的她,总是一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表情,将自己完全的伪装起来,但是现在,她却是将最真实的她,毫不掩饰的展露在他的面前。

她原本是担心他会没时间,所以才说让其它的人教她,不过依他爱吃醋的性子,若是换了其它的人,只怕,她会被醋淹死了。

“我说,你好了没有呀,你都整了大半天了。还没完成了。”走进来的依琴看到月儿仍就在忙着,略带不满地说道。

而她将那茶端到嘴边时,也细细的观察了那茶,发现那茶中,也并没有任何的异样。

先是装做热心的为她做嫁衣,紧接着,说是去给她祈福,所有的这一切的,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让人不要注意到她。

凤阑绝明白他的意思,遂将上官云端拉的更靠近了一些,轻声道,“皇爷爷,就是她,你的孙皇媳。”

这么晚了,他怎么会来了?而且还这么直接的闯进她的房间?

升起一股无法控制的喜悦,更多了几分欣慰,还好,她没事。

上官云端微愣间,他已经走到她的身了,冷冷的扫了那个宫女一眼,沉声道,“出去。”

“是,这不是雪凝,这只是一种香料,味道与雪凝极为相似的香料。”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撇了一下,然后小声的说道,那声音低的几乎连她自己都快要听不到了。

她可是每个细节都想到,她做事,向来不会让人抓到把柄,而且就算有人怀疑,她也有办法应对,而当时的情形,也正如她所料的,根本就没有人怀疑到这上面。

他也不明白,为何一向冷静的他,一面对她的事情,就再也无法保持冷静,甚至还会乱了分寸。

难道,她到现在还以为,他会跟其它的男人一样,在意的会是她的外表吗?

他一进来,就直奔这边,是正对着她的,所以,目光对上她似乎也正常,或者应该说,他的目光其实是对上那个空位的?

因为,他深知,只有真正打开了她的心,她才能接受他。

想让她回去,哼,谁理你呀。

说真的,上官云端做的香囊真的不是一般的丑,她就不明白,一个人做了那么多的香囊,竟然没有一个好看的。而且还一个比一个丑,也难怪夜无痕不喜欢了。

上官云端再次的愣住,不是吧,他竟然还真的要了?

“王爷,那香囊还是不要挂在腰上了吧。”上官云端暗暗的吐了一口口水,有些为难地说道,她一想到,这样出去后,众人的眼光,便有些后怕。

皇后的眉头微蹙,微眯的眸子中,也带着几分算计,其实,她也很想让上官云端出丑,但是,如今绝王那般明显的护着她,她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皇上,尽量的取一些简单的题目,相信在坐的都能够接的上来,所以什么样的惩罚,都无谓了,所以,老臣倒是觉的公主的提议挺有新意的,不过,学狗爬毕竟不观,若真有人接不上来,就学几声狗叫算了。”丞相听到李贵妃的话,连连接口说道。

但是,若是王妃知道有人偷国库,那不是应该让人去阻值吗?怎么反而要让那些人把银子运出去后,再,再偷偷的转移,王妃这,这岂不是。

太上皇说过,现在,还不是让凤阑绝登位的最好时机,便说明,有些事情,就连太上皇都没有完全的摆平,完全的准备好。

当然,她这么做,还是想要给二皇子一个狠狠的打击,若是他辛辛苦苦,冒险偷出来的银子,随后就被人偷走了,只怕会把他气到吐血。

皇上等人也随后到了,婚礼便开始。

“云端,等我回来,我很快就会回来。”凤阑绝紧紧的揽着,一脸的不舍,说真的,他真的不想出去,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她,那怕只是一会。

终于摆平他们了,他就可以去新房了。

而此刻的凤阑绝正满怀欣喜的走向新房,脸上有着几分无法掩饰的激动,更有着满满的柔情,经过了这么多的艰难,他终于可以娶到她了。

“恩。”凤阑绝轻声应着,然后才轻轻的推开了门,轻声喊道,“云端。”

院子里的上官云端猛然的惊滞,身子下意识的微颤,完了,完了,没有想到,被他捉了个正着,而且,她听的出,这一次,他是真的生气了。“哼,你让我放,我就放呀,你以为你是谁呀,竟然命令我,不就是一个傻子吗?你见过谁会听一个傻子的话呀?”上官凌霜极为不服气的吼道。

似乎完全的换了一个人似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到时候,不仅仅是霜儿会受到惩罚,她肯定也是躲不过的。

上官云端看到急急赶来的众人,脸上却并没有半点的害怕,甚至没有丝毫的异样。

夜无痕眼睛本来就毒,刚刚一定也听到了她的那一番话,所以,毫无疑问的,他已经知道她是在装傻了。

凤阑绝的眼角却是微微的上扬,唇角也微微的扯开,这个女人,今天还真是让他大开眼界,夜无痕,他是了解的,连夜无痕都被逼的后退,还真是让他不得不惊讶。

不过,若是伤害云端的人真是她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样的法子,他想都不会想,虽然,他也知道,那可能会是一个最快,最直接的办法。

在这个平常男人都三妻四妾的朝代,他竟然说,一辈子,只娶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