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曾深深的爱我 > 第54章:仰之弥高

可刘建为了追上滕青山,只能咬牙加速!

“小珺这孩子,失去所有亲人,怕是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完全缓过来吧。”滕青山吃着饭菜,心中暗道。对那个李珺……滕青山心中到没有男女感情,毕竟李珺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比自己妹妹小雨还要小。

扬州,武安郡境内。

在场十一位都统,心底都有些期待。缺统领,当然要从都统中选!

而统领的一整套玄铁重甲,加起来,却过五百斤!

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青山,地级密典、天级密典,关系重大,必须经过长老们同意,才能给你!所以,密典的事情,待得我正式收你为弟子后,再给你。”

“有,可也只是一门《幽月枪典》!”诸葛元洪说道,“青山,刀剑棍棒等等诸多兵器中,枪是最难成的!就是九州大地上,达到先天,还使用枪法的。数量要远远少于使用刀剑的!枪法要提高,难度很大,可以借鉴的太少。”

“这是赤鳞兽的黑『色』鳞甲!一面都是鳞片,另外一面则是一层灰白『色』厚皮!这东西,被我分成了三大块,每块长两丈多,宽一丈多!”滕青山说道,心里早计算过,三块加起来,大概五十几平方米。

“这些都是小事。这赤鳞兽体型庞大,那鳞甲足以打造二十套覆盖全身鳞甲。这鳞甲是你一个人单独弄到的,我便给你两套。至于给谁,你自己安排。你妹妹……哈哈,有天赋的,我归元宗定会悉心教导。”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我想问的是你,你自己呢?有什么要求?”

装作看不到赤鳞兽,暗中蓄势!

“哈哈,你们这么多人都没找到,我想找到,也难啊。”滕青山笑着应声道。

“就这个小玩意,就能孕育出‘黑火灵果’。”滕青山心底赞叹,其实滕青山不知道……这黑火灵根,不单单是孕育出‘黑火灵果’,其实连那‘赤鳞兽’的诞生,都和这黑火灵根息息相关!

滕青山二话不说,先将黑火灵根揣在怀里,这可是最重要的。

前世,靠内劲辅助,就能靠身体抵御子弹。

可以说是人形妖兽!

“这就是我的兵器。”

他最擅长的,就是拳法!

大量巨石『乱』飞,每一块都蕴含可怕的冲击力,其中数块巨石撞击在司马庆身上,司马庆无处借力,从高空落下!

在黑『色』大石头上的六个人,惨了!

岩浆湖湖岸上,不少人盯着那滕青山。有震惊的,有钦佩的,也有快意的……

所以,杀吧!

地方小,退一步,很可能就退进岩浆流中。

赤鳞兽的舌头,就好像毒蛇吐芯一样,速度极快。

这一次黑火灵果争夺,谁想最后竟然被赤鳞兽夺了去。

“抢灵果,杀!”

就在各大势力高手都在思忖着抢夺方法的时候,忽然,一道幻影飙『射』向岩浆湖中央,速度极快。几乎条件反『射』的,围在岩浆湖边上的诸多高手,几乎过半人都一瞬间扔出了手中的暗器!

大量暗器仿佛一阵旋风,席卷向那道幻影。

……

“好热!”不少坐在里层的武者,被热气一烫,惊得连退。

呼!

黑火灵果的争夺,将是一场混战!

可乌岱丝毫不怕,反而继续前进。

“隐秘洞『穴』,在那?”那三角眼、白发秃顶老者仰头一看,随即整个人一跃,仿佛一头老鹰,到了崖壁上,抓着藤曼,略微一查看,便发现了旁边隐藏在藤曼后面的大洞『穴』,秃顶老者朝下方点点头。

“黑火灵果!”杜洪、滕青虎二人也是眼睛放光,连加速。

朝上爬,如果速度快,先爬到这低矮崖壁的崖顶,还有希望。

脑中思索着,哪里能逃命,可嘴上却说的欢:“滕都统,这条通道没多长。前面就是大裂缝!”

“红『色』的?”杜洪有些惊讶。

……

就这样,过了三天。

“不对!”

“哼哼,我不说出去,每天盯着,这黑火灵果就是我的了!虽然我实力差,即使夺不过那赤鳞兽,最起码,我还能吃到那黑火灵根,到时候,我也是一流武者了。”那精瘦男子得意地很。

“哈哈,滕青山,我们闲话也不必多说!手下见真章!”司马峰从背后拔出了那柄黑『色』重剑。

中了‘火中取栗’这一招,重剑不由一偏,不过司马峰身形一转,借着那股旋转的力道,手中重剑顺势就是一个斜劈。

炮拳,转为枪法,滕青山已经琢磨几年了,可一直无法成功。

“青山!”冀鸿和滕青山走在一起,在山脚下散步,“今天下午,有没有遇到武者向你挑战?”

“呼!”“轰!”

滕青山见状暗自摇头:“心『性』都不够坚定,应该是一个天赋了得,却没受过多大挫折,坐井观天,自认为了不起的小家伙。”对这种年轻人,滕青山提不起一丝兴趣,随即滕青山一群人而后便离去了。

有凑热闹的!

人体存在于大自然中,有其局限『性』。如滕青山达到十八万斤巨力,已经是极限。

随即哈哈大笑:“关绿,你说的对!还是年轻人脑子好啊,现在杀了赤鳞幼兽,的确有益处没坏处!”

大厅里,只剩下滕青山、冀鸿、关绿。

“也好。”朱崇石也拱手道,“我就不挽留了,青山兄弟,一路保重!”

“小二,你可别瞎说。”旁边的杜洪喝道。

杜洪笑道:“都统,这些小二有什么见识?天下间肆意『乱』传的谣言,多的很,不可全信。”

“嗯?”滕青山目光一扫,“那在一起的,应该是大金庄庄内的好汉。而那些分散开,看似桀骜不合群的人,应该都是武者了。”不认识的武者,一般都彼此心存提防。哪会像大金庄普通族人团结。

……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朱崇石感叹道,“爹说的对,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得意,当得意时,离失败也就不远了。”刚从海外归来,心中的豪情,就被滕青山的实力给狠狠打击了一下。

锵!

那强壮的四蹄,宛如狮子的四蹄,只是这四蹄同样覆盖着鳞片,而那四蹄中都有着锋利的利爪。

妖兽仰头一声嘶吼,陡然,全身变得通红,隐隐有着红光。

这一躲,就是整整两个多时辰,到了第二天黎明前最黑暗那一刻,峡谷中一片漆黑,这头妖兽才闪电般跃下,落入峡谷中,而后数次飞窜,就离开了峡谷。

在族长身侧的一位汉子急了,大喝一声:“你们这群武者!我金家庄面临大灾祸!请各位帮忙,可各位杀不了妖兽,还在这谈笑,你们还有……”

金家庄上千名族人眼眸都暗下去,他们都快绝望了。

“别说了。”靳涛压低声音道。

嗤嗤~~

……

孟田迅疾的在屋顶上飞奔,滕青山也闪电般在后面追着。

孟田后退,而后站定在一条屋顶大梁上。

四十九刀,一刀快似一刀,这对身形移动速度、挥刀,都有非常苛刻要求。

……

可怕的寒光从客栈的墙壁中穿出,仿佛是钻墙机器,随即,轰的一声,那滕青山整个人就撞碎了墙壁,碎石『乱』飞,可滕青山那双凌厉的眼眸依旧盯着那孟田。

轮回枪就是一道闪电!刺向那模糊的红『色』刀影!

扬州十三郡的南星郡,郡城之中,留风楼的红牌姑娘‘绿衣’所在的楼阁内。

“朱兄,这么热,你怎么不进车厢歇息?”滕青山笑道。

如果有金钱,那就好办了。可一般庄子,如果没田地,怎么养得起迁徙的族人?迁徙的过程,那就是非常悲惨的过程。

刘虎很清楚,这一趟货,对自己大哥意味着什么。

“你以为蛮荒那么好闯的?蛮荒中人迹罕至,所以能诞生千年灵芝,参王,还有很多天才灵宝。一些奇特妖兽等等,甚至于许多厉害武者死去留下的秘籍、兵器等。这么多宝贝,如果蛮荒好闯,里面早就都是人了。”杜洪感叹说道。

近一个时辰后,车队终于赶到了叁石客栈。

客栈后院一间大房间内,聚集了数十号人,为首的正是那位孟老。

滕青山整个人一跃而起,直接跃上二楼。

“竟然有不少内劲高手!不好,这样下去,我黑甲军军士怕都要死去大半!”就这么一会儿,就有两名黑甲军军士倒下了,当然,对方倒下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