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曾深深的爱我 > 第7章:战神皇

南陵锦行是打定主意,不会再让自己陷入南陵那一团乱麻中,给南陵皇帝伤害自己的机会。

呼呼呼……风声与火苗同时朝两人扑来,凤轻尘感觉整个人都处在一片灼热之中,这温度能把人活活烤死,凤轻尘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流。

可惜,凤轻尘很不给面子的拒绝了。

九皇叔现在可以毫不犹豫地站在她这边,以后还会吗?

头儿带人一一入了密道,留守的人便守望在密道入口,以免出现什么意外,可就在此时,一阵吱呀呀的声音响起,只见那密道口突然合拢了……

三王爷听过蓝九卿的名声,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本人,关于蓝九卿的信息三王爷知道的不多,一个江湖人,三王爷并没有把蓝九卿放在心上。

豆爷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凤轻尘和九皇叔相视一眼,无力的叹了口气。

另一个营帐里,被下了药的八个暗卫,好似丝毫不受药物的影响,动作矫健、迅速,如同猎豹一样。

江南是清王的地盘,她可以抱怨这两人不谨慎,害她被困江南,可不能插手江南的事务。

好吧,凤轻尘又赢了,本想逗弄一下凤轻尘,结果人没逗弄到,反倒把自己弄得更狼狈。

事情发生得太快,众人完全搞不清状况,而就在山洞倒塌的瞬间,九皇叔纵身一跃,飞了下来,可跟着九皇叔身后的四个护卫就惨了。

翟老爷子的私兵,她算是全部掌握在手上了,日后就是花钱,那也是养自己的人,她不至于会白忙一场。

“凤姑娘,那块地蔡员外不卖,说是姑娘你非要买的话,价格要翻五倍。”十八骑一脸颓废。他们当护卫是好手,要谈生意那可就没本事了。

可凌天却一脸为难的道:“九皇叔要和我一起走,我们约好了大至的日子,恐怕无法提前走。”

后面三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发现九皇叔和豆豆盯着冰花发傻,眼神痴痴的,整个人如同冰雕,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凤轻尘一脸狂喜,期盼地看着玉粒,希望这玉粒能争气一点,再帮她一次。

东陵人如此怠慢苏绾,不就是仗着有一个会造震天雷的人嘛,不就是想要她和西陵天磊一样,一直“病”在床上嘛,在凤轻尘与南陵侍卫首领闹得正僵时,苏绾身边另一个侍女匆匆跑了出来。

众女不解,一个个看看凤轻尘,又看看西陵长公主:谁来给她们解个惑,九皇叔到底行不行呀1;148471591054062?

敏夫人完全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凤轻尘,要是凤轻尘心里承受能力弱一点,这伙的是会大声质问,非要弄个明白不可。

“知道又如何?”这一次,九皇叔没有否认,否认也没用。

说话间,王锦凌便优雅地走到凤轻尘身边,提笔蘸墨,眼带笑意。

“好,好对。”围观的人赞叹道。

不过,凤轻尘对苏文杭也蛮有好感的,毕竟这小孩与自己的缘分不浅,到了停尸房还能活着出去,是一个福泽深厚的孩子。

没办法,第一次参与这样的大手术,他紧张,他生怕因为自己的事,而拖累了凤轻尘,进而影响太子的病情。

还别说,一件白袍,一副眼镜,一脸严谨,这样的思行还真有外科一把手的气势,站在手术台前,就让人信服。

心外科手术是一种美学,这一点也不错,这是凤轻尘第一次心无旁骛、单纯欣赏孙思行下刀,配与孙思行严肃自信的表情,这一场手术绝对是视觉盛宴。

“让你担心了,在路上出了一点意外。”凤轻尘颇为不好意思,她能想像王锦凌他们听到她出事的消息,有多挑逗心。

原本还心存愧疚,现在却是一点也不同情了,一切都是凤轻尘自找的,是她自己不知羞耻。

“我想要什么洛王难道不知吗?轻尘要的向来很简单,不过是活着罢了。”

好一个凤轻尘,这个时候她居然还能想到这些枝枝叶叶,心思不是一般的缜密。

“哼,你的仇人本王也要管?保你半年之内能活着,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本王凭什么管你的生死!”

不过,景阳并没有就此放弃,讲学结束后便登门拜访,可惜凤轻尘早一步收到消息,约崔浩亭和王锦凌喝茶去了。

不仅仅是她,就是九皇叔也不会当回事,反正她没死。

“大公子放心,我们绝不会伤凤姑娘。”得到大公子的承诺,洛王护卫将刀收下,可就在此时,一直闭眼的凤轻尘突然睁开眼,眼中精光一闪,不待洛王护卫动,凤轻尘就猛得用头,去撞自己身后的护卫。

太天真了!

九皇叔磨牙,抬头,恶狠狠地瞪向凤轻尘,身心都没有吃饱的男人,这脾气肯定很大,不过只要凤轻尘摆出小媳妇的姿态,软言细语的说上两句好听的话,他就不计较了。

“我承不承认他都是,我娘给定我下的未婚夫,这一点无法改变,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我,而是他。毕竟,不是我巴着暄少奇要他娶我,是他非我不娶。”有那块夫妻玉佩在,还有暄少奇提到她母亲时的熟稔与怀念,她也没有办法怀疑。

“回,回皇上的话,九皇叔出事的地方,正好是断崖处,震天雷爆炸,将那一段路1;148471591054062炸出了一个巨坑,九皇叔不见踪影。卑职在那里找到一些混在泥土中的血肉,也派人去断崖下搜索,一无所获。”也就是说,那是一条死路,九皇叔十有八九是死了,尸体被炸烂了。

潜台词是她想要沐浴。

老者和九皇叔一样,不过老者并没有把南陵锦凡放下来,而是随便拿缰绳,将南陵锦凡绑在马背上,同样给马扎了一刀,让马往前跑。

在这祸从天降的时期,凤轻尘怕禁卫军又玩一出强闯抓人的戏码。

凤轻尘收拾好心情,开始检查元希和云潇的血液样本,这一弄就到了晚上,把佟珏和佟瑶几个丫鬟给急死了。

凤轻尘摇了摇头,眼中并没有嘲讽和笑话,只有真诚的安慰:“崔公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也明白你紧张与期待,如果崔公子不忙的话,我们下一盘棋如何?”

这一击,蓝九卿很容易避开,玄情也没有想过这一击能伤蓝九卿,她只想趁蓝九卿避开时,跃到蓝九卿的身后,从后面攻击蓝九卿,或者把打斗的方位改变一下,她现在被蓝九卿逼到一个死角,不利于伸展,可不想……

“九皇叔,我是大夫,刚刚在路上遇到淳于郡王,他受伤了,轻尘替他包扎好了。”凤轻尘轻声解释道。

她虽是女子,可却不是一无事处,她来这里不会给东陵九添乱。

“等,等,等,跟我换,跟我换,我拿那套金针跟你换。”一群太医围着白胡子老头,纷纷献出自己收藏的宝贝,还有那些不让外人见的家传绝学。

没有人能避得开权利的诱惑,那种掌握他人生死,生杀予夺的权势太迷人了……

直到离开九皇叔的视线范围,那下人才放松身子,一拍心口,心中暗道:皇家的尊贵果然和普通人不同,在九皇叔面前,连大气都不喘一下。

这几天卢家上赶着帮忙,九皇叔并没有拒绝,讨好他的人多得去了,他要一一去拒绝,那他就什么事都不要做,光去拒绝别人的讨好就行了。

“好好好!”

文武百官也齐齐变脸,话说到一半就顿了下来,一个个用杀人的眼神,看向南陵锦凡,责怪南陵锦凡的无礼。

不怪她反应这么大,实在是九皇叔身上除了竹香外,就再没有第二种香味,突然闻到这异香,一时不适。

他们一定会让皇上好看!014没死

全身上下无一处完好,身上布满青紫的痕迹,男人的指印在她身上随处可见,下半身更是不堪,死前被人凌辱过。

她是不是清白与旁人何干,她不是传染源。

梳发是姑娘家装扮,挽髻则是妇人的装扮。

她一身九王妃正装,再加上这媚惑之姿,在有人心眼中,就好像特意强调她与九皇叔有夫妻之实一般。

可狼族不一样,他们只崇拜强者,文人学子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吃白食的家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

凤离幽歌连忙道歉,蓝景阳也忙着安抚凤离清歌,和一个拎不清的女人出门,真是一件倒霉事。

凤离幽歌好说歹说,才让狼主和御尤才相信,他们没有监视狼堡,只是景阳凑巧知道,这两人来狼堡的事。

凤轻尘看二人激动的样子,恶作剧的说道:“我什么都没有说,把玉华兰芝还我。”

凤轻尘又问了一句,谷主直接一巴掌招呼过来:“别吵,小孩子坐不住就出去,在这里吵死了。”

“算了,说不过你。”九皇叔翻身,把凤轻尘压在身下:“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不许在床上,讨论这些事。”

“我和世子一样,我也要照顾凤轻尘。”唉,九卿呀九卿,你的对手不少呀,好在我不会和你争了。

可很快他们就明白了,凤轻尘这姑奶奶完全是疯了,她根本就不怕血衣卫,她和血衣卫硬扛上了……652合作,陈年往事最狗血

她终于明白,什么叫蓬荜生辉了,她这大厅不算奢华,可因为这两个不分轩轾的男子坐在这里,却生生将凤府的大厅拉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南陵此次不是对东陵出兵,而是以帮助邰城复城为由,朝邰城驻兵,联合邰城旧部,要求东陵从邰城撤兵。

苏绾在南陵的行动,虽不说非常顺利,却也没有多少障碍,与南陵锦凡联系上是早晚的事。

鬼王原本以为,两年过去了,九皇叔都没有行动,是找不到百鬼宫,或者怕了百鬼宫,却不想两年后却收到了对方行动的消息。

九皇叔知晓百鬼宫个人实力不凡,当船抵达岛上时,九皇叔并没有让人冲上岛,而是毫不吝啬火药,利用长长的桅杆,远距离投掷震天雷,先用城天雷轰出一个口子。

“我的天啊!”

九皇叔不言语,凤轻尘自然不会主动找架吵,脑袋枕在九皇叔的腿上,凤轻尘打了个哈欠:“我们明天就可以离开这里对不对?”

困意袭上头,凤轻尘实在扛不住,为了能睡个安稳觉,凤轻尘果断的把自己给卖了,顺着九皇叔的话,说了一句:“不忘。”

“果然不是鬼。”暄少奇知道,他们这伙可没法投机取巧了,只能硬战了。

“砍脑袋。”找到诀窍的九皇叔,在一剑削掉对方的脑袋后,发现头没了,这些鬼兵就无法再行动。

九皇叔的“美好想法”注定落空,不是凤轻尘小气,不舍得给“奖励”,而是……

“够,够了。”凤轻尘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去擦眼角的泪花:不是她笑点太低,实在是九皇叔一本正经要奖励的别扭样,实在太有喜感了。

“你们没事吧。”蓝景阳上前,友好的寻问。

“好多血。”凤轻尘站在台阶上,看着脚下紫黑色的土地。

而凤轻尘也不敢往里挤,就怕人群里混了一个杀手,对她或者小孩下黑手。

九皇叔的脸瞬间通红,甚至耳根都红了,太子一直注意着九皇叔的举动和表情,看九皇叔这样,连忙别开脸,装作没有看到,心中暗自叹息。

“这话,公主去和展颜说,公主如何与我何干,公主又没有害死我爹。”凤轻尘直言指出文渊先生的死,明微公主面色一白,踉跄后退:“不是我,不是我,先生的死与我无关,我没有……”

没有人舍得死,可独活更辛苦。

给凤离嫡女纹烙印的秘法,一直1;148471591054062都有由孙正道这一脉传承,一代一代,直到孙正道已经是第二十代了。

所以,在决定替凤轻尘纹上凤离印记时,孙正道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谷主双手抓头发,烦得不行。赤炼水和郭保济在门口看到谷主这傻样,师兄弟二人相视一眼,默契地退下……

叛军只有两万多人马,双方实力悬殊也不大,想要破城几乎不可能。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天穹堡提供的那些高手,所以在攻城时,打前锋的全是天穹堡的人。

九皇叔很明白,王锦凌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和他合作了,要不是与他合作,王锦凌完全不需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破而后立,大公子好谋算。”云潇琢磨着九皇叔的话,随即大笑。

“娘娘没有早产?”九皇叔皱眉问了一句,这下换太医傻眼:“什么早产?谁说娘娘早产了?”

“不知道。”来得太快,九皇叔根本没有时间去问。

啪……枕头落在地上,又在九皇叔脚步滚了几圈,九皇叔怔怔地看着凤轻尘,凤轻尘自己也是一呆,先看了一眼九皇叔,又看向地上枕头,懊恼地拍着脑袋。

“夜城?”蓝九卿失笑。

他义父和父皇斗了这么多年,义父绝对不会乐意,看到父皇占便宜的……065嫉妒

安平公主惨叫一声,血从她的脚下流出。

“快,快传御医,公主受伤了。”宫女慌成一团,半拖半抱,将安平公主抱上床,又赶紧的将碎片给清理干净。

躺在床上,凤轻尘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就是教授失望的眼和无声的谴责,折磨的凤轻尘快要疯了。

已经瞒到这个地步,这个时候说出来便是功亏一篑。可要再瞒下去,两人的矛盾又会越来越深,在这么下去,就算有再浓的爱恋,也会被消耗干净。

“洛王,我们这里有针与线,不需要凤姑娘再跑一套。”众位太医是存心和凤轻尘作对。

无论怎么说,你也舍命救了我。

他不是看到了嘛,今天就让他看个够。

这是谢太后乐见的,九皇叔不在皇城,谢太后不推波助澜就是好的,根本不会阻止流言的蔓延。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九王府的人根本没有拦凤轻尘,凤轻尘一路跑到王府外,可出了王府她才发现,天虽已破晓,可大街上连个人影都没有,最主要的是她这个时候要去哪里?她已经无家可归了……

她承认,在这一点上她感激洛王,可要不是洛王逼她,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么笨,连装模做样都不会,安平公主怎么在皇宫活下来的?

如果不看中间那一条线的话,绝对看不出这具尸体,被凤轻尘拆得东一块、西一块的。

天理何在!

清王等人,一路快马加鞭,甚至王锦寒也在半个时辰内赶到王府,唯有江南王。

“好,带你去看小弟弟。”王锦凌眼中闪过一抹笑意,笑笑着接过凤谨。

在九皇叔当朝说出,他以后子嗣艰难时,她就知道,这世间再没有一个男人,可以爱她至此;再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包容她的任性与无理。

偌大的皇城,连个打发时间的地方都找不到,凤轻尘越发觉得呆在皇城没有意思,便把暗卫招了出来,让他们去安排一下,她要去南陵帮九皇叔。

别说南陵锦凡,就是南陵皇上也急得满嘴是炮,东陵和西陵都开打了,东陵还小胜了一仗,这九皇叔怎么还不行动。

“你没有必要这么做的。”凤轻尘整个人都蜷缩在九皇叔的怀里,脑袋在九皇叔的身上蹭了蹭,就像宠物猫一样,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有了慵懒的气息。

“本王今天不出门。”说完,就准备去吻凤轻尘,却被凤轻尘别开了:“一大早别乱来,你不出门我还要出门,我和人约好了,要谈正事。”

原本就起了反应的男人,直接抵住她下身。

他是怪物,他这样的人,哪怕全身血淋淋,也没有人会给他抹药……908痛,别让他死

九皇叔从王锦凌嘴里知道这事,差点失手打掉了砚台,丢下成堆的公务,急忙出宫,匆匆来到凤府,满腹火气,一肚子的话要说,一进门却看到凤轻尘惬意安然的坐在椅子上。

“救,救我……剑,剑。”蜥蜴人指着九皇叔手中的剑,双眼放光,万分激动:“我……我……”

凤轻尘一个激灵,看到九皇叔眼中意味不明的笑意,明白这个时候不能乱说话,连忙道:“有您看着,我还担心什么,没别的事,我先去看宇皇子了。”

凤轻尘脸上浮出一抹淡笑,接过木盆随意一放,抬起头笑盈盈的看着九皇叔,似乎在等九皇叔说话。

后面的话,蓝依琳没有再说出来,凤轻尘出手,将她打昏了。

这样的崔家太可怕了,凤轻尘可以肯定,崔家将会是他们最大的敌人!1797抢人,九皇叔好忧伤

从南陵锦凡的口中得知,九皇叔与前朝关系匪浅,前不久追杀他而死的蓝九卿,就是前朝人,并且为九皇叔办事。

一切终于结束了,明天又是新的开始。

他和五长老一样,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守护着凤离族,守护着凤离王族血脉。

谢三把帖子推到周行的面前,眼带恳求。

“姐姐?”周行疑惑,这才多久的功夫呀,凤轻尘就改变了主意。

“你的兵?”凤轻尘有点不解。

两护卫得令,按照凤轻尘的要求,一个按住东陵子淳,一个将他的左臂固定好,凤轻尘用钳子将皮拉紧,一针扎了下去。

这句话九皇叔没有说,但凤轻尘却是明白。

“小姐,快,快救孙少爷。”

战地的星空比城市更加美丽,不过每一次都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凤轻尘又拳紧握,手筋青筋凸出,可见她气到了什么地步。

如果说这旨意让凤轻尘震惊的话,那皇上的口喻就让凤轻尘彻底的呆掉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凤轻尘与孙思行同时高喊道,师徒二人一扫刚刚被人逼迫的憋屈,相视一笑,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泪花。

“看样子还是轻尘会调教人,她们在王家可没有这么机灵。”王锦凌不让凤轻尘专美于前,也慢条斯礼的吃起果子。

不过六岁的孩子,却经此打击,可想而知,此时的哲哲有多么的害怕与惶恐。

要不是有九皇叔一路相护,隐藏哲哲的消息,那些江湖人士,早就把哲哲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