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曾深深的爱我 > 第65章:虎踞龙蟠

众翰林们急了,却纷纷扯住王不仕:“王学士,王学士,你不能走,有事讲清楚。”

刘文善面上不为所动:“恩师奢侈,只是表面,你没有看到恩师为国为民的心意,恩师借此自污,自然有他的良苦用心。”

弘治皇帝眯着眼:“朕看,王不仕这个股东局的构思,就很不错,朕宁可让股东局,来掺和着铁路的建造,也不愿让都察院来,他们懂个什么?按照规矩,朕是这里的大股东吧?”

可是连发的优势,却是极惊人的。

“呀,这股票让我买?”王不仕要跳起来。

瞠目结舌。

王守仁不善于言辞。

弘治皇帝倒吸一口凉气。

只有自己的亲女婿,才真正肯为了自己的安危,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这皇帝,竟好似有千钧之力,突兀额上,竟冷汗淋淋,他发现,自己竟是动弹不得。

这一脚,直中下腹,咚的一声,已如烂泥一般的突兀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出,天坛乃是高处,因而,这一百多斤的汉子,竟是生生飞下天坛。

天坛上,鸦雀无声。

哪怕是还有一线拼命的机会,他们在‘皇帝’面前,也丝毫没有想要争取的念头,个个磕头如捣蒜:“万死,不敢!”

其实他压根没有昏厥。

于是,他眼睛四处搜寻,目光定格在了柱子上。

其他首领,多为阿勒赤塔塔尔、都塔兀惕塔塔尔、阿鲁孩塔塔尔部的首领,他们抬头,看着突兀,面上也是义愤填膺之色。

虽是这样说,心里却是暖呵呵的。

方继藩打了个寒颤。

可是……

弘治皇帝顿了顿,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

殿中张升道:“这没有问题,现在礼部还在查看古籍,想来,三五日之内,会有草拟的章程。”

求月票。方继藩不愿和朱厚照抬杠。

而凭借这天可汗三字,唐太宗之名,自是名留青史,后世子孙,无不对他敬仰有加。

此时,刘瑾跪在方继藩的脚下,聆听教诲。

方继藩颔首点头,心里却思量,这外语书院的话,既是涉及到了海外,那么……还是得以军中的规矩为主,平时,该操练操练,让他们学习格斗、刺探之类的技巧,同时,学习语言,甚至一些‘鸡鸣狗盗’的手段,可是……谁来做这个这个书院的院长呢。”

方继藩背着手,来回踱步,心里思量着。

王不仕叹了口气,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背着手,轻描淡写道:“走。”

说着,他一口气,将所有的语言统统说了一遍。

人才啊。

这一刻,他曾想过轻生。

邓健笑吟吟的道:“老爷可能是太高兴,激动的。”

弘治皇帝颔首:“怎么变了一个人似得,如此俗不可耐。”

方继藩踮着脚,出现在墨镜里,在墨镜里,出现了他的影子。

说到这里,邓健一拍大腿,接着道:“这是我家少爷慈悲为怀啊,他是个讲道理的人,但凡你和他讲道理,他便绝不欺负弱小,可是我家少爷也是有脾气的,就比如说你们王家,你们王家靠着我家少爷发了这么大的财,我家少爷有说什么吗?有要杀你全家吗?我家少爷年纪大了,他懂事了,他也晓得,打打杀杀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我家少爷,现在是以德服人,现在王老爷就很服气我家少爷,很愿意与我家少爷一道合作,倡导新风气,现在,夫人有什么想说的吗?”

李东阳咳嗽:“这只怕不妥,他们本就不敢花银子,生怕曝露自己的财富,若是鼓励他们募捐,岂不是让他们不打自招,到时,只怕要恐慌的更厉害。”

太祖高皇帝时,大行株连,这也是事实,可问题在于,弘治皇帝作为太祖高皇帝的儿孙,自然不愿提及此事,这叫遮羞。不过,弘治皇帝也清楚,这些事迹,在不少文臣和士人口里,乃是极恶劣的事,大家虽不敢明面上,可是心里,却多有牢骚。

方继藩道:“这是因为,这群狗东西,害怕啊。可是……我细细想来,这样不好,为什么要害怕呢?不就是手里揣着无数的银子,害怕有人眼红,有人破门灭家吗?倘若这些巨富,个个都是如此,谨慎甚微,这天下的百姓,能得利吗?”

“你再说一遍!”

邓健就笑:“少爷多才多艺,学富五车,居然还晓得剥皮,小的……能追随少爷,真是三生有幸,祖坟冒了青烟。”

这两枚金刚石,显然是经过人工打磨过,因而,更加的耀眼夺目,它的原石,可能比现在所见的,还要大。而且,金刚石质地,极为坚硬,天知道这金刚石原来的主人,到底靠了什么方法,动用了多少的人力物力,方才将两个金刚石,变成了成品。

可对许多商贾而言,这王不仕,简直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因此,几乎所有人都和王不仕一样,对于财富,虽有巨大的渴望,可同时,当他们得到了巨大的财富时,就不免生出了不安之心。

一车车的东西,开始收拾起来。

也就是说……

弘治皇帝道:“既如此,朕明白了,卿家且先告退。”

萧敬吓的哆嗦:“五百万?”

陛下从前做啥事,都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现在,可大气的多了。

五百万,不是小数目,若是玩砸了,那个王不仕,肯定完蛋。

王不仕回了翰林院。

不怕,不怕!

这铁路的货运成本低,装载量又大,保定、通州、京师之间,又是最热门的线路,一旦修成,那些蒸汽车,将一车车的将无数的货物,来回运送,想想看,这背后,是多大的利益。

他专门安排了宦官,随时去交易中心。

刘瑾显得有一些委屈。

这是自己的孙子,当然不能让他吃亏。

方继藩气定神闲:“这名儿不好,堕了我们的威风,要霸气一些才是。”

朱厚照泱泱道:“保障,怎么像是军需官?没什么意思。”

于是,因为思想和理念的滞后,层出不穷的问题,开始不断的爆发出来。

刘瑾则乐呵呵的站在朱厚照和方继藩身边。

沈傲和杨彪二人乃是老搭档。

这样的人,人家肯跟你来跳伞?

一股浓烟腾空而起。

方继藩道:“自是陛下圣裁。”

理发师先是去了刮刀,瓜下了贵人头上的几缕头发。

血水越流越多。

葡萄牙的总督,显然已经得到了国内的授意,配合这位西班牙的贵人,他朝王不仕点点头。

一旁的葡萄牙总督和教士,纷纷上前来,这是一副标注的再细致不过的舆图,舆图里,清晰的记录了整个大明京畿区域的兵力部署,以及山峦和河流……

有侍从将舆图送到公爵的面前,公爵躺着,看到舆图徐徐的在自己面前展开,他双目深沉,凝视着舆图,接着,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想要银子了,这才想起了为师,你们这几个师兄弟啊,没一个省油的灯。”

现在大明的铁路,不过是新城和旧城这一小段,对于地方州府而言,不具有任何的效仿性,可一旦保定、通州贯通京师的铁路修了,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

第二章送到,今天争取五更吧,求保底月票。这刘家管家尴尬的点点头:“是。”

方继藩道:“不知陛下怎么看待?”

这个徒孙,学了天文地理,倒是一个人才,若是死了,实在可惜。

弥补过失……

却有人大笑:“哈哈哈哈………”

当他听到自己的女儿,竟医治好了太皇太后,他突然恍惚起来。

姓方的这狗东西,虽然坑人,可至少……本事还是有的。

他没吭声。

他知道,女人们,想要真正顶上半边天,还有无数的困难险阻。

既然梁如莹已口口声声明言自己的夫婿乃是刘文华。

知恩图报,乃是理所当然。

他早没了方才的风采和斯文,脸色铁青,早知如此,还退什么婚啊。

所谓不守妇道,自然是因为这梁如莹抛头露面,前去学医。

“没有呀。”方继藩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来:“我方继藩对公主殿下的忠心,天日可鉴,殿下把我当什么样的人,我方继藩莫说做什么事,这等不健康的念头,我便是想都不敢去想,倘若我有什么非分之想,现在开始,我孙子断子绝孙!”

可有时,方继藩心情好了,也会说提一些更进一步的知识。